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兵哥哥做到腿发软h_二235.第二百三十五章 天渊之别

[第1章正文]
第235节第二百三十五章天渊之别
在派出所的审问室里,是值班副所长亲自给黄祖南录的口供,态度非常好,不一会就录完,都往黄祖南有利的方向录,反正黄祖南一点错都没有。
录完口供,副所长把黄祖南带到关押室,里面蹲着十几人,其中一个是保安,其它的是那些可恶的家伙,看见副所长和黄祖南进来,他们都抬头看着,那表情别提多怪异,都不敢说话。
副所在问黄祖南:“黄先生,这些人怎么处理?”
“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呗,不是有法可依么?”黄祖南扫了一眼,找到要摸方如馨胸部又先动手的那个家伙,指了指道,“这个,太下……流了,敢摸我的女人,要好好的招待,务必让他长长记性,不是任何人的便宜都能随便占的,保安就算了吧,不关他的事,放了他……”
副所长连忙道:“好的,一定办好。”
黄祖南转身就走,感觉非常好,尤其想起当初被凌梦莹整进派出所的经历,再对比现在,待遇方面真他妈天渊之别。
黄祖南回到车里,刚准备开车,想了想忽然又下了车,走到车尾,打开车尾箱拿了一瓶水回来,递给方如馨道:“方如馨,我现在送你回家,你回去以后好好睡一觉,别再去酒吧了,别把我拉黑,我们明天再谈谈……”
方如馨接过矿泉水,哦了一声,拧开想喝却又没有喝,等到黄祖南开车了,她说:“你……的伤……不到上医院看一看?你的耳朵都肿起来了……”
黄祖南道:“我回家再处理,先送你
回去吧!”
“我很清醒。”
“清醒也得回去。”
方如馨又是哦了一声,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夜很静,马路很静,车不多,人更不多,天气冷的缘故吧,没什么事谁愿意出来瞎逛?如果不是因为见到方如馨,黄祖南此刻已经在自己的被窝里面了,而不是开着车,送方如馨回家,真是作孽。
彼此都不说话,气氛显得有点怪异,但就在这样的气氛伴随下,黄祖南把车开到了方如馨的住处楼下。
停了车,黄祖南道:“到了,你可以下车回家了……”
方如馨犹豫着,过了有十几秒,跟兵哥哥做到腿发软h轻轻开头道:“你能送我上去么?我有点头晕。”
刚刚不是说很清醒么?想着这个问题,黄祖南嘴里道:“你知道头晕你喝这么多酒?”
“我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你可以在家喝跟兵哥哥做到腿发软h。”
“在家一个人孤独。”
“那你可以叫你的朋友陪着你。”
“没有朋友。”
“韩函呢?”
“韩函在忙店面的事情,打算过年前开业,我不想找她,等我好了再去找她吧,我和她一起做。”
“下车吧!”说完这句,黄祖南自己先下了车……
方如馨又扭捏了一会儿,才从另一边下车,黄祖南随即锁上车,走过去扶她,和她一起上楼。其实黄祖南能感觉出来,方如馨不是很晕,只是借口罢了!知道这样,黄祖南之所以还送她上去,是觉得有必要深入谈一谈,既然她不愿意明天谈,就今晚吧,不然就这样离开,她可能没那么容易想通。
让黄祖南觉得又惊喜又痛心的是,方如跟兵哥哥做到腿发软h馨越苦不堪言,代表越在乎。
第二次进入方如馨的家,黄祖南看见的是一个很脏乱的家,和上次感觉完全不一样,仿佛从上次到现在都没有收拾过似的,而且还破坏的很厉害。是的,绝对是破坏,地上竟然还有茶杯、遥控器之类的小东西,那应该是方如馨扔的,不高兴,发脾气之类。
黄祖南叹了一口气,把方如馨扶到沙发里坐下,然后去倒了一杯热水给她:“喝口水。”
方如馨道:“谢谢!”
“你扔东西了?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过瘾?”
“不记得了……”
这回答让黄祖南想好的话咽了回去,想帮忙收拾一下,忽然想起当初帮钱昕而引起的误会,最终又没有行动,随便吧,有些事情做多错多。不过其实黄祖南已经开始有点心软跟兵哥哥做到腿发软h,还是刚刚那句话,方如馨越苦不堪言,代表越在乎。而方如馨在乎,黄祖南心里某个柔软的位置,仿佛被撞击到了,看着方如馨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很难受,不忍心。
喝了半杯水,方如馨回了房间,她并没有告诉黄祖南她要做什
么,黄祖南亦没有问,而是在沙发里静静的坐着,抽着烟,等待着。
房间里偶尔会传出来几声翻箱倒柜的声音,然后过了两分钟,方如馨拿着一个药箱走出来,把药箱放下后又进了浴室,不一会儿打出来一盘水,水里漂着一条小宁巾。
不是准备处理伤口吧?
黄祖南有点郁闷,他才是医生,不是方如馨,不过方如馨已经准备好,他不可能拒绝,那样很伤人,他无法拒绝,更不想拒绝跟兵哥哥做到腿发软h,况且伤处真的好痛,处理一下不是坏事。
方如馨坐回原来的位置,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