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穿超短裙总是想摸她_第 2 部分阅读

有显得有些尴尬,脸上竟然飘过一丝红晕,他将头轻转至一侧。
已经七点了,我看了看表。
“我要回去了,自习要开始了。”再耗下去,一定会死的很惨,老班的功力可不能小瞧。
“已经帮你请过假了。”他同桌穿超短裙总是想摸她竟看出了我的心思,好似心灵相通一般。
后来想想,那时的我根本不知道他欲言又止的话是什么,也不明白那些话对我来说会有多么重要,以至于我像一只濒死的鱼却没有一点点水能给我滋润,可这又能怪谁我承担的只不过是各种各样的人犯下的形形色色的错罢了。
我还不知道的一点就是,我们俩有多么的想像,倔强坚强。人或许就是这样,置身其中而不自知,还自欺欺人的用各种理由安慰自己,殊不知自己其实生活在一个透明的泡泡中,让旁人看得是多么的清楚。
我依然坚持要回去上自习这个人的熟悉感让我感到苦恼,也可以说是很压抑。
“好吧,我就负责护送苏大小姐回教室学习”陪我们站了好几个小时的顾简发话了。
安晨挥挥手,转身就直接离开了,挺直的脊背里饱含与他年龄不符的寂寞与沧桑。
“惜惜,我先走了,”一下自习,我就急忙收拾东西,千万不能迟到,让那个人抓住自己的把柄,同桌兼死党乔惜微笑着冲我挥挥手。
我也勾起嘴角,我爱吉他,所以我不管在什么地方演奏,心情都会很美丽。
在宽阔的操场上,我和安晨不期而遇他穿肥大的运动服,棒球帽帅气的扣在脑袋上,在清一色的校服中显得格外突出。
我扯起嘴角,刚想和他打招呼,可他头一偏,悠悠的从我身边飘过同桌穿超短裙总是想摸她。
那种笑容僵
在脸上的感觉还真是。。。哎。
哼将书包用力向后一甩,我大步走出校门,这种人才不值得我上心。
长途跋涉走着,一向不喜欢走路的我终于看到曙光,crzy到了。把手放在胸前,长呼一口气,这对我紧张的心情有舒缓作用。
不知怎的,女生的第六感告诉我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推门进入,刺耳的音乐与昨晚如出一辙,真是讨厌的感觉!
猜我看见了谁?
“跟我走”安晨倚在我面前的墙上,还是一样的走廊,一样的吧台,一样的旋转楼梯,可是今天,我并没有被带到环形沙发处,而是而是北带进了一个包厢。
那是一扇厚重精美的雕花木门,在昏暗的灯光下像罂粟一样充满了诱惑力,让人忍不住想打开它,可理智占同桌穿超短裙总是想摸她上风,我并不想进入,里面或许有不可名状的危险,手刚离开门,它就被从里面拉开。
第十一章
一个身影迅速将我拉进去,门“啪”的一声关上,我吓得向后一缩,撞到身后的安晨,他也跟着进来了么,惊魂未定,我看清了包间里肮脏的画面。
几个男人各自占领一块地方,身边扒着形形色色的美女,娇嫩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颤,一个老男人搂着一个舞女跳舞,唱歌,衣服已经寥寥无几同桌穿超短裙总是想摸她,我扫视着,很快注意到了我的新老板,他搂着上次那个前台的女人,两个人贴的很近,几乎是要粘在一起,影子在灯光下已经交叠,他亲吻着她,不愠不火,她的上衣已经褪下,雪白的肩膀豪不在意的裸露在空气中,想着亲吻过我的嘴唇是这样一个肮脏的嘴,我不禁有些恶心,转身想要离开却被安晨一把抓住肩膀。
“要在这里工作,就要习惯这些”看着他近乎冰冷的眼神,我的心被绝望淹没,眼泪竟同桌穿超短裙总是想摸她也缓缓落下,我开始变成坏女孩了吧,安晨一直扶着我,不让我倒下。
一个刀疤脸男人忽然站起,注意到我并向我靠近,身后的女人正红着脸,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却只能娇嗲的喊着他,可无济于事,那男人走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