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卵器bl_第 9 部分阅读

所以他的出名排除机遇这么一说后就显得十分牵强,如果说他想给自己创造机会也不无可能。”
纪成磊明白这话背后的意思,也就是说裘榭很有可能为了扬名而做出让人不耻的事来。恰巧将颜薇的照片照下不是没这可能,可是机会稀少,他们也就必须将裘榭故意制造机会的可能性纳入调查中。
“我那会无聊,就在街上闲逛,然后看到有人躺在后巷。我是记者,遇到这种事当然是第一时间跑去看是怎么回事,可是没想到让我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是颜薇,我知道她不仅在娱乐圈有花旦的美名,而且还是颜市长的女儿,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纪成磊一直盯着他的神色看,如果他说谎肯定会有神情间的慌张,可是他说得条理清晰,除了在说这件事时难以压制的兴奋外没有其他神情,纪成磊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这样泯灭人性,一心想着的都是自己的名誉,没有一丝的怜悯之心。
“看到有人躺在后巷,还衣衫不整,你都没有想过要报警或者打120?”
纪成磊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人。
裘榭转了转眼珠道:“我当然想过,可是如果我打了120,颜薇的事就不能成为我手中的独家新闻,所以我当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纪成磊微微一笑道:“你还挺聪明的!不过你怎么过了这么久甚至于颜薇死后才将这则消息放出来?你应该知道人死如灯灭,你把它放出来顶多引起一阵轰动,之后肯定会不了了之nAd1(”
“我只是想要掌控独家报导,又没有想要将她弄得见不得人!”他的样子似乎在等着人夸他的那份“善心”。
纪成磊嘴角微抽,眼神里越多的都是嫌恶。
“这么说来你知道她在那之后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忍着没爆料这个重大新闻,就等着她死了再来爆料,想给她留面子?”
越说就是越多的嘲讽,纪成磊完全不明白这人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
裘榭激动地站起来,就差指着纪成磊的鼻子开骂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是我杀了她?我也有忧虑,当然得慎重考虑是否发出去,稍有不慎就是一张催命符,我当然得有万全之策。”
每句话都能蹦出一个成语来,真是学文学的,让人受不了。
纪成磊已经不想和他废话,直接在气势上压过他,迅速起身站立:“你想要掌控独家新闻,所以在后巷强x颜薇,将她的照片掌控在手里,然后敲诈她,如今她死了,你没了取钱机就想要用这个新闻为自己谋取出路,因为你知道颜市长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和你作对,毕竟他不会让别人去抓他的把柄,不过更重要的应该是颜市长根本没有将你放在眼里!”
夏瑾透过反光玻璃镜将审讯室里的场面看得清清楚楚,包括裘榭的动作和神态。
不得不说,如果他说的是实情,那便不存在揣摩的成分;如果是在演戏,那这个人是天生的戏子,演戏已经炉火纯青。
她将他的家庭情况在脑中过滤了一遍…
父亲是建筑工人,性子略显怯弱;母亲是家庭主妇,性格显得强势。家中身为丈夫、父亲这一角色的人受到容易受到尊严的挑战和打压,这样畸形的家庭会给孩子造成心中的阴影,在家庭中感到压抑nAd2产卵器bl(
家庭中得不到温暖,就会急切想要在其他方面得到重视。可是裘榭没有女友,二十九岁的年龄应该有很多亲戚朋友为他介绍,可是他至今没有女朋友,只有可能是他心高气傲,也就是说他不想他以后的家庭如他现在的家一样充满打骂。
他的思路没有停留在父母那一辈的情况,不只是想着有个人过日子反而觉得应有所突破,他的确是一个有思想的聪明人。
个聪明人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和重用,后果可想而知。
夏瑾微微弯唇,将一抹幽暗的视线掩在昏黄的灯光下。
门开,傅凌帆从黑暗的阴影里出现,一下子变得通明,照在他身上的橙黄|色光芒如同暖阳般为他俊逸的面颊抹上一层晕染的霞光。
“这几天我忙的事有着落了,你肯定会大吃一惊。”
------题外话------
傅先森干什么去了呢?有人想来猜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51章 凶手隐暗处
?
因为颜薇的身份特殊,在最初的法医鉴定后就被颜鼎收回了尸体,并摆了灵堂吊唁。
“他这么急忙忙地将颜薇的尸体要回去,是想要遮住什么?”颜鼎不会做无用功,他拿回颜薇的尸体必定是怕法医在颜薇的尸身上查出什么。
“起初给颜薇做法医鉴定的胡医生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他给颜薇做了鉴定后离开看起来没有多大原由,仿佛只是因着年龄到了才退休一般,实际上…”傅凌帆顿了顿,婉转一笑,笑意嘲讽间足见风情万种的面部棱角。
“颜鼎封了他的口!”夏瑾接过他的话,将他的话说完。
傅凌帆抚上她乌黑的发丝,将她的黑发缠绕在指尖把玩:“颜鼎想要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