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叫到家里玩了一个星期文_第 6 部分阅读

“褚唯一,高中的时候,你就喜欢吃学校小店里的烤香肠,这么多年你的口味怎么一点都没变?”他沙哑地说道。
褚唯一突然被鱿鱼呛到,剧烈地咳起来。
宋轻扬见她脸呛的通红,连忙把手里的奶茶递过去,一手
拍着她的背。
褚唯一灌了几口奶茶,终于缓过来。“谢谢。”
“有没有好”他敛眉。
褚唯一深吸一口气,“鱿鱼有点辣了。”冷静过后,她看到自己的左右手。
左手鱿鱼,他吃过的。
右手奶茶,他喝过的。
褚唯一尴尬,实在太尴尬了。这就是间接接吻了吗?
唔,她暗暗咬着牙,脸色绷得
紧紧的。
自己似乎对他完全没有抵抗力了。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她说,“学校食堂烤的香肠特别的香,而且便宜,一块钱一根。你记性真好,高中的事怎么都记得。”还是这么小的事。
“那个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不会啊。我现在也好好的。”
宋轻扬抿抿嘴角,“褚唯一——”
他似乎很喜欢叫她的名字。
“嗯?”
“其实我没有女朋友。”他定定地看着她,比她高半个头,他低着头,她微仰着下巴。他的眼底似有浓墨在慢慢散开。
热气笼罩着两人,被同桌叫到家里玩了一个星期文褚唯一发觉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热。
“我没有女朋友,以前没有被同桌叫到家里玩了一个星期文,现在——还没有。”他用着清澈的嗓音说道。
褚唯一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被同桌叫到家里玩了一个星期文,他似笑非笑。
“宋轻扬,我也没有男朋友,要不我们试试吧。”她眨了眨眼睛,情不自禁地说道。
哎,是谁在说话。是谁!
被诱惑了,怎么把心声给说出来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小口琴九块钱一个。”商贩喊起来,走到他们身边推销着,“小伙子,给女朋友买一个吧,你听,吹起来很好听的。”
褚唯一脸红的和番茄一样。
宋轻扬问她,“褚唯一,你挑个图案吧?”
褚唯一唔了一声,挑个猫的图案。“好像我家大喵。”
刚刚两人的尴尬就此带过。
两人逛到十点多,宋轻扬开车送她回家。一路安宁,褚唯一虽然有些困,却强打着精神。
车子还是停在老地方。
被同桌叫到家里玩了一个星期文“我回去了,你路上小心。”她解开安全带。
宋轻扬收回视线,转头看着她,“这里是不是要拆了?”
“嗯,还有一个月吧。”
“以后你要住哪里?”
“我已经找好房子,等到这里开始拆迁我就搬。”
宋轻扬拧眉,“我听说还有几户拆迁款没有谈拢,一直在做钉子户。你晚上要把门窗锁好。”
褚唯一连连点头,好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这样叮嘱被同桌叫到家里玩了一个星期文她了,她的眼前微微发酸。
“你有没有想对我说的?”宋轻扬轻声问着。
褚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