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湿得太快说明什么_第 7 部分阅读

天真的笑容,或许是那纯净的气质,又或许是那双晶亮快乐的黑眸。他只知道,从那时起,那双眼睛就深深的印入了自己心底。
事过多年,他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景下在看到那双明眸。这一次他不是苍洛,但他依旧是高高在上冷血无情的上位者。在这无聊的Yin声浪语莺莺燕燕中,他再次看到了那抹熟悉的白色,依旧那样纯洁夺目。高高抬起的手,轻轻执起的裙摆,旋转时,黑眸中挥之不去的快乐幸福都是那麽的记忆犹新。
是你麽米粒,是你麽?不!一定是你。当我想着你绝望的闭上双眼的时候,老天爷却让我重生,我相信,它一定是为了让我再次找到你,再次爱上你,我的米粒。
──────────我是男二的分割线────────
等到绿意扶着红霞回到小楼时,就见到三皇子一脸深沈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红霞双眼一跳,迅速拉着绿意拜倒。
“小女红霞,见过三殿下。”
苍洛夕看着眼前与米粒异常相似的眉眼,恭敬顺从的趴伏在自己脚边,厌恶的邹了邹眉。
“起来吧。”
红霞慢慢的借着绿意的搀扶站了起来,看着那双冷酷无情的黑眸,心中一痛。
“刚才代你跳舞的人呢?”
苍洛夕难得有些沈不住气,他太想快些找到她了。而闻言的红霞又是一阵打击,果然是她麽。
身边的绿意看着一脸郁结的主子,战女生湿得太快说明什么战兢兢的回答。
“回殿下,那就是小姐,是──”
一个阴冷狠绝的眼刀扫来,深深的打断了未完的话语。
“不要妄图惹怒我,我能救你,也能让你死。”
无情中咬牙切齿的发音,让主仆二人都害怕极了,她们一下跪倒在地,头也抬不起来。
“我再问一次,刚才的那人是谁?”
红霞抓着身前的裙摆,颤抖的回答。
“小女并不知其姓名,但她身着霓裳羽衣,容貌超凡脱俗,应该是大家的小姐。她看我们主仆有难才仗义帮忙,并没有留下只词片语。”
红霞私心的没有告知苍洛夕姓名,希望他们不要相遇。
“哼,愚蠢。不要让我知道你有什麽隐瞒我的,我可不会一再对你心慈手软。”
苍洛夕冷冷一哼,旋身离去。
刚行至大堂想要询问老鸨有没有女子进入楼内,就遇到跌跌撞撞跑来的暗卫,眉头猛的一跳。
“主子。”
国字脸的侍卫在另一人的搀扶下跪倒在苍洛夕面前,右手脱臼,满胸膛的血。
“发生何事。”
苍洛夕看着身前重伤的侍卫,眼内一片清冷。
“青龙在守着东边入口时,突然发现一男一女闯入,上前阻止却不敌。後来我赶到,发现是玄机阁阁主的侍卫直云,想必有什麽误会,才分开了他两,直云本是要来向殿下请罪,但是他说他的小姐在园内走失,需要马上告知玄阁主,才匆匆离去。”
扶着受伤侍卫的男子详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情景,希望苍洛夕能饶过青龙。
“青龙,还记得那女子的衣着麽。”
苍洛夕眼中明暗难辨,跪在地上的侍卫抖抖索索的开口。
“小人记的,是上好的白色霓裳羽衣,都怪小人眼拙没有看清楚就动手,差点误了主子的事,请主子责罚。”
“咚咚”的在地上扣了几个头,青龙一脸的懊恼痛苦。
“呵呵,为何要怪你,我要谢谢你,谢谢你。”
苍洛夕突然笑了,笑的异常开怀,他身边的侍卫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不会找死的去询问。
苍洛夕捂着眼,回忆起那次去桃源见到的小人,那躲闪的眼光一开始以为是看到自己身为王室而害怕躲避,原来是你麽,对,一定是你,为什麽自己竟然如此愚笨,明明当时就看到了你的异样。可是,你下意识的躲避和害怕──果然,她还是没有原谅自己麽。可是这一次,他会从头开始,再不会伤害她,伤害她的家人,这一次,他一定会让她爱上自己,真真正正的。
看了看身边莫明的守卫们,苍洛夕收敛心情。
“火猿,拜帖给玄阁主,说小王要登门道歉,为了自己侍卫惊扰到贵小姐。”
苍洛夕期待着再次的相见,却不知道,等来的是差点让他和末离肝胆俱裂的消息。
☆、第三十章 谁
的绝望?
青衣觉得有些昏沈,全身虚软
无力,想睁开双眼却怎麽也办不到,喉咙也像是被人扼住般难以呼吸。她记得今早爹爹又出去办事了,因为昨晚的索求无度使得她疲累极了,所以爹爹走前让她再多睡一会。可是临近午时,她却突闻屋外有交缠的打斗声,直云甚至还大吼着让自己逃离,没等她有所反应,就只看到眼前蓝光一闪,自己就失去了意识。
到底是什麽人要劫持自己?青衣滚动着眼球,不住的思考着。
“哼,看样子是醒了。”
冷酷轻蔑的女声在耳边响起,随即一瓢冰冷蚀骨的脏水就女生湿得太快说明什么淋在了青衣的脸上,使得她激灵着睁开了眼。
阴暗破旧的废宅,满目的飘零浮尘,高高的屋梁上布满蜘蛛网,有些甚至被腐朽的断裂下来。
青衣被反手绑在圆柱上,就着昏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