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被男生带回家玩视频_第 5 部分阅读

身上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疤痕,横亘在她身上,将她毁得面目全非,人不人,鬼不鬼。
身上的疤痕正在渐渐消散,墨玄枫带来的药膏祛疤效果很好,那些不是特别深的伤痕都能被去掉,其他的,只能手术,湮陌西等着手术,她不会让自己的身上留下这些疤痕。
那些丑陋的,罪恶的,恶心的伤痕,她要通通去掉。
湮陌西开始练习使用左手,她是完全的右手控,刚开始练习的时候非常艰难,连用左手吃饭吃饭都是问题,受伤的前三个月,她吃饭都是墨玄枫一勺一勺地喂她,他喂,她就吃,他不喂,她就不吃,她也不让别人喂她,她排斥陌生人,墨玄枫像养女儿一样养了她两三个月。
湮陌西逐渐从阴影中走出来,她安心养胎,全力配合医生的治疗,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一晃又是五个月,湮陌西已经怀孕九个月了,还有一个月,她的宝宝就出世了,这是她现在唯一期待的事情。
她所有的期望都寄放在她的宝宝上。
她本来想联系青轮,但是,几个月前,有一份报纸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报纸上方若涵在媒体上称青轮是她的恋人,湮陌西起初不信,墨玄枫却告诉她这是事实,对他们来说,湮陌西已经是一个死人,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墨玄枫查出青轮出了一场车祸,醒来后不到一个月就和方若涵在一起。
湮陌西没多大的情绪波动,好像青轮和方若涵在一起这件事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经历过一场大变,历经生死,从毁灭到重生,她看透了很多事,爱情,对她来说已是最不重要的东西,她只是有些失望,她曾经那么信任他,信任他可以给她温暖,可是,最终还是失望。
她交出了心,得到的是背叛,还有什么可说?还有什么可念?
只有自己最可靠。
湮陌西整了容,头上还包裹着厚厚的纱布,十天后才能拆线,她坐在凉亭的长椅上,整个医院,这是她唯一不讨厌的地方。
墨玄枫今天不在,湮陌西和墨玄枫自小认识,感情笃厚,墨玄枫是法国m国际的继承人,他和青轮一样,十几岁开始就进入公司锻炼,现在已经完全接手了m国际。
湮陌西坐在凉亭里作画,她已经能相对熟练地支配自己的左手,她设计的作品风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品风格显得非常大胆,刁钻,不是白,不是黑,而是介于黑与白之间的灰,渐渐倾向四个字,光怪陆离。
一个人的作品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这个人的内心世界,湮陌西看着自己完成的设计图喝多被男生带回家玩视频,只是惨淡一笑。
正文 惨淡的相遇
一个人的作品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这个人的内心世界,湮陌西看着自己完成的设计图,只是惨淡一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很显然,这些设计作品,比她原来的作品好很多,每一件作品在风格上都显得更有个性,或尊贵,或高雅,或目空一切,或睥睨天下,却没有一件作品柔软温和。
湮陌西坐了两个多小时,有些累,她起身回病房,身后老三、老四和老五默默地跟着她,她走到转角的时候不注意撞到一个人。
“你怎么样?”那人眼明手快地扶住她,防止了她摔在地上,身后的保镖吓了一跳,幸好没事,否则,墨少肯定宰了他们。
那人的声音很好听,清清润润的,像清泉流动的声音,清越低沉。
然而,湮陌西全身都变得僵硬,她低着头,保持着一个微微俯身的姿势,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急速倒流。
这个声音,青轮……
“你有没有怎么样?”他又问,难得这么耐心地问一个人,这个女人大着肚子,孩子应该已经八九个月了,她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她撞了他,却什么也不说,他问她,她也没反应,整个人像雕塑一样动也不动一下。
或许,她是一个哑巴,不会说话,她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他也看不见她长什么样子。
除了觉得奇怪,还有一种感觉,是什么,他不知道,一种很陌生的情绪。
老三见情况不对劲,问湮陌西:“小姐,你有没有伤到?”
湮陌西惊慌地回过神来,挣脱开青轮,低哑地说:“没有,我们走。”
原来不是哑巴,她怀着孩子,她的保镖却叫她小姐,而不是夫人。
她绕过青轮,没走几步,又听到一声女音,很甜,有些撒娇的语气。
“阿轮,你去哪了?害我找了好一会儿。”
青轮看了看停下脚步的湮陌西,没什么情绪地说:“随便走走。”
方若涵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个孕妇,有什么可看的?你认识她?”
“不认识。”
他的话音刚落,湮陌西突然回过头来,几个月前的惨景在大脑中一一回放,那些惨叫,那些嘶吼,那些飞扬的鲜血,如同恶魔,她必须要死死地克制自己才能让自己不冲过去扭断方若涵的脖子,她朝他们走过去,很慢,像是踩在砧板上,一步一个脚印,步步鲜血,钻心地痛。
这个女人,有一双漆黑的眼睛,如同被重重的夜色包裹,除了黑,看不见任何喝多被男生带回家玩视频颜色。
青轮静静地看着她,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湮陌西走到他们面前,方若涵一句你认识我们还没问出口,湮陌西突然扬起手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那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气,打得又狠又准,打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方若涵直接被扇得摔在地上,唇角都溢出血来。
谁都没料到她的动作,
等反应过来,湮陌西的手已经被青轮捏在手中,很大力地捏住,捏的湮陌西生疼,她却不介意,似乎感觉不到疼痛,看着他,讥讽地笑。
正文 湮琉越
谁都没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