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穿罩子被同桌玩了一节课文章_第 24 部分阅读

料之外。
当他站在床跟前,想他该如何下手时,发生让他为之震惊的一件事情。好象老天帮他一样,他的妈妈在睡梦中伸手抓握住薄被的一角,将其揭开而暴露出她上半身。让他震惊的事情并非这个,而是此时他的妈妈没有穿睡衣,更没有戴|乳|罩。
这样她赤裸的Ru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他的眼前。
王强吞咽口唾沫,感觉到他的荫茎迅速勃立而起。
白嫩圆圆的Ru房像是有吸力似的,王强不自觉地伸手,颤抖着抓向靠近他那侧的Ru房。他不敢用大力,生怕惊醒他的妈妈,只是轻轻地捏了捏,感觉软软的并还很有弹性。
“妈妈上身什么没穿,那她下身……”他突然心想。
他伸手抓住被子向下慢慢地拖拽,当他妈妈腰际以上都暴露出来时,他心开始咚咚地跳动。他知道他妈妈此时下身也一定是光光赤裸的。被子一点一点地向下拖拽,他心也跳动得更厉害。他所想望的神秘地带,就要展现在他的眼前,以窥其真面目。
“啊!”
他内心惊呼,他终于看见他妈妈的私|处,并且是如此近的距离。月光下,丛丛的荫毛下,两瓣隆起的小肉丘间形成一道凹陷的肉隙。不知什么原因,肥厚的大荫唇上面感觉有些潮湿,几丝荫毛被粘沾在上面。
他将薄被拖拽到他妈妈的膝盖处放下,但是目光一直没离开过她的私|处。
突然,他看见有透明的液体由肉隙间涌现。他不由得扭头瞅向他妈妈的面颜,看她仍然在安详地熟睡。
他目光再次凝聚在他妈妈的私|处。
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荫茎在内裤里胀硬得非常难受,内心有股极强的发泄欲望。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脱掉内裤站在他妈妈的熟女侗体前手Yin起来。
这可愁坏了躺在床上装睡的张丽敏。
她的眼睛虽然没有睁开,但是听见旁边的动静就知道她的儿子正在自蔚。她还是偷偷地眯缝眼瞄了眼她的儿子,又立即闭上眼睛。
“小祖宗,愁死妈妈了。”她内心抱怨道。
张丽敏已经很久没得到她丈夫的雨露,然而现在她身边就有一根活生生的鸡芭,她真想马上起身,抓过她儿子的荫茎塞进自己久旷的蜜|穴。可是她怕这突如其来会吓到他,所以咬牙忍耐着由|穴心传来的阵阵瘙痒。
“嗯……嗯……”
王强粗喘的鼻息声也变大起来,听得他妈妈更加难以忍耐,小|穴里好象有条小虫钻咬一样。
“小强。”
也不知怎地,张丽敏睁眼开口轻呼她的儿子。
“啊!妈……妈妈,我……我,对不起!”
王强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妈妈竟然会突然地醒来,受到如此的惊吓,他硬挺的荫茎犹如霜打的茄子一样,立即蔫软下来。他惊讶地看着他妈妈,手仍然纂握着他的荫茎。
他木木地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时间好象冻结的流水一样停了下来。其实也只是片刻,他突然转身跑离出他妈妈的卧室,心情紧张地回到他房间,后背依靠在门上。
而此时的张丽已从欲望中清醒过来,看见自己的儿子惊匆地跑走,内心后悔不已。
“我为什么不多忍耐一会儿。”
“一定把他吓到了。”
“他以为我要责备他。”
她内心不停地埋怨自己。
第二天,母子俩吃早餐的时候都默默无语。王强低着头,不敢与他妈妈的目光接触。他心里既紧张又害怕。直到他吃完了早餐,他妈妈也没反应。他偷偷地瞄了眼他的妈妈,见到她手拿着筷子,眼睛直直地瞅着她的那碗几乎没动一口的粥而发呆。
他起身硬着头皮向他妈妈说声再见,离开这尴尬之地,上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