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上放震动器作文视频_第 4 部分阅读

些许兴奋。
这时聚光灯分出一只来,光圈照到台下一个男人身上。他从座位站起,向观众招手致意。
这是陆总!干他娘的,他是小艾
的「所属人」?原来是感谢他的慷慨?
主持人请他上台来,把话筒递给他。陆总笑道:「这其实不是我的女友。」
台下意会,长长的「哦」了一声。
陆总接道:「但我向你们保证,她是一个骚货。别看她长得清纯漂亮,但早在大学的时候,她就有过多次群交经验了。对了,她是个大学生。」观众中爆出一阵笑声。
陆总又说:「后来她毕了业,竟像妓女从了良,和以前的男人都断了来往。你们说,妓女从良以后,就不再是Yin妇了吗?」
看台上一齐回应:「还是!」还有一名观众大喊:「Yin妇在骨子里就是Yin妇!」大家都笑起来。
我看得怒火中烧。小艾过去的历史,我都可以不去追究。她对我的忠诚我一直能体会得到,怎由得这些人来断定是非?
陆总摇了摇头:「你们不知道啊。她还真的从良了。」
主持人见气氛被炒起,不失时机的凑到话筒前:「看来关于这个尤物还有很多故事可讲?对她了解得越多,一会玩起来就会越让人兴奋。请陆总说下去吧?放心,彼此都是玩了很久的老熟人了,规矩一定会遵守——在这里听到和看到的任何事,都会保守秘密。」
陆总知道他在托话,也不推辞:「她有把柄在我手上。我威胁她说,如果你不从我,我就把你的把柄抖落出去。没想到她回答说,如果我乱来,她就和我鱼死网破。」
虽然陆总说得隐诲,但大家还是会意「鱼死网破」的意思。都笑了起来。
「所以长时间以来,我是看得见,吃不着啊。但去年,我得到了她住所的一些隐私。原来她在外地有个男友!于是我告诉她,在和我鱼死网破之前,恐怕她的男友早把她当破麻扔到一边了。」
陆总顿了顿,接着说道:「本来我也没指望能唬住她。没想到在我这样说了以后,她竟然真的肯求我,别让她男友知道这些。呵呵,后来我也想了。有如此Yin乱历史的女子,从良之后,自然不愿失去已得到的感情。」
主持人奉承道:「原来还有这段斗智经历。」
陆总点点头:「虽是吃到她了,但我这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彼此都很熟,我也玩过你们带来的妞,就总想着要和你们礼尚往来。」
主持人笑了:「原来陆先生一直记着我们呢。还带了个曾经Yin荡,后又从良的女子。这样更有味道,是不是啊?」台下吵吵嚷嚷,高声呼应。
陆总接道:「只是她宁可让我吃遍全身上下,却硬是不肯接受交换之类的玩法,说再逼她玩出格,就算男友会不要她,她也不从!你们知道,我好这个。她把这当成底线,就算豁出去也不肯参加这里的派对,我一时也没了主意。」
主持人接话道:「陆先生真是讲故事的高手,我们很想知道你是怎么说服她的。」
陆总笑笑:「这两天我们设了个局,把她男友一步步引了进来。她不是对男友感情很深么?我们让她男友背了个诱拐和迷Jian的罪名,连监控录像都录好了,保准他一万张嘴都扯不清。如果她还不服从,我就打电话报案。她再怎样,这次是不得不服在我手上。」
陆总的语言无法描述当时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