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生带回家吮胸衣的作文_第 43 部分阅读

的人事关系的。」
单手支着下巴,神色很是狡诈的袁昊抑扬顿挫的说完话被男生带回家吮胸衣的作文,然后思考起来。没过一会儿,明显又有了新主意的他将眼光瞄向坐在位子上,同样处于思虑之中的沈弘宇「明天,明天你去找阿瑞,让他去他老爸那儿打听一下。其它的事情,得等到我们清楚这个消息是否真实之后才能最终定计。」
「怎么,要是真的话我们难道还不能碰姓胡的了?别忘了,那混蛋还拍了方培娟的裸照呢!只要我们找人去他家,把电脑里的硬盘偷出来,不就行了。他那么贪,硬盘里绝对会有一些证据,弄出来搞个匿名材料,交给阿瑞他爸。我们还算是为民除害呢!」
满脸不忿的沈弘宇偏着脑袋,将心里的话如数的说了出来。
「如果你这么做,那就等着吃牢饭吧!而且,里面的人肯定会接到外面的指令,把你弄死。」
撇着嘴,对沈弘宇的言论略微有些不屑的袁昊阴阳怪气的反驳道。不等沈弘宇开口,他便一挥手,同时接着讲了起来:「你有没有仔细想过,他贪污的主要大头是哪个?我告诉你,绝对是医院院区改造过程当中的工程款项。我们如果动手,就算拿到证据也不能送上去。因为事情一牵涉到建筑商,倒下的,那就不仅仅是他胡广仁一个了。」
「你的意思,是他胡广仁上面肯定有靠山?而且还不止一个许副市长?」
这下子心里开始发怵的沈弘宇连声音都有些变调了。毕竟,有句老话新词说的好,叫爱情诚可贵,小命价更高。他沈弘宇也不愿意为一个只是单纯想跟方培娟上床的原因便去与那体系势力均盘根错节,又复杂异常的官僚集团碰撞。
「或许有,或许没有。反正就在这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里。」
袁昊那双细长的眼眸里透出阵阵神秘莫名的光芒。将手插进裤兜,脚放在电脑桌上,摆出副神机妙算的高明样子后,他又出声道:「你是XX县人,应该记得六年前你们县里发生的连环凶杀案吧?」
听到这个的沈弘宇既惊且诧。惊的是他当然知道那件在其家乡至今都有人谈及的凶残案件。一柳姓男子,一夜时间,将自己父母双双枪杀于家中后,进而又丧心病狂的潜入县委书记一家,连带保姆在内,一门四口,全部被杀。这还不算完,就XX中学旁边的一个小镇民居内的十名男女青年,他都没有放过,逐一将其杀害。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沈弘宇至今都还没有忘记,在案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当时自己所就读的学校里,那些男女同学们各自对案件,以及那凶手的恐惧、慌张、兴奋、疑虑心理。而且,整座县城的气氛,也都是压抑的,凝固的。
为此,县警察局在所谓的案件宣告侦破后专门召开过新闻发布会。其实也只是宣读了一份案件侦破过程,还有嫌犯已被击毙的官方文件。那份文件,被有些明眼人一眼窥破其虚假之处。因为从头到尾,警方都没有公布那个凶嫌的全名。
除姓柳,犯案时年龄二十周岁外,其它均无表述。
「我当然记得。」
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喘了口气的沈弘宇苦笑着道:「不光这个,我更知道那段时期,不光我们县城,就是省城、宁州都发生了很恶心的杀人案。好象死的那些人脑袋都被人砍了带走被男生带回家吮胸衣的作文。而且,我们省隔壁的那个XX省东州市的官员集体Yin乱视频被曝光事件,还有警察局长被害案件也同样发生在那个时间段。」
他看了一眼继续保持着那副高深模样,对此毫无感想的袁昊。遂张口问道:「你说这个,跟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有关吗?」
「你没在道上混过,所以只知道这点儿表面的东西。」
说着话的袁昊捋了下前额的刘海,接着闭起眼睛,老神在在道:「实际上,如果六年前没有发生那一档子事的话。我干爹或许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六年前,在海天,论道上的威望与势力,乃至身后靠山,我干爹都不如卖白粉、开地下赌场的疤瘌黄。因为这个疤瘌黄不仅自己在市里有几个靠山,而且又跟那个XX省东州市的黑道大佬石嘉然结成了利益同盟。疤瘌黄卖的那点白粉,几乎都是从那姓石的手中得来的——」
「对啊!」
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阵已悟的沈弘宇张口就打断了袁昊的叙述道:「我在网上看到过新闻,好象东州市的那个黑道大佬被通缉也是跟那几件事前后脚发生的。」
依然闭着眼睛,做养神状的袁昊微微颔首,接着续言道:「后来的事情你我都知道。中央对我们省,加上他们XX省的治安稳定状况非常不满,由此派了中纪委的人下来,督促各省展开打黑反腐专项斗争。其它不谈,光我们海天,牵涉到疤瘌黄的那几个官员都被抓了,疤瘌黄更是吃了枪子儿。外来的团伙帮派,也被扫掉了一大半。」
「你干爹就是在之后接受了疤瘌黄的地盘,趁势崛起的?」
沈弘宇眨巴着眼睛,询问道。
「他在道上趟了这么多年,能活下来的保命诀窍就是凡事不敢为天下先。」
袁昊终于睁开了双眼,望着沈弘宇,缓缓道:「上面的人看到他有这个优点,于是就安排他做了海天地下秩序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