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动态_50.冰封王座.一切终结之地

关于聚焦之虹,这一直是艾泽拉斯从远古时就开始流传的传说。
在最见多识广的高等精灵法师们的记载中,他们有一个关于“蓝龙宝钻”的故事,在这些游历了世界的法师们口中,居于诺森德大陆的蓝龙一族存储着凡人难以想象的宝物,它们的宝库中最不值钱的收藏品,都能轻松买下一座凡人的城市。
而最让法师们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威严而神秘的蓝龙之王手中的“蓝龙宝钻”,据说那是艾泽拉斯一切魔力的实体化结晶,握着它就相当于拥有了整个世界的魔力,它能让一个蹩脚的法师在顷刻间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也能让一座城市在瞬间被抹掉,在最无稽的传言中,有人说这宝钻还有毁灭世界的威能。
“蓝龙宝钻”,就是聚焦之虹,按照玛里苟斯的行事作风,像是聚焦之虹这种东西,是不可能被凡人知道的,所以所谓的“蓝龙宝钻”的传说,很可能是某个变成人形试图泡妞的年轻蓝龙传出去的...嗯,没准就是浪子卡雷苟斯,或者是很不靠谱的艾索雷葛斯。
总之,这个传说还是很符合真相的。
聚焦之虹是魔法之王玛里苟斯的魔力权柄的象征,就像是绿龙女王头顶的乳白色宝玉,红龙女王脖子上的紫色宝石,以及时光之王肩膀上的永恒沙漏,它们都是泰坦赋予龙王的泰坦之力的实体化象征,而聚焦之虹,则是所有的龙王象征中威力最强大的那个。
它常年被放置于魔枢中,那是艾泽拉斯魔力汇聚的最大节点,在数万年的浸润魔力之后,聚焦之虹内部存储的魔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骇人的地步。
按照玛里苟斯自己的说法,这颗水晶球里的魔力一旦被引爆,足以在瞬间撕裂艾泽拉斯世界,十次!
当然,老蓝龙的话里多少隐藏了一些真相。
并非随便哪个阿猫阿狗拿到聚焦之虹,都能轻易的引动其中的魔力,这玩意的破坏力,是按照使用者的魔力操纵力来释放的,落在凡人手中,顶了天也就是一次性爆发出摧毁城市的力量,只有在玛里苟斯等一众龙王或者泰坦守护者手里,这东西的威力才能被完全释放。
而且最牛逼的是,这玩意是可以重复使用的。
一旦聚焦之虹的魔力被完全释放,它就会进入干涸的状态,然后将它重新放置于魔枢中,在经过几千年的充能,它就又会恢复那种毁天灭地的姿态,而如果是玛里苟斯亲自抽取世界魔力,灌注其中,那么也许只需要几年,甚至几个月的时间,这玩意就会再度充满魔力。
这么牛逼的玩意,怎么可能不被泰瑞昂关注呢?
这东西就像是一个续航版的萨格拉斯之眼,甚至泰瑞昂一度怀疑,聚焦之虹,很可能就是万神殿的奥秘看守者,魔力泰坦诺甘农随身携带的魔法石,其本质和萨格拉斯之眼几乎是一摸一样的。
在此之前,大领主一直没有找到能合理使用聚焦之虹的场合,哪怕是用它来杀死基尔加丹这样的大恶魔,泰瑞昂都觉得很可惜,当初如果他有其他选择,他也不会将萨格拉斯之眼用来杀死阿克蒙德,实际上,当初真正用于击杀阿克蒙德的能量,只占到萨格拉斯之眼的一半,剩下的一半,都被释放到了这个世界里。
堪称非常浪费了。
不过眼下这群星的战场,倒是非常适合用聚焦之虹向恶魔们炫耀一下武力。
而且泰瑞昂手里的聚焦之虹,还是“加了料”的,他让是时间之王诺兹多姆向聚焦之虹中注入了大量的时间之力,这能让聚焦之虹爆发的破坏性魔力持续的时间更长,造成的毁灭杀伤力更大。
这就是大领主送给恶魔舰队的“礼物”...一份会让恶魔们终身难忘的礼物。
“嗡”
在艾泽拉斯近地点的太空中,大领主从死界裂痕里走出,在他眼前的远方群星中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动态,那一抹吞没万物的蓝色光芒耀的人眼睛生疼,甚至是大领主本人,都需要用手指遮挡住双眼,在那指缝之中,观察聚焦之虹的能量被完全释放后,形成的盛景。
那是真正的毁灭盛景!
