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好好老师奖励脱罩子_第 6 部分阅读

看我,暂时住在这里……」
「日本?」她锐利地看着叶湄,「你别告诉我,他就是你在日本那个男朋友?]
叶湄沉默着,几乎已等于默认了姊姊的猜测。
「小妹!」叶翡生气地叫嚷起来,「你搞什么!你为什么还和这个人在一起?你不知道再拖下去是没有结果的吗?那个女孩呢?她醒了没?]
一串连珠炮般的问题,急得叶湄赶紧将姊姊拉*门口,「姊,你不要再问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你知道?你真的知道?你真是昏头了才会又跟他在一起!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又能在一起多久?到时候还不是要分开?难道你打算做他一辈了的黑市夫人,永远见不得人?]
「姊!不要把我们说成这样!」叶湄沉痛地说。
「我说的是实话,」叶翡脸色严肃,「你是我妹妹,我必须将最糟的结果事先说给你听。你想想看他能给你什么承诺?他能跟你在一起一辈子吗?万一那个昏迷的女孩醒了,你们还不是要分开!」
「不!不会!我们绝不会再分开。]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衣着整齐的唐衡自客房走出来,一夜末眠的他看起来仍器宇轩昂。他直走到叶翡面前,伸出手,很诚恳的说:「你好!你是叶翡吧!我是唐衡。」
叶翡极不情愿的也伸出手。
「我在里面全听到了。很对不起,让你担心,」他扶着叶湄肩头,「叶姊,我以人格向你担保,我绝不会对不起小湄,也不会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事实上,只要小湄愿意,我们随时都可以结婚。」他坚定地说。
「你——」叶湄意外地看他,他轻轻点点头。「那……那个女孩的事你预备如何处理?」叶翡冷静地看着他。
「我会和小湄一起照顾她,」他深情地执起叶湄的手,「小湄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任何事情来破坏我们。」
叶翡定定看了他们半响,才说:「我希望你真的能做到这些。还有,小湄,这么大的事你最好先回台南向爸妈说一声。」
下午,唐衡陪着叶湄回到台南。
叶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她不知道一向保守的父母能接受她和唐衡吗?地不知道自己还能跟着唐衡多久?桐岛奈江只是暂时昏迷,她不知道奈江醒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唐衡提议两人随时可以结婚,但叶湄拒绝了,她不愿在奈江末醒来前就先结婚,她的心会忐忑不安。
她始终忘不了病*奈江那张毫无血色、木然的睑学生好好老师奖励脱罩子……还有,她从那么高的悬崖上往下跳——
出乎意料的,原本以为会严厉反对的双亲,竟然在和唐衡长谈之后,点头首肯了。
「好好对我女儿,小子!我把她交给你了。]叶父年过半百的脸上透着一股慑人的威严。
「老爷子!你——」坐在旁边的叶母一脸愕然。
唐衡和叶湄则是惊喜交加的互望。
「放心吧!老伴,这个年轻人靠得住的,」叶父拍拍太太的手,「我叶顺生当了大半辈子的训导主任,不会看错人的!」叶父十分欣赏这个年轻人的诚恳学生好好老师奖励脱罩子,对爱情的无惧无畏,最重要的是,他眼神中对女儿深厚的感情。
「爸!谢谢你!]叶湄喜不自胜,抱着老爸就是一个又香又甜的响吻。
「少灌迷汤了!」叶父呵呵笑道,又正色说:「唐衡,好好待我女儿!别让她受到委屈。」
「世伯、伯母请放心!我会的。」唐衡坚毅的回答,他的视线又胶着在叶湄脸上,眼眶中满满溢出的缱绻爱意足以将她融化,将她淹没——
「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北上列车上,叶湄满足地将头轻靠在唐衡肩上,「能得到爸蚂的祝福,是我最开心的一件事。」
唐衡揽著她,骄宠的说:「小宝贝,你不知道你老公的诚意多感人,世伯就是被我这种百折不挠、可歌可泣的诚意所感动的!」
「你少自大!我爸是看你可怜,才投同情票的。]叶湄嗔道。
「同情票也好,什么票都好!」唐衡心满意足地拥着她,「当你爸说要将女儿交给我时,我的心都飞到天上去了!」
叶湄深深倚在他怀里,甜蜜地品尝这股源源不绝的爱情*。
车过新营、嘉义,斗六、斗南……快到台中了,她不经意的说:[台中……好久没来溪头了吔!我记得以前每隔几年我总会上溪头一趟,那里是我很喜欢的地方,嗳!过一阵子,我们忙完所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