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愿赌服输 上课放震动器_第 100 部分阅读

不相信你在这方面会那么的有耐心!告诉我,为什么!”
什么都不知道的沈少自然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而且他现在的心里也没有想到要回答什么,好容易恢复了健康的身体一下子又爆炸了,喷发出来的气瞬间将整个军事大厅吹塌了。
“你去死吧,你这个白痴!我什么都不知道!”怒气冲冲的沈少火速的朝着小无神挥出一拳,那一拳在空中连出了一道诡异的火星之后,被小无神同样击出来的一拳打的荡然无存,沈少整个人直接弹飞了出去,如同着落的陨石一样将地面砸进了一个大坑。
然后当他重新站起来看见的一幕却是最后活着的祈剑,刚刚施展绝档后的一个移动,被小无神轻易的破解,与其他人一样的洞穿心脏,丢在了地上。
“你”沈少话未出口,小无神在此一挥手,场景再次发生了变化。
甜美的房间内,小倩正笑眯眯的逗着小令与小羽玩着办家家酒,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在他们的身后站着一个双手沾满了献血的刽子手,看见沈少的出现,小倩还傻傻的问:“咦,爸爸,你回来啦?这个叔叔是谁呢?”
小令和小羽更是笑呵呵的从地上爬起来叫着:“爸爸抱!爸爸抱抱!”
“来吧,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呢?”小无神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变态专属的笑容。
勉强承受住了刚才神档带来的反噬以及被小无神击飞出去的伤痛,沈少再一次进入了神档的状态,密集的红气已经将他的身体完全的包裹在了里面,刺眼的光芒充斥着整个房间!
“如果你敢动他们,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可是这样的警告声却完全起不了作用,沈少的神档虽然再次被小无神化解了,但不负苦心人的是小无神的衣服上终于留下了一道口子,只是换取这样的代价却是看着自己的子女无力的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要!”看着眼前的那一幕,被打飞出去的沈少在空中就毫无顾忌的进入了神档的状态,火热的气直接将他除了裤衩意外的衣物全部燃烧殆尽,就连他落地的时候,地面也因为高温开始慢慢的冒烟,不小心踩到的钢管在一缕青烟中化成了铁水,此时的沈少已经丝毫不计后果的将他的生命力转化成了战斗的能量。
小无神并没有被沈少的变化给吓怕了,他再次一挥手,场景再一次的发生了变化。
房间内,天心正照顾着躺在床上虚弱的天方红绣,甜心则是在一旁挤着湿毛巾,只有祈霞在两人出现的一刹那转过头去,可是眼前的视线却被一片黑幕遮盖。
微微抬起头,只见一个病态的男子微笑着朝着自己挥动着手臂,一旁原本冲向自己的沈少却在病态男子到达自己面前前,被重击在了地上。
“你这一次怎么没有问为什么呢?”努力从地上爬起来的沈少问着小无神,而小无声连看都不看他的直接朝前走向了天心和甜心:“如果你想说的话你一定会说的,我又何必那么在意校花愿赌服输 上课放震动器的去问你为什么呢?反正只要你不说,我就不会停下来!”
“我不可能让你这么做的!”沈少再一次的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力,茂密的气已经开不出沈少的人形了,就连他的皮肤也在全身着火的时候,慢慢的被腐蚀着。
可是这样的行为除了将小无神重重的一拳击出去外,并没有为沈少挽回他这辈子最爱的四个女人。
被击出去小无神终于有些吃惊的看着那个从一开始连碰都碰不到自己的家伙,现在竟然能够穿透自己的气将自己给打出去的男人,他的血有些沸腾了。
分出小小的一些气飞快的治愈了自己身上的伤口,小无神的手臂再次一动,这一回出现在沈少面前的是那个陪伴他度过了十几年的家,在客厅的房间内,沈母正在沈父和沈翎的劝慰下平复着担心的心情。
“哈哈!”欢笑着打算移动到他们面前的小无声还没有来得及举起手,沈少身上原本还多的往外溢的气一瞬间消失殆尽,只见他做了一个刚才和小无神一样的动作,等到手
臂落下之后,房间内的场景再次回到了神之圣殿。
在沈少的家中,沈母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老公和女儿:“刚才是不是又两个怪人出现在家里?”
看上去已经没有任何意识的沈少,从他的嘴里轻轻的叹出了两个字:“无档!”
“什么?”还在疑惑眼前的场景怎么又回到神之圣殿的小无神,听到沈少的那两个字,一下子愣住了,先前有的暴怒、杀戮、渴望等一些列的感情校花愿赌服输 上课放震动器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只有傻傻的看着眼前的沈少,问:“你刚才说什么?”
“无档!”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两个字,沈少随意的抬起手,随意的一指小无神,轰的一声,小无声的右手在瞬间炸裂开来,然后又是一指,这一次是小无声的左手,再一指,然后是小无神的左脚
风水轮流转的小无神,这一次尝到了被人轻易玩耍的下场,无论是他如何的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气,他始终是无法破解沈少的无档,也就是传说中只有真正的神才能达到的境界。
小无
神虽然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神的一切,而且在弑神之后自认为神,但是他与真正的神始终是差了一步之遥,不管他在如何的努力,他始终无法达到那种境界,却没有想到,今天在他的面前,一个普通的凡夫俗子,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人竟然达到了那样的地步!而且自己还没有一丝的无能为力,这究竟是为什么啊?难道今天自己就要死在这里,而且还是死在这么一个小人物的手中吗?
在秉去了小无神的双手和双脚之后,沈少那已经没校花愿赌服输 上课放震动器有任何焦距的眼神,突然露出了一丝狠狠的杀气,当他的食指与中指快要发出响声也就是宣告小无神的死期时,他的焦距再一次汇聚到了一起,只是原本因该是乌黑的瞳目却莫名的掺杂了一丝蓝色。
“怎么样,小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