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同桌的手放在裙子里_第1293章 死

听闻这老者的一番话,刘混的双眼也忍不住微微一眯,对方这一番话,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他想要干什么,这让刘混的心里也有些震惊。
毕竟他离开了这几天时间里面,忽然之间回来,什么都没有说,偏偏这个老者那一对双眼就像是明镜一样,什么都能够看穿,而且实力还深不可测,也无怪刘混会这般模样。
不过对方既然让他们进去了,显然这件事情他也没有打算阻止,对此,刘混深吸一口气,暂时将这个老者的身份放在心底,随即便带着众人朝着城门之中走了进去。
“世间所有事情,都有着因果的,做人做事也不要太过于相信别人,否则最后吃亏的永远都是自己。”当刘混刚刚走出几步的时候,老者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听闻这一番话,刘混整个人身形忍不住微微一顿,他虽然不知道老者这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显然是有着一定的用意,甚至可以说是在提醒他。
不过这个时候的刘混也没有多想,毕竟这些事情都是以后的事情,谁都无法预料到未来的事情,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就行了,现在的他只需要将眼前的事情给处理好就行了。
身体稍稍顿了顿,刘混便带着所有人继续朝着罪恶之城之中走了进去。
等到刘混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城门口的时候,老者看着刘混逐渐远去的背影,口中也忍不住有些感叹道:“真是可惜了,一个人要是太过于执着一件事情的话,将来吃亏的永远是自己啊,不过这也是你的宿命,也怪不得别人。”
对于老者这一番话,刘混此刻自然是无法听见的,哪怕是听见了,估计刘混也不
会太过于在意,在他的眼中,一旦认定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水月楼的大门口,此刻的胖子站在最前面位置,整个人显得有些意气风发,毕竟上一次他离开的时候,就像是一条落水狗一样,但转眼之间,他就有着刘混这一张大旗,而且很快这水月楼就会成为他的了,现在难免有些激动。
“大哥,你完成任务了么?这几天你没有出现,大老板都已经发怒了。”就在胖子站在水月楼大门口有些兴奋的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时,一个青年男子偷偷摸摸的来到胖子跟前,然后对其关心的问道。
听闻这一番话,胖子轻笑一声,直接摇了摇头。
然而他还没有说话的时候,这个青年男子就立马对胖子说道:“大哥,既然你没有完成任务的话,那你现在还回来干什么呀,到时候大老板发火起来的时候,恐怕你……”
青年男子并未继续说下去,但胖子却非常清楚对方想要说什么。
胖子深吸一口气,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便轻声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太过于担心,这次既然我回来了,那么以后就不会离开,而且很快这水月楼就没有大老板,只有我胖子一个人了!”
说道这里,胖子顿了顿,然后就继续对跟前的青年男子说道:“去将大老板给我叫出来。”
“大哥,这……把同桌的手放在裙子里”青年男子望着胖子意气风发的模样,他实在是想不通胖子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底气,虽说把同桌的手放在裙子里这一次胖子回来带了很多人,但在这青年男子的把同桌的手放在裙子里眼中,依旧不可能是大老板的对手。
在整个水月楼之中,所有人都非常的忌惮大老板,这一点几乎已经深入人心,所以此刻面对胖子的话,青年男子甚至都以为胖子没有完成任务发疯了。
不过当他看见胖子那一脸坚定的模样,青年男子苦笑一声,然后摇了摇头,这才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进水月楼之中。
青年男子进入水月楼之后,没过多久的时间,大老板带着轻纱缓缓从水月楼之中走了出来,在她身后还有着几个老者,而这几个老者神情淡漠,身上没有半点的气息散发出来,显然这几人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要是换做以前的话,胖子肯定会有些担忧和害怕,但经过寂静岭一行之后,他已经感受到刘混以及死亡部落的恐怖,所以此刻根本就没有将大老板给放在心上。
“你这是打算造反么?”这个带着几分妖娆的女人来到胖子跟前后,声音犹如黄鹂一般清脆,平静的对胖子出口问道。
虽说声音很轻,但胖子依旧是能够听出对方言语之中的几分愠怒之色。
心神微微一颤,下一刻,胖子一想到身后的刘混这一尊大靠山,顿时将腰板给挺直,然后一脸不屑的对跟前的大老板出口说道:“不错,我这次的确是来造反的,以前水月楼在你手中,无论是什么事情,大家要是稍稍做的有点不对的地方,你就可以随意杀人,但这一次不同了,虽然我没有完成任务,但你今天必须离开这里,然后将水月楼交给我,这样的话,至少你还可以活下来。”
“就凭借你身后这些人,想要夺取水月楼,你是不是有些痴人说梦了?没有完成任务还敢回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大老板说这一番话的同时,就连声音也变得及其冰冷起来。
显然在这一刻,大老板是彻底的有些愤怒了,毕竟当初自己的手下,是她让其去完成任务的,现在倒是好,任务没有完成,竟然还叫了一帮人回来造反,现在四周围观的人这么多,接下来传出去不过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等到全城皆知的时候,他们水月楼恐怕在所有人的心中都会大打几个折扣,甚至都还会影响以后的拍卖,而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是大老板想要看见的。
她想要处理这件事情,挽回水月楼把同桌的手放在裙子里的面子,那么今天胖子等人就必须死在这里!
