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葡萄一颗一颗塞进榨汁_第 1 部分阅读

无间道
太阳黑子作品,改编自桃山漫画“危险的刺激”
(一)
“我们公司有内奸!”
今天一早便召集了最信任的两个高级经理,在会议上咬着雪茄的社长以严肃冷酷的声音道。
“真的吗?社长……”两人都发出了疑惑和讶异的声音。
“对,K社今天的新商品发表会,将会发表我们也筹划了很久的那件MA151号商品!而且,这已经是今年第二次我们被对手抢先发表新产品了!”社长激动地道,同时也大力搂了搂身旁的秘书。
这秘书名叫影云,看上去年纪大约二十八至三十岁左右,长得十分高大,美丽姣好的脸孔化上了适切的化妆,有种艳光四射的感觉;短发、深刻的眼神和坚毅的嘴唇,则似在反映着她强情和硬朗的性格。
她不但高大而且身材也颇为骄人,丰满的胸脯、有量感的下围,和修长的双腿,在在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体的魅力和挑逗力。
但虽然她是如此惹人注目,公司内的一般员工谁也未想过把葡萄一颗一颗塞进榨汁去对她出手,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她早已被社长看中了。
“你们快帮我查出谁敢泄漏我们的机密,快!”
在社长一声令下,两个高级经理立刻慌忙地答应誓要找出泄密者,然后
便离开了社长室。
到室内只剩两个人时,社长才收起怒容,改以轻柔的声音向身旁的影云道:“你也帮我查一查,好吗?我总是不放心那两个饭桶……”
“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令社长失望。”
“对,你从来也没有令我失望过,无论是你的工作表现,还是你“身体”的表现,呵呵……”
Yin笑中,社长大力扭了扭影云那结实而份量十足的美臀一下,只令影云浑身一颤,发出了花枝招展的笑声。
不久之后,影云也退出了社长室,一出房门外,她便看到坐在自己的位子前面的仙儿。
那是社长在两个月前才刚聘请的“助理秘书”据社长说这是为了分担一下影云的其中一些枯燥和机械性的文书工作,从而令影云能有时间开始涉足一些更高层次的管理和行政工作。
不过,看在影云眼中这个仙儿却是个令她不大舒服的存在。
二十三岁的仙儿大学毕业才刚一年,样貌清纯娟丽,而长长的秀发和温婉的眼绅、斯文的举止,令她拥有着一种影云所没有的温柔和大家闺秀般的气质。
(……
看着正在全神贯注地打着档的仙儿,影云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妒意。
(二)
啪嚓!
“啊啊呀!……”
在公司的地下仓库紧闭着的大门后,隐约传出了一阵阵异样的拍击声,还有一把年轻女郎悲痛的惨叫声。
啪嚓!
“咿呀呀!”
在仓库正中央的一个空间中,新人秘书仙儿正双手高举被天井垂下的麻绳束缚着手腕,本来是斯文整洁的纯白色衬衣、深啡色的窄身短裙和棕黑色的丝袜,现在却出现了一个个破洞和裂口,由裂口处露出的肌肤,已经刻上了一条又一条瘀红的伤痕。
“不要,请放过我!我不是什么间谍……”
“再打!”
啪嚓!
啪嚓!
“哇呀呀!!”
在社长一声令下,站在仙见旁边的一肥、一高两个高级经理立时挥起手中的一字型长鞭,狠狠地向着仙儿的身上击落!
那并不是一般SM玩意所用的鞭,而是拷问用的厚硬牛革制的长鞭,每一鞭破空击落之后,都会令身上衣物像纸扎般撕裂,然后在雪白滑嫩的肌肤上留下一条像蚯蚓般肿起和渗着血的疤痕!
“说!是不是K社派你来的?”
“不……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不是什么间谍!”
“可是你怎样解释从你衣袋中搜出的这东西?”
社长手上拿着一只计算机磁盘,里面储存了公司某些开发中产品的数据。
那是大约一小时之前,社长在办公室中对仙儿上下其手时,无意中在她衣袋内发现了这东西。
“我……我不知道,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了,请你相信我!”
看着面前的女郎皮开肉裂,满面泪痕而且还害怕得全身不停颤抖的样子,站在社长后面的影云却感到一阵快意。
“便是你这家伙,令我损失了近亿的生意!”社长挟着仙儿的下巴,狂怒地道:“我要尽情折磨你把葡萄一颗一颗塞进榨汁,才能消我心头之气!……来人,把她剥清光!”
“不!请、请等一等!……咿呀!……”
求饶无用,转眼仙儿已被剥至全身一丝不挂,坚挺而形状优美的Ru房,在空气中傲然挺立,而纵然紧合着双脚,依然无法阻止众人窥看着三角地带的毛丛和中间那若隐若现的裂缝。
仙儿又羞又怕,赤裸的身体在空气中不住微微颤抖,肌肤上甚至|乳|晕上都泛起了紧张和害羞所形成的颗粒。
而雪白肌肤上零星分布的瘀红鞭痕,更在在加强了这具女体的被虐美和凄惨感!
“K社的小雌犬,你究竟收了他们多少钱?”
肥胖的经理,用两条麻绳分别在仙儿的大腿和小腿上绑了几个圈。
“那边的联络人是谁?你用什么方法跟他联络?”
高大的经理也依样画葫芦,在仙儿的另一条腿上绑了绳。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不要!”
两个经理分别扯着自己手上的麻绳,令仙儿的两条腿慢慢向两边分开。
“快说!否则可要被看精光了唷!”
“不要!快停手!……啊啊啊!……”
男人把麻绳的尾端固定,令年轻女郎的双腿维持在张开近六十度的状态!
那样一来,女人最私隐最羞耻的部位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仓库中其它四个人面前!
“嘻嘻,耻毛长得很整齐和柔软呢!”
“那条肉缝也向两边分开了一点,中间粉红色的果肉真是漂亮可爱,令人禁不住很想品尝一下呢!”
“喔喔,不要说!”
众人肆无忌惮地在她身旁品评着她的性器,更令仙儿羞得几欲昏倒过去,凄怜的泪珠,不停地淌下秀丽的面颊。
滋!
“啊、呀呀呀!”
突然,影云把手中吸了一半的香烟的前端大力按在仙儿的Ru房上把它挤熄,立时在那雪白的|乳|肌上留下了一点熏黑的痕迹!
“嘻嘻,这是对说谎者的惩罚!……咦?”影云突然听到了一阵洒水般的声音,她低头一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