2000艘恶魔舰队排开阵型之后,组成了一个比艾泽拉斯还要巨大的立体空间,而聚焦之虹是在恶魔舰队的中心偏下的位置爆发开,那如幽蓝烈火一样的能量从聚焦之虹中朝着四面八方,顺延着立体中的每一个方向向外爆发开,距离最近的几十艘星舰几乎是被立刻湮灭掉。
就像是被幽蓝色的火焰彻底吞没,那恐怖的闪光在千分之一秒内就扩散到了三分之一个舰队的范围里,然后它的吞没速度变慢,但依然是以微秒级的时间来计算的,哪怕是对于反应速度最快的恶魔来说,它们都来不及当战舰撤回迁跃窗口。
那就像是被点燃的一团火,直至焚尽周围的所有木材之前,它都不会停下燃烧。
而且哪怕远隔凡人无法想象的距离,那毁灭的冲击波依然朝着大领主和艾泽拉斯所在的区域翻滚而来,在这一刻,大领主的双臂张开,苍白色的死亡之力与阴冷的黑暗如巨型幕布一样,将自己和身后的英灵骑士们死死护住,那冲击波已经很衰弱了,但依
然捶打着大领主的能量盾,甚至让他的白色长发,都在这死寂的群星中肆意飞舞。
在他身后,被冲击波冲撞的,原本无形的世界守护结界都翻涌起了蓝色的微光,在那球形的结界上震动闪耀着,充满了未来科幻的气息,就像是电流之蛇在整个星球表面上跳动一样。
这恐怖的魔力潮汐在群星中持续了整整数分钟,才衰减到无法感知的程度,这毕竟是可以毁灭世界十次的魔力,在全部爆发之后,将爆炸方位上的群星坐标几乎彻底“清空”。
那里什么都没有了...
不仅仅是星舰,甚至连那里的空间和维度,都因为恐怖的能量宣泄,而产生了诡异的扭曲,就像是一个正在形成的黑洞一样,在不断的吞噬着群星中本就不多的
光芒。
而在爆炸点外围,那些被扭曲的星舰,就像是被大力士随手弯折的钢铁一样,又像是熊孩子们肆意把玩的橡皮泥,那些群星中最坚固的金属,已经成为了各种各样的古怪形状,这还算好的...更多的星舰,是直接被在群星肆意燃烧的魔力之火焚烧的只剩下了最原初的雏形,内部的一切生命都被无形的大手抹除掉。
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动态是一场没有声音的爆炸,可这无声爆裂的场景,却让2000艘星舰的大舰队幸存的近百艘星舰显得如此的孤独,就像是被恶霸逼到角落的无助孩童一样。
那些位于编队最外围的近百艘星舰显得非常茫然,也许是星舰的仪器出现了问题,也许是它们被吓坏了,也许它们一时间还没从那毁灭的场景中回过神,总之,在大领主艰难的在爆炸中心的方位,重新打开死界裂痕,将只剩下空壳的聚焦之虹握在手中的时刻,这些恶魔们似乎才反应过来。
刚才的那一波爆炸,报销了整个战舰大编队和战舰中的近七百万恶魔先锋军...
不是说军团在群星征战中没有过这么大的损失,它们有过!
但如现在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击,却是这些恶魔们无法接受的,大领主带来的无尽杀戮,已经在用残酷的事实,挑战恶魔们的三观了。
“唰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动态
大领主的身影越过死界裂痕,出现在了一艘恶魔星舰的指挥台上,恶魔们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大领主身后的死界帷幕骤然睁开,将数艘星舰都笼罩其中,数以十万计的死神呼啸着从黑暗的帷幕中冲出,在大领主的并冷笑声中,开始疯狂收割这些恶魔的灵魂。
30分钟之后,一艘孤零零的,甲板几乎被绿色的鲜血碎肉染红的恶魔星舰穿越过了迁跃窗口,回到了它刚刚出发的地方,2000艘星舰出去,只剩下了一艘星舰返回,这个结果让在艾泽拉斯星区中的舰队总指挥官,安托兰统帅议会的伊什卡将军很震惊,在确认星舰没有埋伏之后,它亲自来到了这艘星舰中。
在重重护卫下走入指挥仓,就看到了堆放在指挥仓中心,那由数以万计的恶魔颅骨堆放在一起的恐怖场景。
黑暗的力量萦绕在这些颅骨之上,让它们还能发出惨烈的哀嚎,但已经无法再拯救它们的生命,一头被砍去双臂双腿,剜掉双眼的破坏魔女巫,是这舰队唯一的幸存者,而大领主留下她诅咒的性命,也并非是一时仁慈,他需要一个信使将自己的口信送到恶魔舰队指挥官那里。
那是一个很简短的口信。
“他说...他说...”
