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就要脱一件又要摸_第 16 部分阅读

在狩野眼神提示下,竟真的把那文件递回给染谷!
“谢谢了,那便没有什么须要担心了!”染谷接过了那文件后,立刻浮起满脸笑容。
“呵呵呵,那即已没后顾之忧了吗”狩野开口道。
“我有个提案……我想用这文件换取美帆的调教权,必定把她变成一匹出色的美畜,然后便和她姐姐像现在一样一起演出。”“不,我不能答应,文件和女儿根本是两件事。”染谷大力摇着头,他当然并不想对期待已久的奴隶放手。
“但是,和这娃儿回去真的好吗,毕竟她不像她母亲那般从顺,若没有像我的大屋那样严密的监视,恐怕她可能又会逃走喔。”“嘻嘻嘻,不用担心,离札幌一小时车程有个温泉,在那里附近一座深山中我已买了一座别墅,现正在装修中,不久便会有一幢保安严密,调教设施充实的调教大屋了。”“喔!……”美帆听到染谷的话立刻害怕得尖叫了一声。
“原来如此。想充分的调教完后便把她像你太太般运上俄罗斯人的船吧,真可怜……”“甚、什么!
为什么你会知道!……”听到狩野的话后染谷立刻脸色一变。
“……呵呵,下一次入港是十一月三十日,难道便是计划这一天运上去?”狩野仍是一贯悠然轻松,皮肉地笑着说。
“狩野兄!……难道你……”“说来有些不好意思,我昨晚在邻房欣赏了你的调教……而且是在一边看着这本册子呢。”“!……”“真令人吃惊,竟透过俄罗斯货船走私珠宝,而且还用自己太太来换取对方的好感呢……”“……”“最初看那文件时还完全看不明白,只看到一大堆意义不明的记事、数字和记号。”“……”“但当听到你在邻房向美帆提及有关俄罗斯船的事后便恍然大悟了。例如里面有一页写的020403I128C576AAB,最初六个位是日期,即是2002年4月3日,〃I〃代表入港地,即是石狩湾的新港。
之后是商品,即是钻石的质量的资料,128卡拉。
当然这不是单一粒的重量而是数十粒合共的总重量。然后C是价值(Cost)即576万日元。”“……”“文件中还有F、VVS1、VG等记号,那个我已问过摩美,她对于此也稍有认识,F原来是表示色彩表上第三位,VVS1是指透明度第三位,而VG则是指完整度非常好(VeryGood)对这些有关钻石的资料我是不甚了了,但也知道总重量128卡拉而只值576万也实在太便宜得过分了……”“唔,虽说是钻石,但也有质素之差的……”染谷深深感到形势对他不利,但狩野仍自顾自一贯轻松地道:“但是最后三个字母AAB,那是代表整体的质素是A和AB等吧?看来是贡献自己太太,然后才交换到这个价钱的吧!”“那、那又怎样?”“的确,这些事都与我无关,而且太太也早已亡故了……”狩野努力维持平稳的语调,似乎想避免变成公开的敌对。
“只是想到美帆便令人有点不忍而已。”“明白了,我答应你不会把她交给俄罗斯人。”“而且,白帆里也向我泣求希望两人可多在一起……”“那么……狩野兄你昨晚提议过的二人共享两匹奴隶,然后每人拥有一段时间如何?”明知形势对自己不利,染谷不得不作出妥协性的提案。
“不,二人都各有各忙,尤其是日常有工作在身的白帆里更无法频繁往来东京、札幌两地。不如把她们都交给我吧,当然也随时欢迎你来这里和两匹一起享乐。”“若、若果我拒绝又如何?”被穷追的染谷虚张声势地反问。
“与其答你这问题,不如说说你答应的话有什么好处。”狩野以巧妙的说词避免刺激到对方。
“文件的内容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尤其里面记有很多日期和地方,应该是你以后交易的预定吧,那些都只会留在我处而警方绝不会知道。”狩野一边说一边直视着染谷,当然他是在变相用走私珠宝的事作威胁,因为他心知染谷无论如何都不想事件被警方得知。
“你是保留了一份副本吧?”“这也是不得已的。”狩野带刺地道,但随即提出另一个吸引提案:“另外,如果你肯答应,我们会奉上一个美帆的代替品。”“代替品?”“是白帆里的同事,名叫石野紘子的娃儿。将会把她调教为奴隶后奉上。”“突然这样说,而我也不知她是什么模样……”唐突的提案令染谷满面孤疑。
“况且虽说是同事,但对方也不会轻易听话吧。”“她是个美人,而且拥有出众的身材,这点我可以保证。”旁边的摩美立刻答道。
“我也是她的同事,所以知道她的质素并不比白帆里差,而且她和白帆里十分友好,由白帆里出手的话一定可引诱得了她。”“如果你见到她之后真的不喜欢,便把她献给俄罗斯人,那样也对你有好处。”狩野再热心地劝着。
“似乎无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