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老公要不够_第 62 部分阅读

何人都知道的事实,两家既然是亲戚,帮着亲戚打理资产并非什么奇怪的事。
解一凡嘴角一撇,又道:“但那段时间,国内很多人对私人经商非常反感,所以,无奈之下谢家只好把傅家的那笔钱转到了港府,有这回事吧?”
谢正微微点头。
“可那笔钱最后去哪儿了呢?”解一凡突然问道。
谢伯一呆,讪讪道:“全都亏了,呃,不过谢家最后承担了傅家的全部损失,而且是禽兽老公要不够双倍承担。”
解一凡轻轻摇头,道:“陆老爷子,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笔钱的去向吧?”
“这……!”陆麟德被解一凡步步紧逼,脸se阵青阵白。
“不愿意说?”
解一凡呵呵一笑,道:“那好,你不想说就由我来说吧。”
原来,那傅家是军伍起家,后来在一次战斗中偶然得到了两枚玉牌,更让傅姓人奇怪的是,那两块玉牌居然和自己老婆带来的嫁妆有九成相似之处。
当然,那个时候有玉牌外形相似并不会引人注意,玉牌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傅姓之人重视。
直到四十年前的一天,陆麟德刚好去京城办事,等办完事之后陆麟德又顺便和傅姓老乡见了一面,就是那天,玉牌的秘密让陆麟德发现了。
陆麟德老jian巨猾,怎么都不肯将秘密告诉别人,特别是当他听说傅姓之人偶尔得到了两块相似的玉牌时,一个计划便在他心底诞生了。
首先,陆麟德并不着急谋取傅姓之人老婆嫁妆,而是给傅姓之人出了个yin损的主意,而点子就在会稽谢家身上。
傅姓之人哪里知道陆麟德会算计他,当时便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这才引发后来的故事。
第0280章 简白的真实目的
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谢老哥我对不起你”
还洝降冉庖环舶鸦八低? 陆麟德就已经彻底举手投降了站起身子深深朝谢老太爷鞠了一躬
谢老太爷眉头一皱疑惑看向解一凡希望这小子能给他一个解释
解一凡苦涩一笑道:“您老还洝教? 陆麟德为了得到那两块玉牌先是让傅家把钱拿到谢家來投资然后又利用自己在港府的隐藏公司使谢家亏掉了那笔钱这样以來谢家肯定会全额赔偿傅家损失”
谢伯点点头道:“这件事我记得当年我们不仅赔偿了傅家损失而且是双倍赔偿”
“如果只赔他本钱就洝胶髞淼氖铝? ”解一凡长叹一声说道
谢伯一愣道:“为什么这么说”
解一凡看着陆麟德冷笑道:“因为陆麟德已经在背后全额赔偿了傅家而傅家再加上从谢家拿走的那笔钱等于一次就获得了本钱的三倍回报”
“陆麟德给了傅家钱”谢伯面露不可置信道
解一凡点点头道:“陆麟德的目的是想得到那两块玉牌他当然会下血本而且他明明知道已经有倭国人在暗中寻找失去的玉牌甚至已经把目标锁定到了傅家他
却仍然不死心……”
谢伯似乎悟出了点什么讶异道:“一凡你是说当时陆麟德把我们谢家拉下水就是为了迷惑那些倭国人让他们以为我们和傅家暗中做了交易”
“可不就是嘛”解一凡耸耸肩道
“陆麟德你太无耻了你怎么能在背后做禽兽老公要不够这种缺德的事呢”
谢伯的脸阵青阵白发出近似咆哮的怒吼
而再看陆麟德居然一脸深闺怨妇似的低着头
“陆老爷子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很巧密而且时候也的确像他想的那样居然瞒过了会稽谢家”
解一凡无语了真不知道四大家族家主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人耍这种无赖相摇摇头道:“可他千算万算却有一点洝剿愕? 那就是人家倭国忍者也不是吃白饭的虽然不知道玉牌究竟被傅家卖给了谁但人家会用笨办法死死锁定谢陆两家不松口这一下就过了四十年”
听到这些自己完全不知道的秘辛陆建文叹息了一声有气无力坐到椅子上禽兽老公要不够
这时谢老太爷颤巍巍站了起來走到陆麟德身边停住缓缓伸出手去
大家都满脸困惑看着谢老太爷不知道这老头要干什么
可几秒钟后令大家心脏差点停止跳动的事发生了只见谢老太爷陡然怒目圆睁右臂抡圆狠狠一耳光抽在陆麟德脸上
“啪”的一声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了就连解一凡也傻眼愣在那里
“这……谢老哥先别激动”
陆建文面红耳赤站了起來站在他的角度他刚才完全有能力去制止谢老太爷可他洝接心敲醋? 但仅此一次而已接下來他再不能眼睁睁看着陆麟德被人伤害了
谁知谢老太爷竟仰头朝天大笑起來“陆麟德如果不是你当年贪心何來最后你老婆死于非命何來你那个最争气的大儿子莫名其妙失踪何來……你你这是报应啊报应”
说到最后谢老太爷已经老泪纵横、泣不成声缓缓回头看了一眼解一凡神色僵滞道:“你害了你自己还不够还把我儿振贤一家害死让这孩子流落在外你你良心何在诶”
解一凡摇了摇头眸中全是震骇他一直以为受伤害的人是自己原來这陆麟德比自己更可怜被那些倭国忍者害的失去了两个亲人
而最可悲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陆麟德居然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最信任的阿德就是倭国忍者只怕今天晚上接二连三出现的事实对他的打击才是最大的吧
在场的人都愣了
方老太爷愣了方剑豪愣了张景泰和陆建文他们也愣了
今天晚上唱的是哪一出啊
“活该我的确活该”
终于陆麟德慢慢抬起了头眼珠子因为充血变得犹如厉鬼般可怕哆哆嗦嗦摸出一块玉牌丢在自己身边案几上“建文咱们走回去找阿德算总帐去”
“慢着”解一凡拦在了陆麟德身前
陆麟德冷笑淡淡看着解一凡道:“怎么就凭你小子也想留下我和建文两人吗”
“陆老爷子我洝侥歉鲆馑? ”解一凡笑笑道
陆麟德盯着解一凡道:“那你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