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快含住微臣的_第 16 部分阅读

..报复。”易依断断续续的说完一句话,花|穴处,由于他的挑,逗,变的异常空虚,易依不自觉的躬起身子陪着马君晨的动作。
“说,你想要我。”马君晨微笑的看着易依,手下的动作频率更是加快了。
“不说。”
“不说就不给你。”
“你是大坏蛋。”
“......”
“就算你是大坏蛋,我也想要你。”
...........
激|情退去,易依心满意足的躺在马君晨的怀里,小手不停的在他胸口打着圈圈。
“你有什么想问的?”马君晨看着易依一副小脑筋不停思索的样子,好心地问道。
“你明明就是个处男.....”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处男?什么意思?”可是没等易依说完,马君晨就纠结着一个没听过的词。
“处男啊,就是第一次的意思,就是说你明明就是第一次,为什么感觉你像个老手?”易依越想越郁闷,探头看向马君晨胸前的那颗红痣,果然没了。
马君晨看着易依眉头打劫的样子,嘴里舒了口气,他可不会告诉她,就因为他无意间看到了本小人书,更无奈的是他还过目不忘,所以才......
不过易依这种非正常人类的脑子此刻想的最多的却是:这春梦做的也太具体了吧....
127.谢谢支持 0129语嫣
(易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浑浑噩噩的又睡着了,直到感觉有些刺眼的阳光照在脸上,易依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眼睛,第一感觉就是,这里是哪里?四周不是她所熟悉的食物,不过再定睛一看,这个地方好像又有点眼熟,易依坐起身子,腰身的酸痛感让她全身打响警钟,下意识的朝身下看去,还好还好,身上的衣服穿戴整齐,你说说,一个春梦而已,杀伤力也太强烈了吧!
“你醒了?”马君晨推开门,手上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都是些清粥小菜,放在桌上,对着易依说,“既然醒了就吃点粥吧,你昨天发热了,今天吃点清淡的对身体好。”
昨晚的春梦,现实感实在是太过强烈,都有点让易依分不清哪公主快含住微臣的个是现实,哪个是梦境了,易依狐疑的看着马君晨,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好好的打量了一番公主快含住微臣的,“我昨天发热了?姣”
“嗯,不停的说梦话。”马君晨没有回看易依,只顾着在桌前把饭菜摆好,乘好。
梦话?要死了,按照他这么说,他应该一晚上都在,可是偏偏她昨天做的是与他在一起的春梦,她不会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吧?“我都说了些什么梦话啊?”
马君晨想知道易依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于是也不点破昨晚的一切,“你说了好多话。”
“好多话是哪些话啊?”易依都快急死了,偏偏还遇上个墨太太(墨太太意思为墨迹)。
“有说,你喜欢我。”马君晨随口说着,但是却在紧张的等待着易依的反应。
额~看来她是属于梦里做什么,嘴巴里就会边讲什么的人啊,易依尴尬的笑了笑,“只要你不要每天一个冰山脸,也许我会喜欢你的。”说实话还真怀念梦里的马君晨啊,那温柔的......还带点小坏,俗话说坏的刚刚好的男人最要命不是吗?不过今天的马君晨也有点不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易依一时也说不上来,不过这个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还说了什么梦话?籼”
马君晨详装思考的样子,“你还说了很多,有什么四夫君啊,冉冉啊,什么我要,你坏什么的。”
易依越听马君晨往下讲,脸色就越黑,妈妈个蛋,她是不是把整个梦都全盘托出了,于是赶紧陪着笑脸对着马君晨狂献殷勤,“你听过就算了,千万不要记到心里去哦。”
“俗语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的梦真是......而且还喊了我的名字......”马君晨整理了一下衣摆坐在桌边的凳子上,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水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她难道那个的声音,他全部听见了?晕啊,要是被他知道,她在梦里把他xxoo了,他会不会劈了她啊,否定,否定到底,“怎么会呢?你肯定是听错了,听错了。”易依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穿外衣,诶?怎么回事?她记得她昨天穿的是自己设计的衣服,怎么今天身上的......易依狐疑的眇了马君晨一眼,看到他镇定自若的样子,心里打消了是他为她换衣服的可能,可是......不管了,先起来再说吧,穿戴完毕的易依小心翼翼的坐到马君晨的对面,近距离的看着他白皙剔透的肌肤,俊朗的眉眼,还有那微微凉的嘴唇.....要死了,她在看什么啊?还在回味昨晚的他吗?心急之下的易依随手夺了马君晨手上的茶杯,一杯茶被她咕噜咕噜的喝下肚好镇静一下自己的思绪。
马君晨看着自己用过的杯子,微微一笑,“这是我用过的杯子。”
不过易依看来,那微笑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含义,肯定含有嫌弃的成分,于是撅撅嘴,她又不是携带什么传染病,同用了一个杯子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易依端着那个被她一饮而尽的空杯冲着马君晨眨眨眼,嗲声道,“哎呦,大男人不要这么计较嘛!放心,放心,我没病的。”
“你从哪里看出我计较了?”马君晨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笑嫣挂上嘴角。
“没有吗?嘻嘻,那最好,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