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叫我衣服别穿那么短_第 2 部分阅读

月。我握着他打着吊针,而此刻冰凉的手说:“军师,出去之后你要好好作人,好好养伤,你要感谢党的教导,你要感谢这次伤的这么严重可以在学校外三个月不用回去。你放心我们会把革命坚持下去,三个月后等你回来。”少杰哭丧着说:“啥也不说了。”木头给军师一个熊抱之后我们就回要学校。
学校外的空气实在新鲜,我们来到了校们口,少杰说:“我们好不容易出来干么先回学校呢?我们去网吧玩上一玩再回去也不迟。”于是我同意了,木头也同意了。少杰想作诗,在路上酝酿了半天,总算在网吧门口整了出来:
我在秋天的落叶中寻觅
蹦着跳着还充满孩子气
我听见秋风吹着落叶
沙沙作响
我看见朝阳望着天地
灿烂而美丽
初始你我相遇在梦中
而今我与你相依
我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自由的在公路上奔跑
象鸟儿一样飞驰
兄弟啊!紧握双手
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美丽
兄弟啊!让我们感叹
自由万岁!万岁!
少杰吟完我们拍手叫好之后便进了网吧。我上了QQ,好友中多了个人,是个女的。我说:“你好”对方发过一个笑脸,我说:“我叫落雪,你叫什么”对方发过来诗蕊,我说:“你名字真好听”于是我就和诗蕊聊起来。
在网吧蹲了一上午,我们又一次的回到学校,回到教室。我心中感到格外的高兴,原来它已经藏了一个人,只是那个人还不知道。
我学起了木头发呆,只是木头看木头我看人。木头长长的叹口气道:“看来我真不是个作小说家的料!”我拍着他的肩说:“就冲你这伤感的劲,你就是一个很好小说家。”木头伤感地说:“我总是想好了几十个开头,也想好了结尾,可就是过程我不知怎么去写。有的甚至连结尾也没想好,哎!”木头时常看的都是连载的小说,有的人小说还没写完就死翘翘了,以至于结局都是我们自己猜的,所以我自认为脑细胞很发达。
牛鲜花来到教室就是批人!只因为她觉得我们送军师之后第二节课就能回来。我们被低头数落的一句话不敢回。她走后,少杰捏了一把汗,说道:“可算走了。”木头咬着牙道:“我要批判她!”我说:“她也是为我们好。”木头说:“我就是要批判她!”只因牛鲜花处于更年期,而木头处于叛逆期,两人产生了隔膜。所以她指着木头说:“你看你都什么样子啦!成绩下滑的,听说你还写小说,能耐的!有本事把成绩整理好啊,没那本事还冲个大,过几天我就给你家长打电话,我看看你这学还能上吧!不能上立马滚蛋!学校里就是不缺学生。”其实她的心是好的,只是她没有感觉到她的话已经伤到了这个大男孩的心!从那以后木头就特别讨厌她,总要找她的短处大发批评!
临近黄昏,血色的太阳此刻已不在耀眼,木头微微仰着头看着天空,角度大约四十五度,我一看就知道忧伤了,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人忧伤时总爱把头斜抬四十五度。我走过去拍着他的肩问:“木头怎么了?”木头没有回答。晚上宿舍中少了军师,大家一时都感到甚是别扭,但后来大家渐渐又习惯了。
第三章越狱2011(2)
我时常注视着思玉,尽管我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但她在学校外见到我时,我们还会相互点头微笑。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灿烂,像冬日里的阳光那么温暖;像夏日里的海风那么清爽。(尽管我没吹过海风)一天杨伟来找我,上来就问:“落学你能不能把思玉的手机给我找来?”尽管我知道他要干么,我还是问:“你要这干么?”杨伟贼笑道:“交朋友啊!”我说:“她好象没有手机,我也没有。”于是杨伟走了。过了几天杨伟又想从如花那要,结果还是没有。于是杨伟时常假借看如花之名来与思玉聊天,看的我是气不打一处来,终于有人在我之前爆发了,那便是班长丁朋。丁朋对杨伟冷冷地说:“不是本班学生出去,以免影响本班同学学习。”杨伟则笑着说:“我没有打扰啊,我只是找以前的同学,更何况现在是下课时间。”丁朋发现自己的权威造到了挑衅,于是抄起凳子就杨伟扔了过去,等杨伟反应过来已经躺在地上了。杨伟在思玉面前总想找回些面子,于是也抄起凳子砸丁朋,别看丁朋胖可算灵活躲闪过去。四周的观众有的愣了,有的躲的远远的,有的吓的要去找老师,等老师来了,杨伟捂着老二倒下了,战斗以丁朋的胜利而结束,杨伟从此真正成了“阳萎”。听说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老师当着众观众说道:“丁朋同学为同学们营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勇于向恶势力斗争,起了班干的职责,大家鼓掌。”下面哗哗的全是掌声,从此丁朋的威望越来越高。
我想如果不去接近思玉永远都不可能让她知道我喜欢她,于是我去找了军师,一趟花了我二百,不是军师家离的远而是在车中被盗了。军师家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区里,小区不算小,可几乎家家一个样。最后打了电话才进了军师家。我抱着军师的腿说:“我可想死你了!”军师说:“你来着不是找腿的吧!我这腿还没好呢。”我笑着说:“找你的!找你的!”于是我对他说我马上就追思玉的想法,而且要快!他一拍大腿“哎呦呦,疼!”我说:“疼?”他说:“这简单啊!写情书,写情诗,一天一封。”我说:“我虽会写字,但作诗我不如少杰,写文章不如木头,你这叫我如何啊?”军师说:“那就上网上查。”临走时我还向军师借了两块钱。
第二天我就抄了一首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我爱你,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我爱你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抗思念,却还是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却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出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ww奇Qsuu書cm网
抄写完后我异常的兴奋,我甚至能想象出她看信时的样子。
我将信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