上课同桌把我摁在桌子上那样_第 3 部分阅读

出虎口,又去自投罗网,她被二弟刺死又干自己何事?她悔恨而死就让她死好了!他恨自己,恨得却连咬牙切齿都做不到,他恨不得自己燃烧起来,化作飞灰,也胜过如此!
他仍是上课同桌把我摁在桌子上那样毫不妥协吗?真是看透了她拿他没办法?她故意抚玩著他的挺立,提高声量说道:“这可是个宝贝啊,看!这里,可以给女人用!”说著又将他双腿向上折起,手指捅向他曾被伤害的後洞,无情的刺入,“这里,可以给男女共用。”
“就将他寄在你这里吧,男女老幼,只要出钱,谁都可以玩,一天应付多少个都可以,关键分钱的时候,记得分我一半就行了!哈哈哈哈!”云飞故意装得轻佻而不在意的大声呼笑,看见他的脸掠过一丝的沧然,马上又被无畏和不屈代替,她的心禁是突的跳了一下,她,甩甩头,强笑著离去。
看著她无情的不顾而去,他的眼有一瞬间的湿润,如果,当时就死在城下,也许留在她心中的还有一丝的记挂吧,自己,为什麽要活到现在,面对这些耻辱和折磨?
感到射在背上的锐利目光,云飞却是强忍著不回头,硬著心离去了。
番外之一 番外之秦虞天--第二节
“ 怜卿甘为身下奴”
番外之一 番外之秦虞天--第三节
正生闷间,却看见逸风低著头,眼观鼻鼻观心的从眼前走过,居然却是对她视而不见,也不知是有什麽心事,故意捉弄的跟了他几步,突然在他耳边大喝一声。
逸风给她吓得一大跳,手忙抚著心口,用另一只手捶下她肩膀,理怨的说:“没事儿静静的躲在这干嘛啊,差点吓死我了!”
云飞笑笑:“想你了呗,来查查房,不行啊?”
逸风也笑了笑,却低下头,轻声说:“我有什麽好想的,我又不象别人那样会服侍你,又不会武功不能跟你行走江湖,百无一用,只是个多余人而已。”
云飞心下微微欠疚,自己太过专宠韩冰,现在又有个娇豔的小蝶任自己鱼肉,竟是忽略了逸风的感受。
他为人温柔敦厚,从不使小性子,也不会撒娇讨宠,於是便容易被自己忽视,可其实他的性格为人,她打心里,是极喜欢的。
和他在一起,既不用小心呵护,也不用猜忌心思,不用故作开心,不用装饰自己,只是简简单单,讲讲心中之事,也是觉得和平安详,自然又舒服。
当下便心中生暖,双手怀抱著逸风的腰,鼻尖轻轻磨蹭著他的,温柔的说:“乖逸风,今晚你陪我,好不好?”
逸风为人保守,却是连这一句,都羞得他抬不起头来,不敢作声,云飞捉弄他,故意放开手说:“不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我还是去陪冰儿吧。”
逸风又羞又急,忙扯住她衣袖:“不是……我……愿意的……”
云飞笑著回过头,牵了他的手进了他房中,自己先端坐床边,命令逸风先脱自己的衣物,再来服侍她。
逸风平时极少干这些事,开始时都是云飞极快的扯烂他衣衫,黑暗中被她强行占有,可现在却要自己心甘情愿的日光日白的这麽著,这时还是羞涩得很,站在床侧,手微微抖著,向自己的衣领解去,极慢的,一颗一颗扣子的解著,一颗……两颗……
云飞端坐著,好整以暇的盯著他看,看得他连头都抬不起来,脸色飞红手也颤得厉害,却是解了半天都解不开最後一粒扣子。
云飞哼了一声,他更是吓得腿脚酸软,急忙出力扯开。连扣子都几乎扯跌了,又当著她灼人的目光脱下长裤,长裤滑下的一瞬,他更是惊慌失措的闭了闭眼睛,不敢抬头望云飞。
云飞好笑的望著他,脸上却仍是装得一分表情也无,冰
冷的命令他过来服侍自己,逸风走近来,先是跪在地上,为她除去鞋袜,再站起身来,俯身为她解开衫扣。
他俯著身,雪白美丽的身子在她眼前晃动,她一只手便提款住他一边的樱红,肆意攻击著,大力又揉又掐,他惊得身子僵硬,可不敢躲闪,手仍是不停的为她服侍。
她另一只手却沿著他微凹的脐向下游走,一把擒住他那微微昂起却颤抖著的花茎,他禁不住浑身一震,嘴中却是闷哼一声。
云飞笑著不停手的玩弄著,还得意的向下擒住他的的两球柔软,出力揉弄,逸风颤动著下身,象是要躲开又象是要夹紧她手似的,差点便又是跪了下去。
云飞笑著将他扔上床,又用手上下套弄玩赏他美丽的花茎,他咬著唇,抑制不住的**摇摆著,很快就被她玩得泄了一手,他羞得脸红过耳。
云飞只笑著,将他的玉液拈起,将他双腿向上折著,掰开他的臀瓣,便用他自己的玉液润滑著,向他**中探去。
他又羞又怕,惊叫一声,身子却是被她压制得动都无法一动,云飞不管他,抻出一只,两只手指慢慢的探玩他的***,柔软光滑的内壁被她按玩得渐渐放松,这才探身将身下***刺入。
虽已被亵玩了好一会儿,他後||穴仍是紧致得要命,这一粗物猛的刺入只刺得他天昏地暗,惨叫著,双手拽紧了云飞上臂。
云飞不顾的探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