这是大老板心头的想法,所以在这个时候她自然不可能退却。
“是不是痴人说梦,那得试过之后才知道。”就在胖子想说什么的时候,刘混忽然从胖子身后缓缓走出来,然后面色平静的对跟前的大老板出口说道。
刘混的名字这一段时间在罪恶之城传的倒是很火,但很可惜,罪恶之城固然是罪恶的源头,但其中大多数都是一些修炼者,对于现代之中的一些电子产品,他们几乎很少去关注,所以大家也只是嘴上传传而已,哪怕是连大老板,甚至现在都还不认识刘混。
“你是刘混?”大老板稍稍一思索,那一对美眸之中顿时闪烁着几分森冷的寒芒,然后对跟前的刘混沉声说道。
“不错,我就是你想要杀掉的刘混;这水月楼大老板的位置坐的太久了,在这个时候也时候让出来了,这样的话,至少还可以活下来,否则的话,到时候连带着自己的小命可能都会丢在这里。”刘混对大老板点了点头。
虽说对方是一个女人,但在这种时候,刘混可不会对大老板心慈手软;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刘混也逐渐明白,要是对待敌人心慈手软的话,那就是对自己残忍。
“就凭借你们这么几个人,想要夺取我的水月楼,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了。”大老板死死盯着跟前的刘混把同桌的手放在裙子里,然后冷冷的问道。
“既然你不愿意离开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怪不得我了。”刘混说完,身形直接后退几步把同桌的手放在裙子里,一旁的胖子见状,也直接后退了几步。
这种场面,就凭借他这么一点实力显然是不够看的,既然刘混都说了这件事情会帮他处理,那么现在他自然是无需担心什么。
“但凡是有反抗的人,直接将其给灭掉!”刘混后退几步之后,直接对身旁的族长等人出口命令道。
“是,少主!”族长点了点头,然后所有人便纷纷上前。
望着这一幕,大老板眼中也满是一片森冷的杀机,在这一刻,她才隐隐感觉这些人并非是简单的人物,而且对方既然今天来了,显然已经有着万全的打算。
“杀了他们!”哪怕是大老板心头有些担忧,但在这个时候依旧是冷冷的对身旁众人吩咐道。
此话一出,双
方之中的人顿时陷入厮杀之中,一开始,水月楼的人还有来有回,但很快,因为死亡部落的人实力每一个都比较恐怖,而且还有着人数上的优势,短短时间之中,就已经死掉了几个人。
望着这般场面,大老板心头也满是一片惊骇之色,她一开始心里就有着预感,但她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竟然败的如此干脆,短短时间之中,就死掉了这么几个高手。
要是继续下去的话,到时候水月楼之中的人,恐怕都会全部死在刘混的手中;这样的结果可不是她想要看见的。
一开始,她只是想要让胖子去除掉刘混而已,但现在胖子却带着刘混回来除掉她,这样的事情倒是显得有些滑稽,不过事实就是如此,而且现在大老板还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
大老板双眼扫视了一眼场中的情况之后,最终便将目光落在刘混的身上。
自古以来,都有着一句话叫做擒贼先擒王,要是能够将刘混给抓住的话,兴许这件事情就很好处理了。
想到这里,大老板身形甚至都没有半点的犹豫,身形一动,空气之中直接飘散着一股香风瞬间朝着刘混席卷而来。
望着大老板的模样,站在原地的刘混面色上没有半点的神色,要是放在之前的话,兴许刘混还会有些忌惮。
但这一次寂静岭之行,除了让刘混的心境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之外,实力上也无惧对方,更何况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刘混就没有打算出手。把同桌的手放在裙子里
因为眼前的大老板还不值得他出手,现在的刘混不过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而已,那个时候出手的话,就可以震撼到所有人,只有这样,以后哪怕是他离开了,罪恶之城的人才会听从胖子的话。
眼看着大老板就要来到刘混跟前了,在这一刻,大老板手心一动,一把柳剑直接出现在手心之中,柳剑之上寒光闪烁,剑芒吞吐之间就像是一道道雷电一样;显得及其的恐怖。
而且在这一刻,刘混才知道这大老板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神境两重的境界,和刘混的实力一模一样。
而且在大老板手中柳剑上的雷电,显然在大老板的身体也是雷属性的,在这个世界上,最霸道也最恐怖的就是雷电之力,而大老板的实力乃是雷属性的身体,在同等实力之中,绝对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当大老板来到刘混跟前的那一瞬间,场中所有人都有些惊骇,甚至心里都在担心刘混的安危问题,虽说他们是来看热闹的,但人总归都是有着同情心的,只会同情弱者而不会同情强者。
不过即便是如此,刘混站在原地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整个人及其平静的看着正朝着他攻击过来的柳剑,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一样。
“简直就是找死!”大老板见刘混这个时候都还没有打算动手,心头忍不住冷笑道,体内的力量再次喷涌而出,直接落在柳剑之上。
“铛!”柳剑的剑尖甚至都已经快落在刘混的身上了,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刘混接下来必死无疑的时候,下一刻,场中直接爆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来。
随着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之后,大老板的身体猛然一震,双脚连续朝着身后退去。
差不多将近后退了十几步,她这才稳住身形,轻纱之下的那张脸庞之上,满是一片惊骇和不可思议之色。
然而此时此刻,站在刘混的跟前竟然是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这个老者手持一把长剑,面色之间满是一片平静之色的看着跟前的大老板。
“神境四层!”大老板死死咬着牙有些惊骇的说道。
神境四层的实力,单单是对方一人就足以秒杀他们水月楼了,而且像这样的老者站在刘混身旁的还不仅仅只有一个,在这一刻,大老板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胖子和刘混如此的笃定可以将他们水月楼给收复了。
这一股势力放在罪恶之城任何一个地方,都无人能够蔑视,甚至对方想要除掉那一股势力都可以轻松做到,哪怕是他们水月楼也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