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很多同学都日过我_第1247章 进山

丁宁此刻满脸呆滞的看着老驴的肉身,脑门上写着大大的问号?
这是啥情况?他只是打晕了老驴后,突发奇想想要试验一下意志大门能不能把老驴收进去而已。
结果,老驴的肉身还在外面呢,灵魂却进入了意志空间?
不过也对,意志空间似乎也只能收取意识类的虚幻东西,实物无法进入,比如这古庙宇里的东西灵性就全进去了。
最让他郁闷的是,现在他想要把老驴的灵魂弄出来也做不到,至少在他没有把意志大门彻底推开前是肯定做不到的。
这让他好生苦恼,光肉身改造基因有用吗?
没办法,试试呗!
丁宁一试,好嘛,别说改造了,基因图谱都模糊不清的,还改造个屁啊。
不过这也让他明白了,基因改造并不仅仅是肉身改造的问题,还和灵魂有着莫大的关系。
“老驴这个混账玩意儿,整天就知道给老子添乱。”
丁宁愤恨的咒骂了一句,暗自埋怨自己也是没事找事,直接改造基因不就完了吗?非得异想天开胡乱试验。
这些好了,进去了就弄不出来了,最要命的是,为了保持最良好的巅峰状态,他一大早起来就把意志空间的修炼时间用完了。
“算了,不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能等明天能进入意志空间了看情况再说吧。”
丁宁满脸的抑郁,早知道今天就不那么积极修炼了,留半个小时的修炼时间也是好的啊。
按理说,九天玄女应该躲在古建筑群中的,可她却始终没有出现,想到这里,丁宁不死心的把古建筑群搜索了一遍,可却依然没有发现九天玄女的踪迹,心里隐隐生出不好的预感,难道她直接去圣山了?
丁宁眉头紧蹙,悄然隐身向祭祖圣坛而去。
此刻的的祭祖圣堂安静的横伫在那里,死气沉沉没有丝毫灵性。
丁宁眯起眼睛,看向远处介于虚实之间的圣山。
圣山云雾缭绕,朦朦胧胧的让人无法看清楚真面目。
丁宁曾经询问过孔蕾等人祭祖时圣山降临的班里很多同学都日过我事情,可让他意外的是,所有人都诧异的回答说圣山始终都在那里,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让他生出一丝明悟,或许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看到圣山降临时的场景?
也难怪那么多年妖族始终没有人能够探索出圣山的秘密,或许只有祭祖时圣山才是完整的。
狐族萨满都在忙着万妖皇庭的开庭大典,看看时辰,也快要到了祭祖的时候了。
开庭大典倒是不需要祭祖,关键是彭天傲和青雀儿今日还要大婚。
按规矩,本该是大婚头一天祭祖的,但由于皇庭初立,外九领的官员每天的事务繁多,参加完大典就要返回各自的岗位,不宜为了皇主大婚在万妖城再久留,索性把祭祖和婚礼放在了开庭大典的同一天。
当然班里很多同学都日过我,这个决定也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有人觉得有违祖制,有人觉得应该简化程序,毕竟狐族萨满的礼仪程序实在是太繁琐太浪费时间了。
再加上有丁宁简化婚礼程序的先例,彭天傲又一力坚持,最终才通过了这个决议。
轰!
随着古建筑外传来的欢呼声,万妖皇庭开庭大典终于落幕。
百无聊赖的丁宁也终于等到了祭祖仪式的开启。
随着狐族萨满在祭坛上连蹦带跳,嘴里念念有词,祭坛之灵仿佛从沉睡中苏醒,圣山虚影再次来临。
丁宁深深的看了满脸虔诚的跪拜在地的彭天傲等人一眼,在心里轻声呢喃道:“天傲兄,珍重!”
