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吻狂魔那一期让女的吃大雕_第374章 亲家

方晨初低下头来没多说话,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包纸巾,抽了两张之后伸到了那个女生的手边,“擦一下吧。”
那个女生的脸已经爆炸式的红润了,刚还想搭两句话,就发现眼前的那个永远近在咫尺远在天边骗吻狂魔那一期让女的吃大雕的人已经没有再看她了。
而是看着刚才那个踩了她鞋的人。
“叔叔,你没挤到吧?”方晨初的脸上都挂上了一丝笑意,但仔细看还是有点牵强的。
倒是宋光阳被惊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么快就看见方晨初了,自己这才刚刚进学校那,这么巧的吗?
再结合一下刚才那些女生的话题,宋光阳立刻会意了,“刚才被校花告白的就是你啊?”
这一个很平常的问题,要是平常的男生早就用来炫耀了,但方晨初却是反应急快的推拒着,“不是的,叔叔你听我解释啊,刚才那都是闹着玩的,你别多想啊。”
听了这话的宋光阳倒是真的没多想,反而还更开心了不少,看这个臭小子的态度,对于自家那个傻女儿还是蛮在乎的,果然是个不错的……臭小子。
宋光阳看着方晨初的眼睛里,满意度直线飙升,一下子就又恢复到一年多前那种感觉了,再过了几秒,看见那手捧玫瑰花的校花的颜值时,满意度又上升了不少。
这个都能把持住拒绝,一定是真爱啊!
宋光阳单手在方晨初的肩膀上拍了拍,想说宋颂和你分手其实是有原因的,你也别介意什么的,要是有错那也是叔叔当年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才导致你们两个人分开了这么长时间骗吻狂魔那一期让女的吃大雕。
但是转念一想,身边的人那么多还是不方便说的,“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坐坐吧?”
方晨初哪能拒绝啊,虽然他不知道宋光阳这是要干什么,但也是看出来了宋光阳有话对他说,而且应该蛮重要的。
他点点头,之后就转过身看了一眼另外一个方向,“叔叔,要不先和她说一下吧,她应该是来接你的骗吻狂魔那一期让女的吃大雕。”
宋光阳愣了一下,谁来接他的?
没人来接他啊?
等他顺着方向看过去,就看见了站在另外一个小人群的宋颂,立马反应过来的解释着,“她啊肯定不骗吻狂魔那一期让女的吃大雕是来接我的,昨天就跟我说了让我自己上去找她,她要骗吻狂魔那一期让女的吃大雕在寝室里和室友好好的聊天告别什么的,应该是想来看你,自己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找的借口吧。”
宋光阳毫不心虚的拆着女儿的台,反倒是感觉自己干了一件很不得了的好事一般,哈哈的连笑几声。
两个人在这边的动静也蛮大的,宋颂那边很快就听
见有人再说她爸过来了,还在和方晨初聊天。
宋颂的心尖尖立马就抽了一下,不好,她就没想到两波人会这没快的偶尔,她还没有交代宋光阳什么话该说
,什么话不该说呢。
就比如当时分手的原因那件事情,她就不希望他现在说出来,不然被方晨初那个人知道了,那肯定立刻来找她复合,然后还怪罪她怎么都不告诉他之类的巴拉巴拉。
这种模式的复合没有任何意义,她就想着,不论怎么样,当初的分手就是她提的,自己也要靠实力把方晨初给追回来才能挽尊,以后说出去多有面子啊!
自己一追就把曾经的校草给追到手啊!
当然校草追她也很有面子,但是宋颂还是更喜欢前者。
宋颂一边和方骗吻狂魔那一期让女的吃大雕雅慧聊天一边心里焦急着,就怕自己哪里慢了之后,宋光阳就已经一秃噜的把实话给说出来了骗吻狂魔那一期让女的吃大雕。
她站在原地就像是蚂蚁上了热锅一般的,别提多吸引人注意了,就是方雅慧也看出来了她的不对劲,想问问宋颂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的,就被宋颂带着走了几步,“阿姨,我爸来了,你看要不你们两个聊聊今天晚上去哪吃饭吧?”
方雅慧疑惑的看了一眼宋颂,刚才不是还不愿意吃饭呢吗?怎么现在就这么积极了,不过也对啊,高考前正常的心里反复而已。
方雅慧没多想的就叫住了那两个人不知道要往哪走的人,让方晨初往后站一点,自己要跟亲家聊天。
在场所有人,就是宋颂方晨初还有宋光阳都腿一哆嗦,刚才说了什么东西?
亲家?
宋光阳再看向方雅慧的时候,那脸上的笑容是真的挂都挂不下了,别提多开心了,“没想到啊,还真的能再听到你这样喊一次,真的是……”
方雅慧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好脾气,却也很倔强的男人红了眼眶,又是一愣。
今天她是不是不应该说话啊,不然怎么宋颂看了她红眼眶,这个曾经的下属员工也是的。
她不是很懂,但也伸手在宋光阳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以周围一圈人都能清楚听到的正常音量说了一句,“那当然啊,两个孩子之间的事情不影响我们的感情,再说了,小情侣分分合合,打打闹闹的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身为小情侣的宋颂和方晨初,各自都回想了一下这自从分手以后的老死不相往来,慢慢的低下了头。
而方雅慧一口一个亲家,喊的次数多了,宋光阳脸上的笑容就越深。
“哎呀,当初那的确是宋颂做得不对,但是她也还小吗,所以一时冲动再加上我们家当时……”
宋光阳一个开心的忘了形,就差点当场把这句话给说出来,而宋颂听到这,也是干脆的死命的咳了半天,总算是干扰了宋光阳剩余的话,挽留住了自己刚才困扰担心了半天的话。
就是她咳完之后再抬起头来,就看见了三双眼睛担忧的盯着她,宋颂立马恢复正常,然后条件反射的对方晨初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方晨初微微拧眉,就直接移开了视线,让宋颂心里又挫败了一点。
哼,这个别扭鬼,心里怎么想的还不知道呢,就在这里装作漠不关心,有本事别担心的看着我啊!
宋颂在心里特别得意又嚣张的翘着二郎腿,就差几首歌了。
四个人站在这里聊了好一会儿,再回过头的时候,就发现刚才那手捧玫瑰花的白雅兰已经不见了,倒是地上多了几片残破的花瓣碎片。
宋光阳多看了两眼,“小初这个魅力还真的很吸引人啊,想当年我都没有这个待遇啊,真的是太令男人羡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