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被同桌摸一节课作文_第 21 部分阅读

久的作战终于到达尾声新被同桌摸一节课作文,很快,莫心怡便可以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光明,便只在一步之外。
但…… “太可惜了,只差一点点而已,可是你们的反抗却要到此为止了!”
“!”
众人立刻回头一望,一股冰冷、恐怖的感觉,立时流遍全身!
在大约十公呎之外,一个满脸慓悍的大汉,手上拿住了手枪直指向心怡等四人的所在。
而在他身旁稍稍后一点的地方,更站着另一个全身罩上了宽大的黑斗篷、面上戴着全黑色面谱面具的神秘人!
“主、主宰大人!……”
蕙彤一看到那神秘人,率先整个人吓得脚也软了,而其余众人在手枪的指吓下,也同样是惊疑不定。
“我必须赞赏一下你们,能够反抗到这个地步。”
主宰用他那机械般的声线说道。
“可是,无谓的反抗也要到此为止了,我决不会让伊甸的秘密随着你们而泄漏出去,所以目前你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投降,二是立刻没命。”
“你……不会真的杀人吧……那柄手枪不是真的吧?”
振宇试探地道。
砰!
啪冷!
“哗啊!”
主宰旁边的护卫立刻开了一枪,击中在电梯口旁边的花瓶,令它爆破的碎裂一地。
那枪声其实并不响亮,但造成的威力却足以令从来未见过真枪的心怡姊弟和蕙彤感到剧烈的恐怖感,想到自己的
头在这支枪的枪击下也会像刚才的花瓶般不堪一击,更足以令所有普通人都感到脚软。
故此这一枪对这几个十来岁的青年男女可说是有着绝对的威吓力,蕙彤和振宇脚一软,竟立刻跪了在地上,而心怡虽然仍能保持站立,但双脚也制止不了的在剧烈地颤抖!
日生虽然仍能勉强地保持镇定,但在面对着对方的手枪下实也无计可施,只好以说话来希望尽量拖延时间:“就算我和振宇投降了,也只是被你们关在那牢房之中而已,对吗?”
“不错,但总好过现在立刻便死。”
主宰冷冷地道。
“那蕙彤和心怡呢?她们又会如何?”
“当然是继续做我们的Xing奴商品,毕竟以她俩的商品价值,若无必要我们实在不舍得杀死她们呢!但当然,今次我们会做点特别的“手术”令她们再也没有可能产生任何自我的思想而成为两件百份百服从的人形商品!”
(失去思想,那岂非比死更惨?……蕙彤她虽然一向也很胆小,但对主宰好像特别畏惧,远超对大祭司等人的恐惧,难道……心怡心念电转,努力想着扭转乾坤的可能,可是一时间也实在想不到甚么好办法。
以为打倒了大祭司便等于战胜了伊甸,怎知自己原来一直忽略了伊甸还有个真正的头号人物。
这个主宰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正式露过面,一直以来也没有参予过任何对她的捕捉或调教,可是现在却竟成为了她的逃亡行动功亏一篑的关键,实在令她好生悔恨!
“喔喔……主宰大人,请慈悲!”
蕙彤立刻吓得面如纸白,不断流着泪道。
“我并没想过要离开,是真的!我只是想……看着心怡她离开而已!不要、不要向我做甚么手术啊!”
“贱奴!见到另一个奴隶逃走而不去阻止或通报已是大罪,况且我也知妳和心怡很有交情,她之所以能够回复自我,妳也居功不少吧!还敢开口求我慈悲!”
主宰冷酷无情的说话,更把蕙彤吓得魂不附体,连忙整个人五体投地向主宰跪拜着:“全能的主宰大人,你是我邝蕙彤一切的支配者,我发誓永远也服从予你,一生一世也成为你最低贱的奴隶,请主宰大人怜悯和赐予慈悲!……心怡,妳也快跪下吧,我们斗不过他的啊!”
的确,在目前的形势心怡实在想不到有甚么反败为胜的方法,只是,就这样认输而接受终生Xing奴隶的命运\?
这也是完全超出她接受范围的事。
“怎样了,别浪费我时间,十秒之内若你们仍不肯新被同桌摸一节课作文投降,便代表你们选择新被同桌摸一节课作文死亡!十、九……”
“我……我降了!”
继蕙彤之后,振宇也立刻开口表示愿降,毕竟,到了死亡就在眼前的一刻,又有谁真的可以不怕死而从容就义?
但当心新被同桌摸一节课作文怡望向旁边的日生,却立刻心中一怔。
那是预备同归于尽的眼神。
虽然他并没开口说话,但心怡此刻竟好像和他心灵相通,彷佛在听到他在心中这样说:“我要和他们拼个玉石俱焚,制造机会给心怡逃走!”
(不!不可以!……对方也明白老师你是我们四人中最有战斗能力的一个,所以一定会特别对你加倍留神,你无
论如何快,又怎能快得过子弹! “八、七……”
主宰继续在倒数着,旁边的大汉也一直举起手枪注视着他们,完全没有半点松懈。
(不!骆老师这样做只会平白送命而已!
怎么办?…快想一想!
有甚么方法可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心怡心急如焚地想着。
“六、五……”
“我知道今天是劫数难逃的了……”
无计可施下,心怡唯有随便说些话来打断主宰的倒数。
“但死前能够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吗?我实在很想知道现在主宰着我们的究竟是甚么人!”
“不可以,妳没资格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