毅然转身向祖陵中走去,他知道圣山显化的时间有限,不趁着此刻进入,就要再等下一次祭祖时才有机会进入真正的圣山。
进入妖族祖陵,丁宁也不再隐身班里很多同学都日过我,双翼一振化作金色流光在圣山虚影合实的瞬间趁着圣山显现的门户,义无反顾的飞了进去。
没有人发觉,在他进入圣山之际,狐族大萨满似乎有所感应,那浑浊的老眼陡然间爆射出骇人的精光,但很快又恢复如常,耷拉着眼皮,继续诵念着那古老的祭语。
丁宁感觉自己似乎钻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身体不受控制的在漩涡中旋转,让他头晕眼花,有着强烈的失重感。
仿佛只是一瞬间,又仿佛过了无数个世纪那么漫长,那种翻江倒海般的失重感陡然消失,噗通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丁宁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微微松了口气,刚才那一刻,他都以为自己要死在里面了。
这圣山的门户也实在是太可怕了,和空间传送的感觉完全不同,给他一种时空错乱、命运根本不在自己掌控当中的感觉。
这让他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只是一道门户就如此可怕,这圣山的恐怖可想而知,如若不是想要找到回归地球的道路,他这辈子都不想进入这里。
仔细的打量班里很多同学都日过我四周环境,和记忆中圣山显现时的安全路线对照了一下,丁宁很快确定了自己所在的方位,是在圣山脚下的西南角。
天空灰蒙蒙的,没有日月星辰,眼前只有一条羊肠小径,蜿蜒曲折向前蔓延不知通往何处,两侧地面全是大小不一的嶙峋怪石,看起来似乎没有落脚之处,令人很难行走。
若是没有记忆中的安全路线,丁宁或许只能沿着羊肠小径走下去,可现在,他却毫不犹豫的向一旁的怪石堆走去。
因为他记得很清楚,沿着羊肠小径走下去,很快就会碰到一具可怕的腐尸,虽然他未必就怕了那鬼物,但能少点麻烦就少点麻烦,毕竟他不是来降妖除魔的,而是来寻找回家之路的。
怪石堆虽然极其难以行走,但对丁宁也造不成太大的困扰,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一边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自己走了多少步。
要知道这里看似寻常,实则却是阵纹密布,走错一步就会触发沉寂的恐怖大阵。
阵法其实并不可怕,以他神阵师的水平,一般的神阵还真奈何不得他。
但可怕的是,这些阵法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触发激活的可不是一个两个阵法,即便是他也未必能全身而退,这让他如履薄冰,速度慢如蜗牛,每走一步都要计算距离,对照一下脑海中的安全路径。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沿着羊肠小径走反而没有那么麻烦,唯一的障碍就是那些可怕的腐尸。
可他宁愿费点劲儿也不愿意和那些恶心的腐尸碰上,虽然不知道腐尸的实力有多强,但连老驴都说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进入圣山,就足以见得那些腐尸很危险,会带给他生命威胁。
班里很多同学都日过我心翼翼的一步都不敢走错,足足走了五六个小时,终于走出了那堆乱石滩,眼前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树林和一条林荫小道。
丁宁站在林荫小道前脸脸上露出一抹纠结之色,他记得很清楚,这林荫小道前方的地下埋葬着一个看起来就极其强大的腐尸。
他之所以纠结,是因为他知道在前方不远处有着一枚道果,如果想要得到道果,就肯定会和腐尸碰上;如果想要避开腐尸就只能走一旁的林间沼泽地,而走沼泽地就会错过那枚道果。
道果,要还是不要?这是摆在他面前的一个两难选择。
反正圣山深处的路径自己也没有看清楚,迟早也要靠自己摸索,先和腐尸干一架掂量掂量对方的实力再说。
富贵险中求,老子拼班里很多同学都日过我了。
丁宁一咬牙做出了决定,但他也不是盲目的去找死,悄悄取出人皮哥披在身上,又拿出瘟神獠牙握在手中,壮着胆子的大步向前走去。
砰砰!
丁宁距离腐尸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心脏不争气的开始狂跳,握住瘟神獠牙的手心开始冒汗,脚步也下意识的放轻,目光警惕的紧盯着地面,因为他知道腐尸是藏在地底的。
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和腐尸拼命的准备,但要是万一能够不惊动腐尸呢?
只可惜,理想
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就在他摒气凝息,蹑手蹑脚的想要穿过腐尸的领地时,突然双脚一紧,竟然无法移动脚步,低下头看去,顿时骇的亡魂大冒。
地面上不知道何时裂开了两道地缝,两只白骨嶙峋的骨爪正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脚腕,用力的向地底拖去。
“滚开!”
丁宁心惊胆跳,举起手中瘟神獠牙,狠狠的向抓着他右脚的骨爪斩去。
噗!
白骨爪在足以斩金断玉的獠牙下竟然毫发无伤,发出如击败革般的声音,让丁宁大吃一惊。
好在,腐尸吃痛,下意识的松开骨爪,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一股令人色变的恐怖气息疯狂弥漫。
丁宁脸色剧变,不敢有丝毫犹豫的挥舞獠牙向抓着他左腿的骨爪斩去。
又是噗的一声,白骨爪终于松开,丁宁恢复了自由,二话不说就向前急蹿而去。
对曾经一整年都在和半步不朽级尸骨威压抗衡的丁宁来说,这腐尸散发出的威压再熟悉不过了,这鬼东西竟然是半步不朽级强者,这如何能不让他骇然色变,有多远跑多远。
嘶!
恐怖的气息弥漫,地面陡然裂开一道巨大的地缝,一个半边脸上白骨嶙峋,半边脸上挂着恶心的腐肉的腐尸从
地底钻了出来,黑洞洞的眼眶紧盯着丁宁亡命而逃的背影,嘴巴一张深深的吸了口气。
丁宁只觉身后一股恐怖的吸力传来,正在疾速逃蹿的身形瞬间一顿,不受控制的先后倒退而去,顿时惊的面无人色,额头沁出豆大的汗滴班里很多同学都日过我
“重力领域!”
电光火石之间,丁宁不假思索的大喝一声,恐怖的重力传来,让他向后飞退的身影为之一滞,终于停了下来。
呼……吸……
腐尸大怒,呼出一口气,再次用力一吸,传来比之前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吸力。
丁宁面如死灰,身形再次不受控制的先后疾退,重力领域瞬间破碎,他知道自己和腐尸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根本毫无抗衡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