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摸了同桌一整天的作文_第六百三十八章 完美的落幕

第六百三十八章 完美的落幕
寒霜,血无情这两位他认识的老朋友,还有一个是他从未见过的。
“现在就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之人了?你未免也太过心急。”
看那带着不可一世面容的人,寒霜带着讽刺之意的说着。没把真正的大意识解决,就想象着自己已经无力敌了,这也太过天真。
“本尊还没找你们呢,你们到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也好,倒是省下了我的时间。”
看见寒霜他们,傀皇眸中杀气大盛。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至于寒霜……各种想法早已在心中算计。
“还称尊?就你,也不拿盆水照照自己的样子,配吗!”
“现在就毁了你们,让你们看看到底配不配!”
傀皇不想磨牙,速战速决。
“我倒是想出手亲自宰了你,只可惜你的对手可不是我们。”
说着寒霜,让出了位置。
“喂,人交给你了,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本事了。”
大意识完全不看他,直接向着傀皇攻去。他掌握着大部分的法则之链,隐藏起来的那些虽然麻烦,可只要那个掌控者出现问题,那些他完全可以轻易拿下。
“真是的,一点也不可爱。不知道到底哪里能找那个人的喜欢,一个大冰块儿,难道有被虐的嗜好?”
寒霜这番话,若是被那位沉睡中的师父知道,会不会直接气醒了。
对于寒霜有些过多的关注大意识,血无情的心底暗暗翻着醋味。
“行了,管那么多做什么。宝贝,把你炼制的东西拿出来吧,这大意识一旦出手,便会以迅雷之势结束整个战斗。
我们动作是慢一点,可就来不及了。人要是死不透,可别恼火。”
对于自家小东西,这时得着重点还在跑偏,还关心其他多余的事情,血无情无语之极。
“就是为了等这一刻,怎么可能让他有机会死不透!”
眉心一抹亮光闪过,紧接着一个身形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虽然目光呆滞,无任何表情,散发的气息也是冷硬的,可看着那张面容,血无情的心情还是不好了。
这个身影有着和寒霜一样的面容,或者可以说这就是寒霜。他是寒霜的分魂所化,为的就是困住那只折磨的寒霜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毒蛊。
此时那只毒蛊在这个假寒霜的体内,这也是为什么傀皇明明觉得控制住了寒霜,可人却没有反应的原因。
而现在这只毒蛊,却是要对方命的关键之物。
看着眼前的那个自己,寒霜很想动手,可却又有着自知之明。虽然只有很小的一定几率会失败,但还是将目光投向了血无情。
魔是魂这方面的行家,只有血无情出手,才能真正做到万无一失。
看着那双闪呀闪呀的小眼神,血无情终于被逗得笑了出来。
“你呀,也就这个时候能想起我用出了。”
“哪有。情在我心里一直是最棒的,其他的小事怎好意思劳烦你出手呢!”
“就捡好听的说。”
“我说的可都是事实。”
寒霜确定以及肯定的在点头。
血无情对这样耍着小无赖的人,只有无奈和宠溺。
虽然两人在说着话,但血无情的动作却不慢。
其实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在大意识将傀皇杀死时,在人泯灭的瞬间,将飞速消失意念聚拢。
意念这东西无形无影,当然不是说想要能收拢就能收拢的。而由寒霜灵魂凝聚这个身体中,所困着的毒蛊便是一个承载体,也是一个芥媒。
血无情手上快速的结着属于魔独有的特有魂印。别看他一边和寒霜说笑,手上的动作好像是随意,实际上和正在动手的大意识是同步的。
傀皇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融合了隐藏的法则链后,面对大意识竟然没有还手之力。
在和大意识动手时,他就在被在压着打。
“不!不怎么会这样,我不信!”
傀皇疯狂的还击着,可依旧改不了即将要失败的命运。
“他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准备如此之久却完全无法反抗,这一点让寒霜有些想不通。难道傀皇是傻的吗?所以错过了两方的实力?
“不是他傻,是他中了大意识的圈套。想要挣脱枷锁与世界抗被摸了同桌一整天的作文衡,可不只是要自身要达到超等级,和融合隐藏法则链,还有最重要的便是熔炼世界之心。
不过因为意外,世界之心有了我的血脉。这让他的生命轨迹出现了严重的变化,甚至偏移到让大意识完全掌控不了。
在最开始时,我便和大意识有了一次协议,这使得他有了将错就错之心。在他特意为之之下,由我的气息遮掩,世界之心的信息就这样被屏蔽了。”
“所以说这个傀皇自以为达到了目的,其实才是个半残了的水平?”
