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把手张来男生捅_第 10 部分阅读

太快了,让我没看清其中的含义,他仍是优雅的微笑着,清朗地回声道:‘凤凰一族不愧是神鸟,见多识广,不错,正是‘杀神‘!不过......‘
他微笑着用眼睛向周围坐着的众妖看了一圈后继续说道:‘不过......将它说出来,有些不妥罢!‘
什么意思?我挠挠头,说得这么神秘?那个‘杀神‘是什么?我回头看向大蛇,刚想开口寻问,却见他一脸严肃地盯着鬼一磨叶月,双眼微眯,右手轻轻地握拳,松开,再握拳,松开......我愣住了,这个动作,我小时候曾见过一次,那是在南海妖城时,大蛇曾灭了因得了失心疯而拼命吃妖的一个散仙,在他动手之前,他的手就是这样,握拳,松开,握拳,松开......
我视线瞄向鬼一磨叶月,到底是什么让大蛇对他动了杀机?那个‘杀神‘到底是什么?‘杀神‘,是指能杀了神吗?我挠挠头,烦哪!
‘我输了!‘白斩没什么表情地拭去嘴边的血迹,旋身飞离了擂台,接着便消失在籐条组成的围场内。咦?这么干脆?果然是小鸡的胆子,一点点小。
‘下一场--‘尖细如太监的声音从场中传来,一个穿着红色官服的身影凭空在擂台上冒出,‘灰清--蛇族,与鬼一磨叶月--鬼族于半柱香之后比试--‘
细长的声音刚刚把话说完,‘噗‘的一声,那个声音像太监,长得像太监的红色身影就消失了,正在我惊奇间,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扑上我的胸口,道:‘喵呜--那是咱家变的,咱家在人间的武状元比试上,就看到这么一人,声音尖尖细细的,明明是个男的,却像个女的,嘻嘻,咱家就把他变出来了!好玩吧!喵呜--‘
我低头看着趴在我胸口的那只怪猫,满腹怒火,我和它有仇么?怎么老是占我便宜?用一只手拎起它,正准备来个标准的铅球远投,却被另一个相似的声音打断!
‘喵呜--不错,不错,孙子,看女人的眼光和你爷爷我一样棒!喵呜--这蛇女可是又大又软啊......‘我回头看看大蛇手上的那只说个不停的雪白怪猫,又看看自己手中那只,一模一样的两只猫......一模一样的两只变态!
‘冰......晶?‘
咦?灰清的声音?随手把手中的猫向后一抛,将视线转到擂台上,灰清也真是的,想我了也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啊啊啊!那是我?我?
‘清君,还请不吝赐教!‘鬼温和的嗓音飘荡在广场上,却让对面的灰清脸色灰灰,哦哦,他生气了!
不过,怎么回事?我看着广场上,鬼站在右边,灰清站在左边,而‘我‘,站在中间,手里拿着一把剑对着灰清!灰清,你的脸别再继续发灰了,那个‘我‘不是我啊!我不可能有那个胆拿剑对着你的!
‘真体傀儡?‘灰清冷冷地看着鬼问道。
‘是,机缘巧合之下,有幸得到冰晶桑的秀发,做为敬意,做了这个真体傀儡!还请指点!‘鬼在笑,鬼在温和的笑,鬼站在那里无耻的笑......咒你们鬼族永远和那些动物杂交!得爱滋吧你们!
‘灰清!不用担心,杀了我吧!‘我在看台上大声喊,手指着站在擂台上的‘我‘激动不已,惹来一大堆视线,嘿嘿,好像没人欣赏我的豪情啊!慢慢缩回手,真尴尬!
‘真体傀儡......‘灰清冷冷地瞄了我一眼,不紧不慢地说着,‘取他人身体上一物,和着泥土与妖力做成傀儡,即便不是出于本体的意愿,只要傀儡受伤,本体也会受伤,傀儡若亡,本体也亡!‘
‘什么?‘我惊叫,无耻啊!伤了傀儡,我伤(或亡?)。不伤傀儡,灰清输!灰清输不要紧,可输得这么没面子......我不要!
男人最宝贵的就是面子,可我的命也很重要啊!两相权衡之后,我做出了结论,对着擂台喊出我的决定。
‘灰清,我会一直支持你的......‘敬意的眼光纷纷向我飞来。
‘......为了能让我一直支持你,你认输吧!来吧,来吧,让我支持你一辈子吧......‘
‘噗--‘在喝茶的众妖喷了!
第七十二章
‘灰清,认输,灰清,认输......‘
我兴高采烈地在妖长老们的看台上大声呐喊,就差没跳大腿舞了!哦喔,我真是天才啊,灰清认输=没了男人的面子(或说是尊严?)+我不用受伤或死=没有妖女再缠着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