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折磨校花长篇故事_第 15 部分阅读

心里留下了,不可匹敌的印象。如果在来找可儿,会失去生命这种强烈的暗示。
贾超眼里闪过急剧地惊恐,虽然天还没黑,而其还是冬天,但是一股冷汗几乎是瞬间就湿透了脊背。一股寒意从心里升起,再也磨灭不掉。然后赶忙踉跄着落荒而逃。
原地只留下了江风拥着可儿默默地感受着甜蜜。
因为这里是大学城的步行街,这种恋人之间的相拥大家也都司空见惯了。就是当街拥吻的也不是没见过。所以也没有人打扰,也没有人围观。
直到冬日的严寒,让可儿轻轻地打了个喷嚏。这次相拥才告结束。
这时的天已经有些黑了。可儿抬头偷眼望了江风一眼,见江风正在盯着自己看,脸上又荡起了红晕。然后急忙又把头埋到江风怀里。
这时江风不禁心头一荡,一股柔情顿起。就连刚刚一直无可解答的问题此时也都迎刃而解。
活着就应该快乐的活,无论自己是现在这个超人,还是以前那个普通人。追求一切使我快乐的东西。享受人生的每一种经历和感受,珍惜每一种感情。这不就是活着的意义吗?
第七十五章 无奈
江风开着车把可儿送回徐奶奶家的时候,看着可儿满脸的红晕和眼光中的丝丝柔情,徐奶奶大约猜到了。可能这两个自己喜欢的年轻人在感情方面终于有所突破了。顿时心情大爽。连忙招呼着两人吃水果。
就连本来在一旁看某国言情电视剧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江铃妹妹,在偶然回头时,也似乎发现了哥哥跟可儿姐姐之间似乎有些不同了。有点儿怪异地观察了两人一会儿。注意力就又被电视机吸引过去了。
在徐奶奶有些怪异的目光中,可儿终于受不住了。接口回房间休息,逃离了现场。而江风则只能厚着脸皮,接受徐奶奶委婉地盘问。
都说人老成精啊。徐奶奶显然印证了这一点。三绕两绕,就把两人的进展摸得一清二楚了。看着自己当成孙子看待的江风,能把与自己也颇为投缘的可儿给追到手。徐奶奶对此自然是大家赞赏地。
而妹妹江玲也耳朵很灵光。在看电视至于却把徐奶奶和江风的谈话也听了个大概。明白情况之后,自然又对拉着江风确认了口供。然后欢快地回屋里找可儿谈心去了。对于她来讲,自然是哥哥的女朋友要比电视剧重要的多了啊。
聊天儿聊到近十点。江风终于不得不回去睡觉了。在可儿含情脉脉的注视下和妹妹调皮地打趣声中,江风下楼回自己住处去了。
只是江风他们不知道的是,比这早一些的时候,一家环境优雅的咖啡厅的一个角落里。正坐着一个张相普通的中年男人。不一会儿,打扮光鲜靓丽的胡情,手拿一个漂亮的小手包,翩跹而至。
那个中年男人,礼貌地起身致意。看着胡情迷人的俏颜,窈窕的身段儿,他也是大有惊艳之感。似乎这个女人最近越来越迷人了。但是作为专业人士的他,可是十分清楚,这个女人的背景是何等的大。他还得在蓝海市这片儿混饭吃呢,可不敢对这个女人动什么歪心思。
胡情见那中年人片刻间就收回了一脸的色狼相儿,眼神中闪过一丝赞赏。她对自己的美丽还是很自信的。特别是有了男人之后,她觉得自己似乎是比以前更能吸引异性的目光了。这可都是那个家伙的功劳啊。想起那个男人,她不禁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两人各自坐下之后,那个各自随意点了一杯咖啡。然后等服务生离开之后,在胡情询问的目光中,那个中年男人,回身在自己的随身黑色皮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儿。压在桌面上,推给胡情。
胡情目光中闪现出一丝疑惑,然后拿起信封,在里面抽出了一打照片,照片上是今天傍晚,可儿和江风的一些事情。
胡情一张张翻看着照片,眉头也越来越紧地蹙了起来。
“今天下午,一个号称是陈可儿前男友的名叫贾超的男人来找可儿,想要跟可儿重拾旧爱。但是陈可儿决绝地表示自己喜欢上了江风。而正巧被一旁的江风听到了。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儿。那个贾超居然落荒而逃。像是见了鬼一般。原因我的人也没弄清楚。然后,江风与陈可儿,拥抱了许久,才一起离开。回到了那个姓徐的老人家里。”在胡情翻看照片的同时,那个中年男人补充道。
看着胡情脸色不善,那个中年男人,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有过了几分钟,胡情把信封和照片放入手包里,然后拿出手机,操作了一会儿。须臾,中年男人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那个男人掏出手机看了看。眼睛在闪出了一丝笑意,然后对着胡情点了点头,道:“已经收到,谢谢胡小姐的关照。”
“各取所需。继续帮我盯着江风。”胡情做了个深呼吸校草折磨校花长篇故事,声音有些疲惫地道。
“好的。不过,我好心地提醒胡小姐,不要采取什么不理智的行动。给男人一些空间,男人不喜欢栓的太紧的女人。其实,我相信,以胡小姐的聪明和漂亮,一定是您笑到最后的。”那个中年人,背上了皮包,临走之前,低声道。
“谢谢!你可以走了,我的事自己能处理好。”胡情语气有些不善地道。
“哈哈,失言了,告辞。”恋爱中的女人果然的喜怒无常,好话都听不进去。也不知道那个叫江风的男人有什么特殊的。怎么两个帮派的大小姐都喜欢他呢。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太幸运了,还是太不幸了。那个男人一边离开咖啡厅,一边想到。
胡情在那个中年人离开之后,独自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发呆了好长时间。
她想了很多。从小时候的幸福童年,到长大后的争权夺势。到如今,因为哥哥胡强死心给上京来的钟少卖命,让一向偏袒哥哥的父亲寒了心。现在自己终于在男权主义的父亲心中跟河西帮继承人的身份挨上了边儿。
本以为现在的自己终于找到了生命的追求,生活的归宿。不成想,如今知道了,江风跟可儿关系的明朗,自己竟然会伤心如斯。自己不是早就把他当成是一个过客了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