听了血无情的话,寒霜终于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不是傀皇傻,是从头到尾都被彻底的算计了。
“他就是一个饵,引那些想要吞噬大意识,却狡猾的让大意识抓不到身形法则之链用的。这一次下来,虽然不能将其彻底灭了,但想要能拥有再次和大意识抗衡的资本,是不可能了。只要小心一点便再不会有大『乱』子,大意识这算得上是一劳永逸。”
血无情结的魂印已经到了尾声,这代表着那边也即将要结束了。
大陆因为两人的交手变得不稳定。法则链的碰撞,使得大地陷裂,山峰崩毁,火山爆发,河水泛滥,到处都在上演着一片天地即将毁灭的景象。
“哼,即是不该存就该消失。”
冰冷无情的话,却是在做着最后的宣判。
对于世界出现的问题,大意识十分不满意。要不是这个野心勃勃,欲望彭发的人,又怎么会变成如此模样。
无上的威压充斥在整个大陆上,大意识开始了,做最后的清除。
无数法则之链叠叠缠绕,浩瀚的能量开始对傀皇进行碾压。傀皇所掌握的法则链条,根本无法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对方捏碎,化为虚无。
“啊!我不甘心!我是永恒不灭的,今日所遭受的一切,有朝一日我一定会百倍千倍的讨回!”
“碰嘭!”
随着最后的话音,傀皇的身体被绞成碎片,他说融合的规则链条也在极限之下崩溃,化为虚无在次隐藏起来,等待着再见天日的机会。
而就在这时,血无情出手了。
紫金『色』的魂印在他身前瞬间张开,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在整个世界。
“既然死了,那就死得彻底,总想着回来,可不是好念头。本尊好好帮帮你,彻底绝了心思!”
“封天灭魂!”
“嘶啊……”
被毒蛊占领的傀儡,发出震慑神魂的嘶鸣。那是血无情再利用毒蛊中傀皇遗留的精魂,进行召唤。这种聚魂可以做到万无遗漏。
在魂印的捕捉下,无论是死亡之时溃散的意念,还是隐藏在其他处的分魂,即便是占据着其他身体,只要没有他的神躯庇护,都将没有阻拦的召唤而出,由神印入这具傀儡之中。
在被彻底的泯灭。
魔尊最让人胆寒的地方便是,一旦惹了他,会让你连转生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无论是身,魂,哪怕是意念,都会彻彻底底的被绝杀。真正的,死得彻底!
“呼!结束了?”
“嗯,结束了。”
“呵呵呵……忽然觉得无聊了呢!被摸了同桌一整天的作文”
“没关系,有为夫在……”
……
战争到了最后,整个玄黄大陆,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生灵。触目都是浮尸,土地变成了赤红之『色』。
都是上位者的野心,贪婪,才让这清明的世界,变的满目疮痍,尸横遍野……
……
血无情很开心,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他可以每天过着二人世界,可谓是顿顿有肉,餐餐食足。
寒霜呢?再次欲哭无泪了。这喂不饱的饿狼,到底要咋办啊?再这样下去,即使他是神也受不了了。也要精尽人亡了!
“主子,我们这是上哪里去?”
看着身前的人,苍『色』心中很是忐忑的问着。
他们是偷溜出来的,趁着另一个主子不在的时候。真的无法想象,当主人回来时发现主君不在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大发雷霆?不,那简直太轻了!
而现在他还要回避另一个不敢想的问题,那就是一旦他们被捉回去,会有什么下场?
主君是主子的宝贝,可他只是个跑腿的啊!绝对死都是轻的!现在脑海中,已经不自觉的飞过无数种场景了……扒皮,拆骨,抽筋,加油炸……
反正是没一个是能快活的。
怎么办?跟着这样的主子,真的伤不起啊!
面瘫的脸,更面瘫了!
“不管去哪里,只要走得远远的就好。不然绝对会……”
后面的话很轻,轻到连苍『色』都没有听清。
人不在,真是天赐良机啊!再不找个地方躲躲,绝对会死人的。他一直都知道狼是吃肉的,可却受不了狼竟会时时都想把肉叼在嘴里,太恐怖了有没有!
