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归来当奶爸 我本长生_第2250章 不死不灭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洛水月怎么可能就这样顺着对面的意思答应,立刻反口说道。
然而羽沧澜只是轻掩着笑意道:“这也不是你能拒绝的事情。”
洛水月眉头紧锁羽沧澜的强势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本以为这个蓄谋了许久的一界王者会更有耐心的策划着,没想到却是如此直接,亦或者……
“你想要赌什么?不只是一对一吧?”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你也不会答应吧?”
洛水月没有回应,对方这明显带着试探意味的话语洛水月还没有傻到正面做出回应,羽沧澜看到洛水月没有动静继续道:“就由你们这里所有人,而我们是这四人,就一战胜负而分如何?”
“你确定?”洛水月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这样做,明显对于天魔界的人而言是有些不公平的,洛水月有自信牵制住羽沧澜,胜负?在没交手之前,她肯定对方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否则刚才也不会说出那样试探的话,除非对方的实力不只是明面上的着一些,而那样的话,从一开始洛水月这边就没有胜算,羽沧
澜就更加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自然,我很清楚我之前说的是最坏的方案,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愿意那样做,但就像我说的那样,你若是非要想跑我也不可能拦住你。所以才需要这个赌。我会在此地划出一片空间,在这个空间之内胜负未分之前,谁都不可能离开此处,只能死战到底。这样不就简单了长生归来当奶爸 我本长生许多。”
洛水月皱眉感觉到有些不太相信,毕竟一个能够将伪帝之境困住的空间,可不是说建造就能建造出来的,但很快洛水月还是顺着羽沧澜的意思说下去:“就算你真的能够创造这样的空间,你又能靠着什么来确认这个赌注呢?我说过了,我一个人不能决定炎黄的归属。”
“不,你可以。”
“嗯?”洛水月不解的看着羽沧澜。
“我能够代表天魔界,毋庸置疑,只要你胜了我自然会离开放弃此地。而你虽然不能代表炎黄,却足够作为下达这个赌注的人了,因为你的命就具有这样的价值。”
洛水月听到这里一下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你想要用我来威胁枫?”
“没错,我虽然对那个人素未蒙面,但是两个我所知道的人都告诉你,为了你萧枫会做出这样的妥协,所以对你而言,你只要将你的命交给我就够了,当然我要的是活着的你,而非死的你。”
“那我若是在战斗之中不幸没了性命呢?”
“放心,你不会有这样机会的,在那个空间之中,没有人能丢掉性命。”
“你指的空间到底是什么东西?”洛水月眉头紧锁越发的感觉到不对劲,羽沧澜此刻说的话完全不想是突然想到的,这一切仿佛是早就预谋好的一样,想要达成羽沧澜说的这些东西,不做到完全的准备是根本不可能的东西。
羽沧澜没有回应,伸出手,一枚彩色的晶石出现在他的手中旋转着,上面传来的浓郁天道之力让在场所有人几乎要跪下来,这是无比纯正的帝境威压,一个真正的帝境强者才能够有的威压,就算是洛水月在这东西面前也多少受到的影响。
“这是大帝之物?”周青在一边惊叹的说道。
而看出了更多东西的洛水月皱眉道:“不,这是炎黄之中那些有着无尽寿命的远古大帝才能拥有的东西,是洛天书么?”
