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折磨女生越黄越好_第 1 部分阅读

那天从早上到公司,杜泽生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苏樱那浑圆翘的大屁股,苏樱今天在公司值班,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吊带上衣隔着曲线十足的低腰紧身蓝色牛仔裤,能清晰的看到苏樱那迷人的内裤痕迹,腰被裹得细细的,大屁股因为她的细腰而显得更为性感、更骚,整个大屁股被绷得圆翘翘的,骚骚的屁股沟被紧紧深勒着,显得好深,真是骚到了极点,真美!立即有股强烈的Xing欲侵袭着杜泽生。她小肚子被绷得紧紧的,前面那块三角地带当然也被绷得曲线毕露;臭骚Bi显得肥凸凸的,Yin脚上穿了一双迷死人、臭死人的豹纹细高跟露趾凉拖鞋和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白嫩臭脚趾让杜泽生更加的难以煎熬。真想干她饱满的臭骚Bi。
杜泽生的目光随着她那摇曳生姿的莲步移动,她的那双趿着拖鞋的脚白嫩异常,窄窄的脚板使得她的整只脚显得非常的修长秀气,拖鞋前端露出的脚趾细长细长的,尤其是她的大脚趾直直的从拖鞋里伸出来——这是一双非常典型的东方女人的脚丫!脚掌很窄、脚趾很长、皮白肉嫩。她脚上趿着的拖鞋随着她那轻移的莲步轻轻地拍打在她的两只窄窄的、肌肉白皙柔嫩的脚底板子上,发出有节奏的“啪嗒啪嗒”声,杜泽生不能自已,一点工作的心情都没有了。
中午的时侯,苏樱突然给派了个临时的飞行任务,她就在自己办公室里换好了空姐制服出去了,杜泽生趁无人之时,走进她小办公间拿起她性感的臭死人的豹纹细高跟露趾凉拖鞋闻了好一阵子,又看见桌子底下扔着一双肉色的丝袜,脚掌的部位黑黑的,拿起来一闻一闻,好浓的气味呀!杜泽生喜欢的不得了,他发现这双肉色丝袜有一只已经抽了丝,杜泽生再也忍不住了解开拉链,掏出胀得巨大发紫的鸡芭,这双骚鞋上有苏樱的脚掌印和脚趾印,舔起来咸咸的;杜泽生将翘得硬梆梆的鸡芭紧贴着鞋子向前套进开口处,整根鸡芭露出一大截,套得紧紧的,Gui头亮晶晶的,硬翘的鸡芭被苏樱的臭鞋子套弄得好舒服!鞋交感觉真好,能边闻边套,尤其穿了一整天的臭鞋子,那味道闻起来真骚啊!脚味夹着皮骚味,杜泽生实在是受不了此等诱惑男生折磨女生越黄越好。
恍惚间听到有人敲门,杜泽生已经开始坚持不住了,体内滚滚暖流正在向外涌来,突然,身后传来开门声,杜泽生下意识的转头过去,苏樱拿着钥匙一脸惊讶的表情,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睁的圆圆的,媚眼水汪汪的盯着杜泽生手中握着的发紫的Gui头,性感的小嘴也张着,苏樱迷人的脸猛地涨的通红,两人完全不知所措的僵了好几秒钟,望着意Yin的女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杜泽生脑子完全的瘫痪了,可兴奋的下身却更加的激动,猛地射出一股|乳|白的Jing液,正射在苏樱的大腿上,第二股也随即喷涌而出,苏樱下意识的一退,结果还是射到了她的黑色高跟鞋上。
下午杜泽生提前下班回家,刚走到家门口要掏钥匙开门,却从家里隐约传来的狗叫声,夹杂着女人的呻吟叫床声,这吸引了他的注意,轻轻的开了门走了进去。这薛萍自从上次被家里的大狗操了一次后就迷上了那根狗鸡芭了,再加上王宏和冯丽娟同居后就很少再找薛萍操Bi了,薛萍已经深深迷恋上那狗鸡芭在Bi心里操干时所带来的一波波让人浑身颤栗的快感,这不此时正闭着双眼,屈肘趴伏在沙发上,背上压着青黑色的大狗,任由那狗鸡芭在湿漉漉的浪Bi里抽插,两只肥白的大奶晃荡着撞击着沙发扶手。
大狗则一拱一拱地挺送着它的狗鸡芭直往薛萍的浪Bi里钻,捣得她露在身后的荫唇一下子扁、一下子凹,薛萍被大狗干得舒爽无比,尤其它还边干边伸出舌头舐着薛萍平滑的背脊,更使薛萍浪得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舒服得张开了。
大狗趴在薛萍的屁股上,越干越来劲,只弄得薛萍的浪Bi里“唧!噗!唧!噗!”地直响着,Yin水也跟着狗鸡芭插干的动作猛往外直流着,大狗的那根狗鸡芭越干越快,只插得薛萍张口浪叫着,全身细白肥嫩的浪肉也不停地哆嗦着,看她脸上的神情,真是又美又爽!薛萍胸前的大奶子因为前趴的关系,显得更巨大、更丰满了,薛萍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两颗奶子上,搓揉捏抚着,这种情形真Yin糜动人哪!
