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是剑仙_第 39 部分阅读

一转.总会看淡很多东西.夏暖燕是看淡了很多.这很多里面.却从洝接邪兹缭?
夏暖燕和楚笑歌走出庄王府门口时.她突然想到什么.对千漠说了两句话.千漠便转身进去.再出來时.手怀里抱了一架琴.这琴不是别的.正是那一回辛世仁以故人之名.赠给夏暖燕的那架琴.不知为何.夏暖燕突然想到.这琴.有着白如月和辛世仁共同的记忆.她便想到.一同带过去了.
楚笑歌诧异.“姐姐.你这是.哪里还有的雅致.”
夏暖燕面对楚笑歌的诧异.努努嘴.挪动着两片薄唇.笑得轻巧.“弹琴.有的时候.要的.不一定是雅致.也可以是一种释放.这东西.你娘.比你懂得多了.”
“带上也好.”君世诺不知刚好回府.便听到夏暖燕这翻说辞.他和夏暖燕一样清楚.这琴.曾是白如月的心爱之物.人.就是这般执扭.就算留不住人.留得住一点回忆.也甘心.
“王爷.”夏暖燕垂眸.洝接性偎祷?
他们干站在那里许久.少顷.是楚笑歌开声打破的沉默.“世诺哥哥.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爹也好久洝郊懔?”
“嗯嗯.”君世诺长长的应了一声.
正文 197.只怨不知心恨谁
端王府洝搅送盏乃嗄?夏暖并进入端王妃的房时.此时.有两个男人正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一个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一个是她日夜思盼的情朗.
白如月躺在床上.苍白的脸在见到夏暖燕的那一刻.微微掠过红晕.两唇一张一启的.想说什么.似乎.又难以启齿.最后.便化成无声的**.
夏暖燕的心泛起涟漪.看了那么多的生生死死.她以为.她可以一笑而过了.只是.当她看到瘦得不见肉的白如月.看到她那张姣好的脸.因病痛而变得扭曲时.心里总是那般的不是滋味.
辛世仁朝夏暖燕和君世诺点头一笑.仿似旧识.也对.他们.也算是旧识了.其实.说到底.白如月这一生的撕扯.只因辛世仁.如果当年辛世仁洝接蟹牌?大家都不会是今天这个结局了.
白如月一脸焦虑的盯着夏暖燕.夏暖燕敛眉.盈盈一拜.指着千漠抱着的琴.“想必.端王妃还记得这琴.暖燕不才.今天借琴一用.也算还了王妃一个心愿.”
夏暖燕盈盈细语.她不是不知道.白如月要的.不是听她的弹奏一曲.而是.她的一声.娘.可是.这
个字眼.于她而言.太过于沉重.压在咽喉.她唤不出來.
夏暖燕扣动琴弦.突感谢而唱了一曲:
少女无欢双亲亡.南宫一家倍亲厚.
辗转数载双八年.娉婷玉立嫣然女.
花名倾城举国欢.不侍君侧不侍贵.
神女寄心好朗中.山山水水陪君涉.
曾羡鸳鸯不羡仙.萍踪伴影苦亦乐.
一入凉州倾城国.惹得君臣两心怜.
不幸诞女失君爱.葬身寒湖了无怨.
死里逃生恩难报.以身相许育儿女.
一朝为妃齐民仰.丰衣富食不念旧.
半夜珠帘半夜寒.蹙眉嗔娇心空荡.
恍忆旧日似娇女.可怜红妆托非人.
恩情难还爱难消.只怨不知心恨谁.
……
夏暖燕嗔目.直直对上白如月的双目.楚笑歌在一旁扯了一下她的衣角.艰难而语.“姐姐.”
夏暖燕抽动嘴角的肌肉.笑得凄迷.只怨不知心恨谁.是的.她说出了白如月的心声.该恨靖王.夏业.还是辛世仁呢.这是白如月一生都说不清的事.然.夏暖燕又何尝不是.只怨不知心谁.
“我们.可以最后单独聊聊吗.”白如月噙着泪目.近似哀求.
夏暖燕站起來.她注意到白如月说的.是最后一次.许久.她才说.“不必了.”
“暖燕.你……”端王爷不可思议的看着夏暖燕.
“端王爷.真的不必要了.”夏暖燕身侧着头.目光刚好在端王爷和白如月之间.淡薄的说.“也许.这么说.你们觉得.我太过薄情.其实.不是这样的.端王妃想说的话. 我都知道.她想什么.你们知道.我也知道.够了.不是么.”
白如月温笑.苍白的脸有了些少血色.“果然是我的女儿.”
白如月说这话的时候.是骄傲的.也像足了一位慈母.这慈母.在夏暖燕需要的时候.她不在.如今.夏暖燕已然不需要.她.也再也要不起.
夏暖燕喉结发硬.从咽喉里挤出一句话.“王妃好生保重.”然后决然的转.在转身的那一刻.泪目也婆娑.
夏暖燕站在房外面时.一个人递给她一块手帕.她接过來.擦了泪水.再转身时.愣在那里了.她原以为是君世诺.看到辛世仁时.表情顿时僵在那里.“辛大夫.是你. 我以为是世诺.”
辛世仁温和的笑了笑.定定的盯着夏暖燕.用一种试探性的口吻说.“你.终还是恨她.”
“你错了.我不恨她.谁.我都洝搅俸蘖?”夏暖燕肯定得让人无法争辩.
“那.你为什么.不叫她一声娘.好让她了无遗憾呢.”
“呵呵.了无遗憾.”夏暖燕侧过身.不再看辛世仁.长长的睫毛还沾着液体.“辛大夫.爱情情愁.这东西.不过是人活着的包袱.生不带來.死不带去.说什么了无遗憾.也许.这一刻.她是了无遗憾了.可是.我呢.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以后的日子还那么长.我不想让自己长日抑郁.”
辛世仁用极大的宽爱体谅了夏暖燕的这个说法.本來也是.爱情情愁我妈是剑仙这东西.生不带來.死不带去.怎么说.死了的人.一定会安息的.即是说.就算白我妈是剑仙如月真有个什么.她也会安息的.
辛世仁拍拍夏暖燕的肩.扭头看去里面.看着君世诺说.“那.他呢.你打算怎样.”
“他.”夏暖燕朝着君世诺看了一眼.碰上君世诺的赤诚的双目.又慌乱的转过身.“他.我们先这么呆着吧.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走在一起.毕竟.发生了我妈是剑仙太多事了.尽管.世诺做了很多事.都是为了我.可是.那些伤痛.我真不能无动于衷.”
辛世仁听后.嘿嘿的笑了.洝接写鸹?也洝接性尥?
夏暖燕诧疑.“辛大夫何故笑了.难道.暖燕说的话.就像一个笑话.那么好笑吗.”
“是有点.”辛世仁忽而认真起來.“有些东西.你把它很得太透彻了.苦的.终只是你.又或者.你压根.洝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