那破坏魔女巫尖叫着,她的意志早已经崩溃了,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她沙哑凄惨的声音在这布满了死亡气息的舱室中回荡着,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索命魔音一般。
“他说...这只是个警告...”
“艾泽拉斯的地狱已经向我们敞开了大门,他就站在那里!啊!!”
破坏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动态魔女巫被剜去双眼的恐怖血洞中留下了黑色的鲜血,她的尖锐叫声让跟随在伊什卡将军身后的恶魔们不寒而栗,而暴怒的恶魔将军抽出自己的指挥刀,上前一步,了结了这个可怜恶魔的生命。
它那艾瑞达恶魔的脸颊上闪耀着不加掩饰的愤怒,但在它的眼中,却还有一抹掩饰不住的恐慌。
如果艾泽拉斯真的有一次性摧毁一个超级编队的实力,那么,依靠它手里这么点星舰,再次鲁莽前去,恐怕就真的是羊入虎口了。
而且欺诈者和芙斯拉克斯都已经在那个世界失踪,它们很有可能...
“砰”
恶魔将军一拳砸在身边的舱室墙壁上,它咬着牙,沉声说:
“烧掉这艘船,封锁消息!”
“取消所有攻击指令,原地...待命。”
—————————————————————————
“唰”
在小幽灵尤娜欢乐的笑声中,死界之门又一次开启。
完成了一次毁灭行动的大领主心情不错,他换了套更宽松的衣服,就像是一位高等精灵的贵族一样,披着黑色的绒毛大氅,从死界裂痕中漫步走出。
还是那个熟悉的圆环形大平台,由万年不化的大冰川塑造而成,从天飘散的落雪浩浩荡荡,但诡异的是,即便是常年飘雪,这冰川的平台却不会被被积雪覆盖,就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将那些积雪推离这平台。
冰冠冰川之巅,这大概是整个艾泽拉斯最孤独的地方了。
泰瑞昂慢步上前,他看着那寒冰阶梯上方的王座,在那禁锢着灵魂的寒冰之中,疲惫的巫妖王耐奥祖此时的心情也很不错,在大领主靠近的时候,甚至能听到那灵魂哼唱的歌谣,那是德拉诺世界兽人部落的战歌,并不优雅,很粗犷,却意外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感觉。
尤其是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动态灵魂的欢唱,则更有一番韵律。
“它在这里吗?”
大领主站在寒冰前方,他轻声问到,而巫妖王耐奥祖用一种愉悦而满足的声音说:
“当然,它在这里,已经住了好几天了...嘘,小点声,不要把它吵醒了...在经过一场灵魂切割的仪式之后,它需要时间来恢复,那是个...很痛苦,很痛苦的过程。”
“哦?你们切开了它的灵魂?”
大领主眨了眨眼睛:
“这也太残忍了吧?”
“不不不!”
巫妖王低声说,他的声音如万载不变的寒风一样吹过这平台,他说:
“一个小小的仪式,一些消融的仇恨,对于一个茫然而虚弱的灵魂来说不无好处。”
“去吧,把它带走吧,大领主。”
“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的复仇,欺诈者的残魂,归你了!”
“另外,谢谢你...你实现了你对我们的承诺,而我们,这些另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永不安息的幽魂,我们将奉您为王,我们将...”
“为您而战!”
伴随着巫妖王耐奥祖的话音如深沉的铁幕落下,身体高大的死亡骑士格罗姆.地狱咆哮双手捧着寒气四溢的霜之哀伤,大步上前,这兽人的脸上再无一丝桀骜,他微微弯腰,站在大领主身前,将这代表天灾军团力量的长剑双手奉上。
而死亡先知德雷克塔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动态尔也从元素的漩涡中走出,这蒙着双眼的兽人轻扣在耐奥祖的寒冰之上,厚重的冰块如蛛网的纹路般裂开,兽人的双手深入冰块的随便之中,将那幽蓝色的,统御万灵的战盔捧起,递向大领主,那是代表着天灾军团统御权的君王象征,统御之盔。
耐奥祖终于自由的幽魂,那如苍白色女妖一样悬浮的灵体,也在大领主眼前低下了头颅医生把手伸入她早已湿透的动态。
“天灾军团的使命已在今日终结,是的,我们终于...”
“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