薛萍不停地在浪叫着“哎唷……亲……狗狗……你要……插死……我……了……真要……我的……命了呀……哎……哎呀……男生折磨女生越黄越好干……进Bi心子……了……唔……我……我快……受……不了啦……啊……泄……泄出……来了……”只见薛萍的身子不停地抖着、痉挛着,涂着紫色指甲油的脚趾用力的弓紧着,一边死去活来地高声浪叫着,全身无力地趴在沙发上,大狗“汪!汪!”地叫了两声,屁股一耸,像是在薛萍的肉Bi里泄出了它的狗精子,只射得薛萍全身又是一抖,舒服地“嗯!……”吐出了一声娇浪的吟声。
薛萍娇媚无力地转身仰躺在沙发上,只见她那原本平滑的小腹
,这时大概积满了大狗的Jing液,显得有些凸凸地鼓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大狗的狗鸡芭终于渐渐缩小了,“噗!”的一声,从薛萍的肉Bi里滑了出来,这才使薛萍的小肚子里的狗精和人的Yin水像黄河泛滥般地,由她的小肉缝,不,这时那原来细仅一线的肉缝,被大狗的狗鸡芭干得撑开成了个红圆洞!汨汨地流出了一大堆黄白的人、狗混合分泌物,只见大狗津津有味地,低着头一口一口地把它和薛萍的分泌物再舐吞下去,舐完后再低头舐它自己红红软软的狗鸡芭。
正当浪Bi深处开始传来那熟悉的酸麻感时,只见杜泽生像一阵风男生折磨女生越黄越好般的冲了进来,在薛萍男生折磨女生越黄越好还来不及出声前,已被他一把抱起,抛掷在床上,整个人也跟着压了上来,并起两指、一下就插男生折磨女生越黄越好到她嫩Bi里去,感觉整个热烘烘的荫道里湿淋淋的充满Yin水,接着低头往下一瞧!在那高高隆起的浪Bi上,一大片乌黑发亮的荫毛丛里,有好几处还潮湿的纠结在一起,隐约看得出白花花的狗精,当下气得狠狠将手指往浪Bi里一捅,再抽出来拿到薛萍眼前,铁青着脸说道:“这是什幺?啊?说呀!真行啊和狗操上了。”
薛萍惊得花容失色,惊出一泡尿来,看着老婆细致的肩膀和如丝缎般光滑的背脊,雪白丰满的大屁股由于腰身的侧卧而夸张的高高耸起,从臀股间还微微露出一弯褐色荫唇的边缘和参差不齐的黑色荫毛,真是怒心方下,色心又起。杜泽生胯下的鸡芭又胀得发痛,急欲发泄,干脆掰开
薛萍粉腿,露出那狼狈淋漓的浪Bi,操起鸡芭就刺入Yin水Jing液外流的肉Bi里,屁股耸动得就像鼓风炉一样,带出一股股黄白色的混合物,飞溅得两人腿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