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弟趴我胸上喝我奶_第 9 部分阅读

令人心碎。
哥哥,求你不要看……
我不是你的妹妹……
在沈明松眼中,他看到心爱的妹妹赤裸身体缚住双手被两个男人环住,身上痕迹斑斑,腿间红白相间的液体若隐若现,最为震惊的是,妹妹小小的身体还含著男人粗大的性器,在自己推门之後,也依旧如同木桩子一样刺入她的身体,不断的上下运动……她的哭喊显得如此无力,甚至不能激发恶魔一点点的怜悯,在众目睽睽之下,暴行变得更加刺目。
“若若……?我弟弟趴我胸上喝我奶”
下一秒,他便怒不可赦的冲上去,要狠狠的揍这两个混蛋!
看看他们做了什麽!
若若……他心目中如同天使般纯洁的妹妹被他们糟蹋了!她还是个14岁的小公主,现在却被如此欺凌!
“省省力气吧。”
一边的聂楚彦起身揍倒了男孩,居高临下的说道。他讨厌这个对自己充满了敌意的男孩,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放了她!”
摔倒在地上的男孩用手背蹭蹭嘴角的血,不理会聂楚彦,冲著床上的聂明远喊道。
而这一切却令聂明远无动於衷,他兴致勃勃的看著小猫在他身下做著无力的反抗,轻轻化解,然後,更加快乐的享受著被人注视的Xing爱。甚至,故意让小猫坐在那勃发的欲望上转身,看她疼得几乎流汗的哭脸,将布满了自己吻痕爱迹的雪白胸脯展示给他人看。
“不要!不要!……啊……啊……”
小猫疯狂的摇著头,哀求在聂明远刻意的冲刺下变成了绵长的娇吟,刺激著屋子里的每个人。
“多好听的声音……”
聂明远揶揄著赞美感叹,无视沈明松的存在,轻轻含住了那红艳的娇唇,吞下她的求救、呻吟与无助……
“混蛋!我说放开她!!”
沈明松忍无可忍的大叫道。
“叫什麽?”
品尝了小猫甜美的红唇,聂明远终於将注意力转到了男孩身上,冷冷的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你敢这麽对我妹妹?!”
“妹妹?”
聂明远对他嗤之以鼻。“天真的孩子,你以为她还是你的妹妹吗?你以为我怀中的小可爱还是沈若若吗?”一边说著,他一边挑衅似的玩弄小猫丰满涨红的|乳|尖,狠狠揉捏,直到听到女孩哭喊著求饶:
“主人……主人……不要……”
“听到了吗?我们是她的主人,她是我们的小猫咪。”
“混蛋!”
沈明松怒不可赦的站起来,准备上期揍歪敢玩弄他妹妹的混蛋。聂明远的话却令他呆住了。
“你以为只有你听见了这媚人的声音?为什麽不问问为何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逞英雄?”
“你──”
被聂明远提醒,他回想种种奇怪之处:父母对双胞胎谄媚而又惧怕的表现,吞吞吐吐隐瞒小猫的下落,欲言又止阻止他的好奇心。刚才在睡梦中被奇怪的哭喊唤醒,蹑手蹑脚出来探寻发现妹妹的房间还流泻著灯光,然而在这明亮的光芒之下,却演绎著最为令人发指的暴行。他热血上头想也没想就冲了进来,发生争执到现在过了这麽多时间,走廊尽头父母的房间依旧是安安静静。他终於发现,这不是巧合,而是一场被默认了的兽行。
S系双胞胎 第十七话 崩溃 下
看到男孩脸色苍白明白了真相,聂明远眼睛一眯,露出犀利的目光,咄咄逼人:
“你以为你现在吃的用的靠得是什麽?读昂贵得要死的私立学校花费的是谁的钱?你以为你那榆木疙瘩似的父亲真的有能力度过难关重振一切?让我明确的告诉你,你还能过著跟以前一样舒适的生活……”
“主人……求你……不要说……求你求你……”
小猫小声发出难耐的哀求,小鹿似的眼睛里充盈了难过的泪水。她不挣扎了,对於现在发生的一切已经认命,但是她依旧不想自己肮脏的身份在哥哥面前暴露。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请不要说出那会令自己撕心裂肺的真相。
聂明远迟疑了一下,狠狠心,飞快在小猫耳边说道:“你没有权力来要求我。”忍下心忽略那双眼睛里的绝望,转而对沈明松说道:
“……你该感谢自己的父母,能够卖掉自己的女儿来换取安逸。你也不会因为对此毫不知情而变得无辜,你该认清的真相只有一个:沈若若已经不存在了。”
“胡说!胡说!”
沈明松激动起来。他不相信和蔼的父亲慈爱的母亲能够做出卖掉女儿的事!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若若的沈默与隐忍的绝望,父母奇怪的举止,无不在印证眼前恶魔的话!
“放开她!我会告你!你这是犯罪!即使我们欠你的钱,也不能用若若来抵债!”
“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