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蛋跳跑步_第 7 部分阅读

,因
此对李大人的美意, 我们只能心塞着蛋跳跑步领了,不过如果李大人有什么难办的差事,需要我们时,
我们倒愿意帮忙‘李大 人见他们如此说,知道像他们这样的江湖高人,不可勉强,便只好叹
口气道:‘人各有志, 两位少侠既然不愿当官,老夫也不勉强,只是真如少侠所说,我这里
却实有一件比较难办的 事,想请两位少侠帮忙‘吕志见李大人真有要事相求,便道:‘李大
人请说,只要是侠义中 事,我们绝不推脱‘李大人道:‘近来江淮发大水,造成洪灾,江淮
地区几百万人民受灾, 生活极其困苦,朝庭为了援助灾区百姓,而向各州府下拨了一批银
子。而向安徽拨付的银子 三天前,却在押解途中遭到抢劫。据回来的押解人员报告,说是
几个武功极其高强的江湖高 手所为,押解人员中有不少官府中的高手,但均不是他们的对
手。对于这些人的来历,我们 至今都不清楚。而银子不追回将可能使成千上万的灾区百姓
面临死亡的危胁,这事也已惊动 皇上。对于这些
江湖中的武林高手所为,我想靠我们官府
的力量可能很难在近期破案。因此 老夫想请两位少侠帮忙,不知意下如何?‘吕志与刘梅雪
一听是事关成千上万的百姓的生死 大事,早就对这伙劫匪怒不可遏,见李大人问起,立即
答道:‘李大人放心,我们俩人立即 开始全力查处此事,不把这些可恶的匪人抓到绝不回来
见你‘ 李大人见他们很爽快的答应了,很高兴,他对他们俩的武功是很有信心,同时对他们
的 人品是更加敬佩。他拿出一个令牌,交给吕志,道:‘吕少侠,你拿着这个令牌,在查案
过 程中,向当地官府出示这个令牌,可以调动当地的全部捕快配合你,这事就请你出力了‘
吕 志接过令牌,与李大人又客气了一会,便与刘梅雪起身告辞了。 吕志与刘梅雪在回去的
路上商定,此事应尽快查办,明天就得开始。回到家后,吕志把 今晚上李大人交办的事向
刘梅吟、朱可婷说了一遍,然后道:‘大、小老婆,我和妈商量了 一下,决定明天就开始查
办这件事,考虑到你们俩个这几天虽然开始学了一些武功,但还差 很远,因此明天你们俩
个就留在家里,只有我和妈两个人去,你们意下如何?‘刘梅吟与朱 可婷母女俩是明理的人
,知道这是大事,不能耽误,可是她们俩经过这段时间与吕志、刘梅 雪间的缠绵,早已为
这种甜蜜幸福的恩爱情欲所迷醉,此时一听吕志要出去,心中真是万分 不舍,朱可婷偎进
吕志怀里,泪水汪汪的道:‘爷,人家舍不得你走‘。刘梅吟也偎在他身 边,幽幽的道:‘爷
,你们要去到怎么时候,才能回来?‘吕志知道她们舍不得自己,便笑 着把她们俩都揽坐在
自己怀里,各亲了她们的粉脸一下,道:‘我的两个小美人,小心肝, 爷我也不想离开你们
呀,正事要紧对不对?。不过,你们放心,我和妈会很快回来的,多则 四五天,少则二三
天‘刘梅雪也在一旁安慰道:‘妹子,婷儿,你们就忍一忍,我和志儿会 尽快回来的‘吕志笑
着把两只手各伸进她们的玉腿间摸上了她们的嫩|穴,道:‘你们两个小 美人,要是这个小|穴
在这段时间里痒了,想爷了,就只好忍一忍,或是用你们的小手自己玩 一玩了‘吕志这一席
话把刘梅吟和朱可婷说得满脸通红,朱可婷擂他道:‘想得美呀,谁会 想你这个色鬼?‘,
刘梅吟也嗔道:‘讨厌,就会笑人家和婷儿‘吕志看着怀里两个羞羞的 美人大笑,道:‘好了
,你们俩都不想爷,就爷想你们行不行?快点把衣服都脱了,今晚爷 要好好的喂喂你们的
这张小嘴‘,说着手指分别捏了一下刘梅吟和朱可婷的阴Di。刘梅吟和 朱可婷母女俩都娇笑
着捶他一下,道:‘讨厌‘ 刘梅雪、刘梅吟和朱可婷知道老公是想在明天出去前,好好的来
个四人会餐。 便很温情的把自己的衣服都脱光了。吕志看着在烛光下更显娇美冶艳的三个
雪白胴体, 大为兴奋,他先让了床,斜靠着床头坐着,然后让朱可婷和刘梅吟两人用小嘴
替他吸吮Rou棒, 叫刘梅雪站在他面前,张开半弯着的双腿,分开她的小嫩|穴,让他吸吮她
的小香|穴。吕志正 有滋有味的吸弄着妈妈的小香|穴,弯着腿半站着的刘梅雪突道:‘小冤家
,你亲够没有,人 家的腿都酸了‘,吕志这才罢嘴,接着让她们三个人趴在床上,挺起雪白
的粉臀。吕志就喜 欢看她们三个人的雪白雪白的圆臀。他在后面欣赏、抚摸了一会三个美
女的雪白粉臀,便从 后面先插进刘梅雪的小|穴,抽插了几十下后,再转到刘梅吟的小|穴中
,最后把Rou棒转到了朱 可婷的小|穴里。今晚,四人知道大家将要分开几天,所以都很投入
。尤其是刘梅吟和朱可婷 母女,更是大胆曲意承欢,变换着各种姿势来迎合吕志Rou棒的插
入。 最后,四人均尽兴相拥而眠。第二天,吕志与换上男装的刘梅雪别过了泪流满面的刘
梅 吟和朱可婷,走出了家门。他们俩先在金陵的一些开武林人士较多的茶馆酒楼,转了几
下, 没有听到些什么线索,便决定去银子被劫之地看一看。吕志想买两匹马的骑,但刘梅
雪说她 要和吕志同坐一匹,吕志知道妈妈不想和自己分开,就依了她,只买了一匹马,吕
志搂着自 己的爱妻刘梅雪,合乘一匹马而去。 这段时间来,刘梅雪在自己的极力安排下,
爱儿娶了自己的妹子和侄女后,她就一直没 有单独与爱儿相处,口上虽没说,但心里多少
有点酸味。现在自己独自一人偎在爱儿的怀里, 看着两边的景物随着骏马的奔驰而纷纷向
后一闪而逝,刘梅雪感到心情很快意和舒畅。她抓 起爱儿搂着她纤腰的手,从自己的衣摆
底下伸进握住自己的雪|乳|,回头娇声道:‘搂紧人家 一点,人家要是掉下马来,你可就没有
妈了‘ 吕志一手揽着她的两个|乳|峰,一手握着马绳,笑道:‘遵命,我的亲妈,我绝不会让
你 掉下去‘骑了一个多时辰。到了一片树林边,刘梅雪突然道:‘小冤家,停一下‘吕志停下
马来,不解的问道:‘妈,怎么了?‘刘梅雪道:‘抱人家下马,人家要小便‘吕志抱着她 一
跃下了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