想想这日子过的,真是日日都在水深火热之中。
最可耻的是,明明应该是冷气制造机,不仅学会撒娇卖萌,竟然还会『色』!诱!偏偏自己还受不了诱『惑被摸了同桌一整天的作文』!
苍天啊,每每回想起来,真想找块豆腐撞死!真的没法活了!
必须要逃走!
即使知道溜不了多远,但能跑一天是一天。
对于主君这明显是找死的行为,苍『色』能做的,却只有默默的陪着。而且他在关键的时候还要帮忙,内心咆哮中,这日子没法过了!
“苍『色』,你知道那个大意识在哪里吗?”
“主君找他做什么?”
想着那个只维护世界运转,无情可以算计任何事物的人,苍『色』就眉头紧锁。
“有事。可以就帮我把它的位置找出来。”
虽然已经达到了半步掌控者的位置,可因为走的太急,有很多东西都是不会的,就像掌控法则的轨迹。
虽然不想,可苍『色』只能照做。谁让人是主子,有任『性』的资本!

找到坐标,苍『色』就带着寒霜瞬移了过去。远远的寒霜就看见了那道,冷的要让四周都快结冰的身影。
“行啊苍『色』,厉害啊!”
真的找到了人,寒霜不由得夸赞。
“主君过赞了。”
说实话,这个赞赏他真的不想接。
能如此快速的,找到一个世界的大意识所在,真的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那算得上是心底的痛,因为这是为了躲避原世界大意识的追杀,练就出来的本能。
而形成这样的本能,可是付出了无数惨痛的代价。
不过不要紧了,因为他知道,讨债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所有欠他们的,都会千倍万倍的还回来!
“你来做什么?”
对于这个曾经的合伙人,大意识的态度依旧是彻骨的冷。
被摸了同桌一整天的作文“我们快离开了。”
“那很好,少了你们这些异类,这个世界便能回到原有的运转轨迹了。”
“你还真是……除了这一个,什么都不想啊!”
三句话离不开消除异类,对于这一点,寒霜真是无语了。
“吾的存在,便是要让这个世界在正常的轨迹上运转。”
冷冽的话没有丝毫感情,如同一个运转着的机器,仿佛是没有生命的。
“或许吧……不过或许有一天,有意外发生也不一定。”
“吾不会让那样的意外存在。”
平淡,却是在诉说着一个事实。
寒霜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这样的人真的会有情吗?
“是吗?可意外之所以被称之为意外,就是因为它不被命运所掌控。就像我们在最开始时,并没有想让你坐收渔翁之利。
我要走了,走之前来看看你,同时把他交给你。这是他想的,虽然很不明白他到底为何会爱你,但那和我无关。”
寒霜说着,将一块玉佩丢给了那个冷漠的人。剔透的玉中间,是一棵青翠的小树,可不就是寒霜的那块灵橒玉嘛!
看着迎面而来的玉佩,大意识不明何意的伸手将其接住。面上还是淡漠的没有任何表情,可寒霜还是发现了,对方的眸底闪过了一抹快到让人觉得,是自己眼花了的情绪。
“借你的地方歇几天。”
说时已向一处宫殿走去。
“你不怕我将他丢了。”
“随便你,东西既然已经给你了,怎么处置和我无关。”
那是他师父的决定,不管结果如何,都是他师父的选择。不过如果这个师父真的消失了,那自己的承诺自然也消失了。
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大意识,无数次的算计了自己,怎么还能让其在留着……
终于能安安稳稳的睡觉了,寒霜心情舒爽的,睡了三天三夜,那怎是一个爽字说的。
他在这混沌天中心情的好,可摄政王府那边却已经被阴云笼罩。
血无情受虞凤天所邀前去神墓,了结先前答应的事情,就其爱人苏醒。
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可没想到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小东西不见了,而且搜寻之下竟然了无踪迹!
这个真是令人火大的一件事!
一连又过了两天,血无情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而这时离寒霜离开,已经五天了。
“他在哪里?”
苍『色』能找到这里,血无情找起来自然也是不费力的。
“赶紧把他领走。”
大意识没否认血无情的话。
他不喜欢有人在自己的地方晃,还是那种很活跃的人。
只是血无情在两天之后才找到他这里,究竟是什么原因?他想或许是那次大战,法则之链崩毁的太多,才让自己的脑子忽然抽了,做出了些什么……
知道没有找错地方,血无情直接向着大殿的方向出去。就在刚刚,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
“情,你来了。”
寒霜躺在大殿的顶端,看着混沌天狂暴的能量夹杂着雷光所构成的风景。
“小东西,躲在这里,真是让我好找。”
一个闪身来到寒霜近前,平淡的话音中却不难听出夹杂着的火气。
“嗯,这里确实不好找。”
对于这一点寒霜,一点也不怀疑。
话落时,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不是很紧,但绝对挣脱不开。
“小东西,你不乖。”
“情,我想你了。”
“嗯~想要逃避的方法?”
