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上去腿张到最大检查_第 68 部分阅读

们是不是特渴望我把你们的脑袋从脖子上拔下来?廖布齐看到他们那样笑心里的失落感特别强。他明明是在惩罚这些人,他们应该垂头丧气,无比的沮丧才对,可是他们怎么能这么忘乎所以的笑呢?
这种笑对他来说是一种打击,他把他们绑到这里,让这些曾经在他们那里得到过施舍的人们用鸡蛋投掷,他可不是为了看到他们这样的笑的,他要让他们哭。
廖布齐又大喊一声,市民们,你看这些曾经蛊惑了整个城市的家伙们笑的多开心呀,还用问吗?这明显是嘲笑咱们,他们觉得自己即使被绑在这些铁柱子上也比咱们这些市井百姓高尚百倍万倍,他们觉得咱们这些人活着是一件很值得可怜的事情,所以才这样笑,咱们是不是应该想个办法让他们笑不出来。
这回我听从群众的意见,咱们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他们笑不出来,并且还可以回击他对咱们的嘲笑呢?
市民里面有一个人说:他不是鱼人吗?咱们就用火烧他怎么样。
廖布齐把两个大拇指都举起来,这可真是个好主意,是啊,你不是鱼人吗?你不是遇到水就来劲吗?那就用火烧你,好,廖布齐握着那个出主意的人的手说,我这里很需要你,以后你就加入我的麾下吧,咱们一起瓜分这个世界。
那人一听这个一下给廖布齐跪下来,他不能不激动,将来他要和这个人一起瓜分世界,这是个什么概念,说不定将来他的权利范围是一个国家那么大。
廖布齐又说,我还得请市民们帮我出个主意,咱怎么烧这个鱼人才能烧的最过瘾呢?
生活中很容易见到这样的事情,当一个人或一件事需要成全的时候,很少会有人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反过来当要残害某个人或是破坏某件事,你就会发现身边隐藏着很多天才。
有一个人大声喊道:咱们可以用蜡油把他浇筑起来,外面只露一个头,这样他的身体就成了一根灯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shubao3.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shubao3.com阅读。)9
第293章悲催的马队
这不能不说是个天才的创意,当然获得了廖布齐的点赞,廖布齐说:你这样人才在这个地球上混简直就是糟蹋了你的才气,如果你到阎王那里找个差事,肯定能获得阎王爷的垂青,你的创意我接受,不过你这个人-------
--,怎么说呢?我觉得我已经坏的可以了,可是你--------哎,简直就是坏的没有了底线,什么人也应该有底线的。
说完廖布齐把那个出主意的人撕为两半儿。
廖布齐把他两片尸体一撇好远,然后摇摇头,哎,真是可惜了他的才气,他不只是怎么想到的把人当灯芯。
他又看着阳子说:看了没伟大的天使先生,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好的创意我可以采纳,但是你的人品有问题,我一样会一撕两半儿,我对事不对人,然后他看看刚才把那个人扔出去的方向,喃喃的自语道:不对人也回不来了。
好吧,人家为了说出这么伟大的创意都把命给搭上了,咱们没有理由不把它执行完美,你们再到超市去弄些蜡烛吧。
廖布齐看看阳子他们几个,现在你们还笑的起来吗?
阳子依然面带微笑,他说:廖布齐,我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廖布齐仰天大笑,笑罢他又装出害怕的样子,难不成你真是天使,上帝会亲自来把你带走?
我觉得你这个样子好可怜,真的,为了对付我,你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你觉得值得吗?
廖布齐变作巨蟒飞到绑阳子的铁柱子上。身体缠绕在铁柱子上,头和阳子的头挨着。它张着着大嘴说:我觉得很值得,我生来从来都是我欺负别人,没有人可以欺负我,可是你侮辱了我。
就是为了那个恶作剧吗?
是的。就是为了那个恶作剧,那只是一个诱因,我这人生来喜欢做别人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我喜欢挑战,别人越觉得不可能我就越要做。觉得不可能的人越多,我做起来就越是起劲。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所有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我做到了,哈哈哈-------廖布齐仰天长笑。
市民们来吧,都过来用你们的蜡烛给这位天使铸造一件特殊的铠甲,天使就是应该穿着不一样的衣服,白色。再合适不过了。
来吧,大家亲手为他铸造吧。
市民们弄来十几口大锅,把锅用砖支起来,底下升上火,把蜡烛放到锅里熬成蜡油,然后有专门的人负责围着绑阳子的铁柱子浇筑。很快他们制造了一只大大的蜡烛,阳子就被围在蜡烛中间。只有头露在外面,他真成了名副其实的灯芯。
小杰润一他们再也笑不起来了。
这时候阳子的家人也在下面,可是他们无能为力,大家哭成泪人一样,但是阳子的妈妈不哭,就像阳子失踪时一样,别人都以为阳子死了。可是她就是觉得阳子肯定还会回来。
她觉得她的儿子绝对不会就这么被烧死,她猜想了种种可能,她想也许这些受过阳子的恩惠的人在蜡油里做了什么手脚,肯定点不着。也许刚要点着的时候老天就开始下起瓢泼大雨。亦或者会从天空里突然伸出一只大手把阳子救走。
不管是那种可能都好,或许---------还有好多种可能,反正她的儿子是不会就这么被烧死的,她想过去和自己的儿子说几句话,可是他知道那样那个大怪物肯定会折磨她的。因为那样会使阳子难受,她不是怕被折磨,躺上去腿张到最大检查她只是怕帮不了儿子反而使他的心里更难过,她也不允许家里的其他人过去。
现在市民们想通了,这一切灾难真就是这个鱼人带来的,他是给了他们不少东西,可是他给的那些也许根本就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可是他惹出来的这些麻烦切切实实不是人们想遭遇的,他好像是个天使,其实是个惹祸的精。
那些丧失了亲人的就更这么想了,如果不是鱼人那会出来这么多怪物,如果没有这些怪物他们的亲人怎么会没有了呢?
那些在无数个日夜里都担心这鱼人会找上门的贪官,和富而不仁的达官贵人欢呼雀跃的可真就像过节一样了,对于他们来说,这么烧死鱼人都不够解气,如果把他熬一锅汤,让所有的人都一人来一勺才好呢!
小润一问他的爸爸,爸爸鱼人怎么还不把那个怪物打死呢?
海洋抹了一把眼泪,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孩子,到现在他还以为鱼人是在和这些怪物逗着玩儿呢!不过他还是笑笑说:快了。
所有心怀感恩的人都流着泪为他们的天使做着祈祷,这是他们唯一没能做的。
马志涛哭的像个女人一样,一边哭还一边念叨于阳子呀于阳子,你帮助过无数的人,可是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