“果然你知道的东西比这些人多得多啊,没错,这东西是我从洛天书哪里得到的,我很明白一个亡命之徒是不可长生归来当奶爸 我本长生能真正夺得炎黄世界的,我需要这股力量,这才是为什么,我迟迟没有进军炎黄的原因。”
一边周青心头大惊没想到羽沧澜对这一战的准备竟然缜密到了这种程度,然而看着这里数万的天魔族,周青还是有一点想不明白的开口道:“那这些天魔族呢?你之前做的一切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拖住你们的脚步,以及……”
长生归来当奶爸 我本长生“活祭。”洛水月补充的开口道,这里剩下数万的天魔族根本不是用来进军天魔族的最大底牌长生归来当奶爸 我本长生,这些生命不过是给这个远古大帝赐予的晶石补充能量用的罢了。
“聪明,不过对他们我也不是没有抱有丝毫的希望,若是能够顺利的踏频炎黄自然是再好不长生归来当奶爸 我本长生过,只是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将一切放在他们身上罢了。还有你有一点还是看错了,这几万的性命,可还不足以激活这晶石,你我的力量都需要灌注到晶石之中,才可能打造出那个可以让任何人都不死在其中的特殊空间,我知道你还在想着这是不是一个陷阱。但是你应该也很需要这特殊的空间吧?想要激活你身上全部潜力而不死,这样的空间是必不可少的,这是眼下唯一一个你能够不付出太多代价就用完全的实力应对我的办法。
”
输了,就是一无所有。赢了,则能够平定天魔界的入侵。
不得不说洛水月心动了,她知道羽沧澜会选择这么做,肯定有着极大的胜算,但是不这么做洛水月还能用什么办法呢?此刻她根本阻燃不了羽沧澜的脚步,跟重要的一点是,洛水月清楚哪怕是我,也不可能和真正的伪帝之境的交手,这点从我当初面对萧玄溟做出的选择就可以看出来,洛水月不想要让我来面对羽沧澜,她想要一人独揽这件事情。
洛水月深吸了一口气刚要给出回应的时候,一股气息突然朝着此地飞来轻声开口道:“那不知道算上我一个可不可以呢?”
一个穿着布衣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洛水月看着此人眉头一皱完全不知道是敌是友。
羽沧澜瞥了此人一眼轻声道:“你不是炎黄之人吧?为什么要趟这趟浑水呢?”
“因为有一个人代表炎黄收留了我,我这个人虽然心早就死了,但是知恩图报还是知道的。”
洛水月听着两人的对话诧异的看向老者:“是枫吗?”
老者点了点头道:“名字我早已不记得了,几位叫我渔老就好。”
“我若是不呢?退步,我已经做了很多了。”一直在循循善诱让洛水月接受这场惊世之赌的羽沧澜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反常态,这让洛水月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而晚一步达到的渔老却看穿了一切。
“你是退了长生归来当奶爸 我本长生,但是真正进入了那个空间,以你加上你身后那个女子三名伪帝之境的实力,他们本就没有任何胜算吧?”
“三名伪帝之境?”洛水月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羽沧澜,她是确定了羽沧澜有着伪帝之境的实力,但是她也确实没想到,除了羽沧澜之外,竟然还有一人伪帝之境。
看到自己的陷阱被完全拆穿,羽沧澜也没有任何波动轻声道:“你如此说出来,我不是更加不可能答应你了,我为何要自己丧失自己这个好局面呢?”
“用一句你刚才的话给你,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渔老虽然才刚刚赶到,但对于刚才羽沧澜说了什么,似乎完全知晓。
第一次羽沧澜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事情朝着他意料之外发展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渔老继续道:“你手中那个东西是能够创造出那样的空间,你的判断也没有错,此地三万的生命不足以完全打开那个空间,但你应该没想到吧?就算是加上你想要隐藏的那名伪帝之境的力量,也不足真正创造出那个空间。万物不死不灭之境,这个专属于炎黄远古大帝才能有的境界,不是三名伪帝之境就能创造出来的。”
这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洛水月目光看向了那枚晶石,她万万没想到这东西竟然会和远古大帝不死不灭的性质有关,不过很快她的目光又便宜到了羽沧澜身后那个女长生归来当奶爸 我本长生子身上,这个被渔老称之为也有伪帝之境的人,洛水月在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异常强烈的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绝对不仅仅是一面之缘那么简单,这是有着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才能留有的熟悉感!
这除了羽沧澜之外的,另一个伪帝之境到底是何人?!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