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老师穿短裙上楼梯露小内内_第 3 部分阅读

不能用清水养的,这里捕鱼很容易,不用那么麻烦,我们今晚就打牙祭吧,鱼对我们很是有用的。」
塬来采补术中特别有阐明鱼鲜对促进精力的好处。
一伙人闻言纷纷七手八脚的杀鱼剖肚,这顿饭自是吃得心矌神怡。
待得酒醉饭饱,韦小宝打着酒呃斜着眼,贼兮兮的对苏荃道:「荃姐好老婆,今晚怎么样呀?武功秘笈练好了没有?」
苏荃推了他一把,嘴角微露笑意,道:「大家先洗澡更衣去,回头我来开讲。」
阿珂詑异的道:「荃姐姐,你要教我们武功啊?那真是太好了!」
双儿拖了韦小宝往盥洗间跑,韦小宝还忘不了在阿珂脸上偷吻一下。
待得众女梳洗完毕,又与昨晚一样,大伙儿在韦小宝身旁围成一圈席地盘坐,苏荃和双儿分别坐在他的两侧。山洞壁上明晃晃的燃上五、六支松枝,比昨晚明亮了许多,那是因为听说苏荃要传授武功。
苏荃的武功自是各人之冠,其次应是双儿、方怡、沐剑屏、曾柔、阿珂,公主的武功最差,她是跟着宫内侍卫学的,试想那些侍卫那会真的传授她真正的功夫,还不尽拣一些花式好看,又不必吃苦的叁脚猫招式混充了事;而阿珂的武功则是只学得一些拳脚刀剑功夫,却无内功基础,因为九难不愿真正传授武功给仇人的女儿。
众女都注视着苏荃,独有韦小宝色迷迷的贼眼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只见他的眼中露出各种极为不堪的Yin邪之色,目光又不停跳跃,显然是在看各女的不同部位,嘴角似有口水流出。
苏荃坐直了身子,目视诸女,缓缓的道:「各位妹子,今日下午,我与小宝商讨规划我们这一家子将来的生计,不论是否能回中塬,或是在这『通吃岛』渡过一辈子,我们总是希望日子能过得平安快乐。」
众人都点头称是,韦小宝也耸然而惊,收起了轻浮的神色,仔细听苏荃讲话。
「新婚大喜,我本来不想在这个时候扫大家的兴,但为了以后的日子能过得和现在一样美满快乐,我还是不得不讲。」
苏荃又续道:「小宝一口气娶了我们七位姐妹,昨晚更是和-个姐妹相好,虽然有几次没有出精,但他不是铁打的金刚,精力毕竟有限,如何可以应付这么多的老婆,就算一天一个,我看不到叁个月,他就要一命归阴,我们都要为他守寡了。」
众女齐都大惊,这才想到事情的严重性,都觉苏荃顾虑得极是,于是都聚精汇神的倾耳细听。韦小宝却依然一付不在意的神态。
苏荃道:「我在铁箱中找到几篇锁阳闭阴和阴阳采补的神功秘诀,虽不知管不管用,但总想可以大家一起来试着练练,如果有效,小宝不但可以夜夜春宵,夏天老师穿短裙上楼梯露小内内就是天天如同昨夏天老师穿短裙上楼梯露小内内晚一样,也不是不可以。」
众女都觉得心摇神荡,人人脸颊都涌上红晕,又都想,如真能这样,那真是太好了。
「我一个下午细细参详这些神功秘诀,虽然觉得并不难练,但却要练功之人有内功基础,而且要有恒心和克制力,否则不易练成。」夏天老师穿短裙上楼梯露小内内
她又说:「我们众家姐妹,双儿内力最是扎实,阿珂妹子较弱,公主妹子似从未练过。」
公主红着脸道:「不练会怎么样?」
苏荃很严肃的对她说:「等我们大家叁十岁的时候,你已经老得像六十岁了。」
公主惊慌失色,苍白着脸,对苏荃说道:「荃姐姐,你不要吓我。」
苏荃正色的说:「妹子,我一点都不骗你,……除非……。」
公主急着问道:「除非怎样?」
「除非你以后不再和小宝相好,才会随着岁月自然老化……。」
公主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嚅嚅的道:「荃姐姐,我也要学这……,你要教我……。」
苏荃温然的柔声道:「妹子,你放心,我们八人一体,我们有福同享,我怎会厚彼薄此。」
阿珂的神色也为之和缓,她知道自己的武功确实不高,そィ苡炔睿绻谎馍窆鼐鳎坏荒芎托”嗪茫够崂系锰乇鹂欤愿好烂玻饪杀壬彼鼓压哲跫热灰蹋钦媸翘昧恕?br />
苏荃又道:「令我为难的是我们这一家之主至尊宝,他的武功又差,内功又弱,又偷懒,又怕吃苦,所以我想我们大老爷还是享享清福算了,以后我们姐妹-叁个月轮流派一个人陪他相好也就是了。」
韦小宝心头怦怦乱跳,大叫道:「夏天老师穿短裙上楼梯露小内内我不怕苦,不偷懒,一定好好学神功。」心想,我要是不学,这些如花似玉的老婆岂不是白娶了吗?
苏荃微微一笑,对众女道:「大家都听到了,我们可没有逼他非学不可噢!」
众女齐声笑道:「是啊!」
众人又笑闹了一阵,气氛轻松了许多,不似刚刚那么严肃。
苏荃笑吟吟的对韦小宝道:「小宝,你师父陈总舵主武功天下无敌,他有没有传你什么内功心法?」
韦小宝道:「当然有了,不然怎么会是我的师父。」
「那太好了,那你的武功怎会这样差呢?」
韦小宝搔搔头,不好意思的说:「我都没练,-次见到师父,我最怕师父考我武功了。」众女大笑。
「好,那你把陈师父教的内功心法背出来,让我们听听。」
韦小宝立刻如同滚瓜烂熟般的背了一遍,他的聪明才智和记性之强,那是无人能及。
「果然是至高无上的内功法门,你懂得怎么练吗?」
「当然会了,只是我一直没空,所以没练。」所谓没空,当然是他的推搪之言,总之,他就是偷懒不肯练。
「好极了,公主和阿珂妹子两人的内功法门我会另外传授,我们现在就来试练这门锁阳闭阴的神功,练成了以后再练采补术。」
她转头对双儿道:「今儿个委屈一下双儿妹子,你来做示范,待我细细解说,请你褪去衣衫,躺在中间。」
双儿羞答答的脱去衣裙,仰躺在众人面前,苏荃把她两手两脚撑得开开的,成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