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赌输了让校草玩_第 47 部分阅读

的话,他更兴奋得进入忘我之境界。明雄双手搓着母亲的双|乳|,就从她的背后,没命地插入Rou棒!
“啊!”的一声,母亲开始喘吁吁了。强硬的Rou棒,往湿濡濡的肉洞插了进去,插到深处,被软而紧的肉勒得紧紧的,更舒适得几乎要头昏眼花。
“成功了,终于我进入母亲的内部了!”明雄高兴的不得了,他从背后没命的往她的腰撞上去。每逢擦到母亲的软肉时,Rou棒就快活得像快要溶化似的。
“哦……!太好了……!大鸡芭哥哥……!太痛快了……!”母亲也快活得简直要发疯了,她不知那是儿子明雄的Rou棒。
最后,想不到那严谨的母亲,如同野兽般的呻吟着而摇摆着腰。由于受到极大的刺激,明雄的腰几乎要溶化了,他不停的抽插着,终于在吓人的快感中爆炸了,他尽情地把稠糊糊的精子撒播在母亲的内部!
明雄就这样冒充父亲和母亲作乐。事后,母亲似乎已精疲力竭的样子,就那么陷入沉睡之中,他蹒跚地爬起来离开母亲的房间。
第二天早晨,明雄对情绪特别好的母亲说:“爸爸说公司工作繁忙,天未亮就出门了。我上厕所时碰到他的,他交代我向妈妈说一声。”
因为父亲回家的时间很不规则,所以回家的日子、与没有回家的日子都弄不清楚,因此,明雄他认为绝对不会露出马脚。母亲向他点头时,显现着安祥愉快的慈母的表情。
明雄看着母亲那样的表情,心中又想着哪天能整晚和妈妈大干一番!
CHAPTER.14
明雄这天感觉身体不大舒服,在房中躺着直到中午,觉的有点饿,因家里就只有女佣阿美在家,他便叫阿美弄些食物给自己吃,吃后便回房间睡觉。睡了一会儿明雄觉得口渴,便爬起来找水喝。
到了厨房看见阿美拿着一根胡萝卜当作男人的荫茎在戳自己的阴沪,明雄这时由她的身后蹑手蹑脚的靠了上去,两手由阿美身后抓住她的奶子,阿美这时挣扎不开,阿明说:“好阿美,我帮你止止痒吧!”
明雄放开阿美,解下裤子露出棒棒。阿美回身一看明雄怒涨的Rou棒,当下便跪着帮明雄吹喇叭,两手还不时的搓揉明雄的睾丸。过了一会儿,明雄要阿美双手扶着流理台,自己双手扶住阿美的细腰,由后面缓缓插入阿美的阴沪。
虽然阿美常常自蔚,但仅是在阴沪口上搓磨
而已,当明雄的荫茎真正插进去后,有一丝血丝流了出来,且阿美痛得直掉泪。明雄这时便将阿美抱住,双手缓缓地搓揉阿美的奶子,并将荫茎抽出来,且用口去舔阿美的阴沪。过了一会,阴沪里渐渐地有Yin水流出,阿美也觉得阴沪有一阵空虚感传了上来,便要明雄赶快插进来。
明雄这一次要阿美趴在餐桌上,两只手扶住阿美的腰将阴沪凑到恰好,便滋的一声插了进去。只见阿美全身抖动,明雄以为阿美痛的厉害,便准备抽出来。当抽到洞口的时候,阿美说:“不要!”明雄说:“我是要抽出来不干。”阿美说:“傻瓜,我是要你继续干,不要停!”
明雄闻得此言,便大刀阔斧地开始干了起来,阿美随着明雄的攻势也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
阿美说:“啊……啊……要干死我了,少爷……你的鸡芭……好大啊……啊啊……啊……插到子宫了,我快被干死了,啊……啊……”
这Yin声阵阵入耳,更激起明雄的兽欲,更加紧攻势,抽得三百来下,阿美两条腿不住地踢,明雄感到阿美荫道里阵阵的抽搐,夹得荫茎好舒服,便停下来让荫道包住自己。不到三秒钟,一阵热呼呼的汁液喷在明雄的Gui头上。明雄受此一激,全身一颤,热滚滚的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