“不是,我想你了。很想……”
未尽的语声,被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
微凉的舌强势的滑入对方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霸道带着不容反抗,强势的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两个人完全沉浸在了热吻之中。
寒霜实事求是的话,比那腻人的情话,还要勾动火欲……
大意识面无表情的,目送着那夫夫二人离开,终于又恢复清静了。
转身离去,只是掌间不经意『露』出了一角剔透的玉……
……
最后一个秘境开启了。
血无情和寒霜,再次踏入了其中。
和每一次进入秘境不同的是,此次进入,便不会再出来。
夫夫俩人决定,将最后一件东西拿到后,便将它们合成掌控器直接离开。
大陆上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该了结的也全部了结。
一场提前开启的千年大战后,整个大陆的格局都变了。除了被血无情庇护的龙腾帝国,其
他的国家都损失惨重,现在是彻底以龙腾为尊了。
可是面对这样的变化,身为皇帝的龙庆宸,却并没有『露』出高兴的神『色』。每天都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直压的近身的人噤若寒蝉。
没人知道因为什么,只是知道这位皇帝大人的心情,越来越莫测了。
江湖中的超级势力,只剩下了万雷宗,和后起之秀耀澜宗。原因吗?不必多说了。谁让人家有后台罩着呢?
寒霜的小徒弟雷凌云,已经完全掌控了万雷宗。一切大好,就是这被摸了同桌一整天的作文个小徒弟的情路,有些慢慢……
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
横断山脉深处,『迷』雾林。
终年不散的积雪,在烈风的席卷下,『荡』起漫天雪雾。层叠的山脉被银白覆盖,形成一个冰雪的世界,美不胜收。
只是这美景之下,却是收割生命的巨廉,凡是敢踏入的生灵,都将被这冰封世界困入其中,变为这里的一部分。
如今这里却迎来了一拨客人。
血无情,寒霜,苍『色』,再加上一只死活都不独留的墨言,和一个虽然不想带,可还是被寒霜捎上的青竹。
血意被留了下来,原因是他的表现,并不被血无情满意。小少年当时都急哭了,好在有寒霜说情,给人留下了一个空间座标。
是血无情的掌控器,它已经从沉睡中苏醒,被留给了血意。有它在,只要血意能达到血无情的要求,便可以寻过去。
想到血意,寒霜又想到了许多人。在大劫之中,这些人都出了许多力。
就像那只活尸王林夕,他和狄书终究走到了一起。不过不是林夕想通接纳了人,而是狄书那个死板的人,竟然主动追求起了林夕,最后终得眷属。
龙庆沣那个扭捏的,到后来还是没抵过蓝久的死缠烂打,只能由着人过起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龙庆宸,在得知血意不会和血无情他们离开后,整个人都变成了阳光明媚。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还有很多很多,想着,寒霜不由自主的笑了。
“在想什么,这么高兴?说出来给为夫听听。”
“在想情,想着有情在,真好!”
平淡的叙述被摸了同桌一整天的作文,在血无情听来,却是天底下最美的情话。
心,在鼓动!
“知道吗小东西,遇上你是我的劫,可我甘之如饴。只要拥着你,牵着你的手,就算付出一切都值得。”
轻轻的话语,溢出的是满心满眼的爱。
“情,如果说前半世的苦难,就是为了让我遇见你,那我感谢上苍的安排。”
是的,感谢上苍。哪怕再苦……什么都值得。
血无情从后面拥住了寒霜,紧紧的。这是他的珍宝,永生守护的珍宝……
“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站,也是在那山脉的外围遇见了你。”
孑然而来,此时却心已有归属。不得不说,幸甚!
“如今情从这里离开,不过情不会在孤单,有我!”
牵着对方的手,带着淡淡的笑。
“有你,有我!被摸了同桌一整天的作文
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当一抹刺目的的光闪过之后,『迷』雾岭又恢复成了以往的静谧。
夫夫俩人的另一幅篇章,将会在另一个大陆开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