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同桌叫我穿裙子去上学_第 6 部分阅读

丛后等那名陌生的女人离开。
“祖元哥哥,好久不见。”孙柔娇嗲的唤了声,妖娆的身躯几乎快贴在白祖元身上。
白祖元忙不迭拉开她伸过来的手臂,“孙柔,妳有什么话就快说,我老婆在那边,不要靠这么过来。”
“我只是想要跟你说一件事嘛。”孙柔的手还是缠着白祖元,她懂得怎么从他身上逼出她想要知道的事情,因为君忌对他向来毫无防备,从他口中可以得知很多关于君忌的事情。
“什么事?”白祖元刚才被朋友灌了一杯酒,脑筋显得有点迟钝。
“君忌亲口告诉我,他之所以会要那个孟荷,是要利用她生小孩,等她生了小孩后,就把她赶走。”
“君忌也跟妳说了?”白祖元轻而易举地被套出话。
孙柔狡狯地心想,果然如此,真被她猜中了。
“嗯,其实我很同情孟荷,君忌自始至终都只把她当成妓女。”
“不准妳侮辱孟荷。”
“是君忌自己说的嘛。”
白祖元叹了口气,“唉,君忌是这么说过,可是我以为君忌和孟荷的感情有进一步的发展。”
“怎么可能,像孟荷那种为钱贾身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君忌。”说完,孙
柔站起来整理衣裙。
邢君忌要娶孟荷就让他娶吧,孙柔决定等孟荷生下小孩后再把她赶走。因为孟荷的小孩对她也很重要。前几年,她因一次意外怀孕而去堕胎,结果伤了子宫,医生宣布她从此不能怀孕。
突然一声怒喝打断他们的谈话。
“白祖元!”晓晓从两人的身后跳出来,一脸愤怒的瞪着他们。
没人知道在他们没发现的地方,还有一个伤心欲绝的孟荷。
“晓晓!”白祖元吓了一大跳。
“嗨,嫂子,妳来了。”孙柔讨厌这个女人,严格来说,她讨厌所有女人,喜欢所有男人。
晓晓圆睁着双眼瞪着她。
“我走了。”说完,孙柔便走了。反正已经上课同桌叫我穿裙子去上学打听到她想知道的,也就没
必要留下来了。
“刚刚你说君忌要利用孟荷生小孩,是真的吗?”晓晓开始展开质问。
白祖元无奈地点点头。
“他说要恶意遗弃孟荷,也是真的啰?”晓晓已怒火中烧。
白祖元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再次点头。
“可恶,原来君忌在打这种主意,真是太卑鄙了!”
“晓晓,别生气。妳不是说过,君忌有可能要孟荷的吗?”白祖元急着安抚老婆的怒气。
“白痴!”晓晓不悦的瞪了老公一眼,“你以为我是神仙,真算得出别人的未来啊!
还是你以为我是月老,可以帮他们牵红线。”
“是妳自己臭屁的嘛。”结婚十年,晓晓终于坦承她的骗术。
“你还说!”晓晓气得重重捶他一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可以帮助孟荷嘛。”
“晓晓,妳以为妳真的管得了君忌?”
“可恶!”晓晓转身就走。
“老婆,妳要去哪里?”白祖元连忙追上去。
“我要回家!我拒绝参加魔鬼的派对!”晓晓气愤难平的说,“还有,你也跟我回去,以后我们和君忌断交。”
“好,好。”白祖元一向以老婆为大,不过冤家路窄,他们在大门口遇见邢君忌。
“祖元、晓晓。”邢君忌一派潇洒自若地走近好友。
晓晓闻声,立刻撇开头不理他。
“怎么回事?”邢君忌不解的问着白祖元。
白祖元耸耸肩,一脸抱歉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