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的你妙妙没穿_第853章 有何用呢?

“噗~~”
闻言,朱不凡正含在嘴里的一口水,飞喷而出,一团水雾,正好将夸夸其谈的少年全完的笼罩。
“啊,对不起!”喷出这口水后,朱不凡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妥,接着便看到少年脸上一片潮湿,头发尖端还有下巴处,更有水滴不住的滴下。
而少年此时正一脸无辜的盯着朱不凡。
同桌的你妙妙没穿“对……对不起!
”朱不凡慌慌忙忙的拿起一旁的手巾,递同桌的你妙妙没穿给少年。
被少年那无辜的目光盯着,朱不凡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是犯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大罪。
“没事,不过你必须请我吃饭作为赔罪!”哪知少年无辜的神情瞬间收起,换做一副顽皮之极的模样。
“好好!”朱不凡是被他打败了,连忙点头。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我去通知上菜!”随后,那少年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
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朱不凡淡淡一笑,道:“好一个富贵之态的店……小……二…同桌的你妙妙没穿…”
笑着,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那少年的动作很快,在第第二杯茶水即将喝完之际,身后
跟着四五个店小二,每人手中拖着大大的托盘,上面放着还发出嗞嗞之声的烤肉,一时间,整个房间都充斥一股诱人之极的香味。
“嘿嘿,这就是三珍!”少年笑着将他手中的托盘放下。
朱不凡抬眼望去,托盘之上只放着九七块拳头大小的烤肉,分成明显的三堆。
“这是独角狮肉,这个是暴熊肉,这个血淋淋的是穿云雁!”少年介绍道。
独角狮肉呈现金黄色,上面油光闪亮,点点油花在上面炸开,发出嗞嗞的声响。
暴熊肉团上,刷着一层像是膏脂的蜂蜜,这些蜂蜜都是经过特殊的处理,黏性十足,但却是入口即化,美同桌的你妙妙没穿味无比。
至于穿云雁,被分割成一条条,只是稍稍烤制了一下,上面还鲜血淋漓。
“就直接用手抓吗?”
少年毫不客气的坐在对面,在旁边的铜盆中洗了一下手,随后就赤手空拳的上阵,大快朵颐。
“当然,烤肉这样吃才过瘾啊!”少年嘴里塞满了烤肉,含糊的说道。
朱不凡本就饿极,听到这话,便也彻底放开。
“这是本店奉送的米酒,吃烤肉,喝米酒那是最好的!”少年递过去一壶米酒。
醉仙楼的烤肉果然名不虚传,外脆内嫩,加上独特的佐料,让朱不凡差点将舌头都给吞下去。
原本朱不凡以为最为美味的会是三种凶兽肉,但是他完全错了,难怪那少年在朱不凡吃凶兽肉的时候,露出一种诡异的表情。
“嘿嘿,这凶兽的灵智可不比我们人类差半点,在被杀之前,满腔的怨气化于朱身,血肉便有了一股难以掩饰的怪味!”少年笑着解释道。
酒过三旬,两个少年脸颊都有点泛红。
“堂堂百花商会的少爷,这么会做这迎宾的事情?”朱不凡撕下一块烤肉,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闻言,少年整个身子一顿,一脸淡笑的看着朱不凡。
“嘿嘿,少爷好眼力,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少年微微一笑,没有否认的意思。
“有些人的气势举止,不是衣着能够掩盖的,更何况,你看看别的店小二,虽然没有明着表示什么,但实际上隐隐的对你很是恭敬。”朱不凡淡淡的说道。
“嘿嘿,不同桌的你妙妙没穿错!”少年点点头。
“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会这么主动的接近我?”朱不凡不解的问道。
少年放下酒壶,直直的看着朱不凡,道:“也许是我们的处境有点相似吧!”
“你知道我?”自此,朱不凡才真正的感到惊讶,要知道他一向是深居简出,这些年离开朱府的次数,掰着手指都能够数过来。
“嘿嘿,百花商会想要在三大世家势力交纵的难离城发展下去,怎么能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好好的调查一番,而你作为朱家的嫡系子弟,却生活在这里,当然会是我们重点调查的对象了!”少年哈哈一笑。
闻言同桌的你妙妙没穿,朱不凡暗暗点头。
“不过你说你的经历跟我相似,这是什么意思?”朱不凡脸色平淡的问道。
“你是私生子,我是庶出之子。你是被亲生父亲赶到难离城,我是被大夫人赶出来的。但我还是比你稍稍幸运一点,至少我的父母都还疼爱我!”少年温和的笑道。
朱不凡闻言脸色一僵,随即就缓和下来。
“按说你知道了我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你呢?”朱不凡笑着问道。
“我,我叫紫玉!”少年脸色有点尴尬的回道。
“紫玉~~嘿嘿,好名字!”朱不凡调侃道。“哦,那么你怎么会在门前当迎宾呢?”
紫玉放下手中的活计,脸上一直挂着的温和笑意瞬时消失,脸色冷峻,煞气深含。
“朱少爷……”
“你还是叫我朱不凡吧!少爷听着刺耳。”朱不凡打断紫玉,漠然说道。
“也是,我叫着也不习惯!朱不凡,我想问你一件事,难道你就甘心现在这样,任由所有人漫骂?侮辱?就连生死都不能自己掌控?生活更要仰仗别人的鼻息?同桌的你妙妙没穿”紫玉极其犀利的问道。
“呵呵,谁想?可是,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情况,我有这个资格吗?”朱不凡低着头,淡淡的说道。
“哼,你瞒得了别人,可是瞒不了我!”说着,紫玉从怀中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水晶,放在朱不凡面前。
“这是什么?”拿在手中把玩,入手滑润,是上等的水晶。
紫玉微微一笑,道:“你也知道,百花商会是离楚国最大的五大商会之一,收罗的宝贝不计其数,而这个感应水晶,正是其中之一!”
“哦,这有什么用?”朱不凡好奇的问道。
“这可是一件神奇的宝物。先天境界之下,它都能够感应出来,当然有范围的限制,只要在十丈之内,它便能感应出来!”紫玉看着朱不凡,“而你这个所谓的朱家废物,却是个内气九阶的高手,你没有这个资格,谁有?”
“啪……”
朱不凡心中震惊,力道没有控制好,手中的酒壶被生生捏碎。
要知道,武者之间的感应很是微妙,只要一动手,内气修为会很容易暴露出来,但是如果一个人诚心掩藏修为,就算他是后天一阶的修为,也不是随便就会被人看出的,即使对方是先天高手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