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同桌拉我去他家_尾声:我心所至,踏破星河!

再次看到多日不见的帕里斯,李平安周身的锋锐也是稍稍消减,扫了一眼她曼妙的腰.臀曲线笑道:“怎么搞的,好像瘦了些呢。”
“嗳?”
帕里斯一愣,旋即,俏脸便是一片羞红,这个坏蛋,都已经这样的身份了怎么还……
但很快,两人多日不见的生分,也是迅速消散,帕里斯也是愈发放松起来。
来到城主府的大厅,品着香醇的沙漠甘露,听帕里斯叙述着这段时间的一些事情,李平安整个人也是愈发的放松。
就算是在强大的存在,一场恶战之后,总是会想在自己最亲近的人身上,得到那温柔的抚慰。
哪怕李平安之前其实已经是做好了相当的准备,可刚才的会议上,也是状况频发!
最为关键的一点,便是一众至尊存在们,对李平安没有经过他们任何人同意,便是直接跟林族这种庞然大物处在了对立面,相当的不爽。
毕竟,就在混乱之海是那位不朽帝君大人缔造,可此一时彼一时,难道,他们要了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就去跟李平安陪葬?
李平安解决这事情的方法也很简单!
两个字:“利益!”
混乱之海此时有着诸多的势力、家族,而每一个有至尊存在的势力和家族,那种底蕴都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不仅掌握大片的土地,城市,药园,各种能源产业和丹药产业线,更是掌握着诸多的通道,可以捕捉大量外界涌入混乱之海的各种生灵。
这就犹如滚雪球效应,让的他们在宇宙中恍如‘遁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只管闷声发大财便完了。
但,早期的文明已经被摧毁,后续的文明远未达到稳定,其中诸多不稳定的因素导致各种状况频发,暗地里的征伐不断,不仅让各家势力深受其害,那种不安全、不稳定的因子,也是犹如达摩利斯之剑,时时悬在这些大佬们头顶。
而李平安,拥有了那位不朽帝君大人的意志,便也有了名正言顺的权利!
此时,李平安虽是名义上混乱之海的主人,这个世界的主宰,但,李平安很明白,凭借他此时的实力,放学同桌拉我去他家远达不到掌控这个世界的程度,那,要解决这分化,便只能用最稳妥也是最歹毒的方式了。
你们想要利益,想要名分,好,我都给!
但是,你们必须承认我的权利,我的利益!
简而言之,我是周天子,你们大家怎么玩我不管,但我的奶酪,那必须是我的,谁都不能动!
诸多大佬们又岂能傻,好不容易才出现这么个拥有名分的机会,怎么可能会放过?
自然是要挤破头皮的来给李平安好处了。
当然,李平安很明白,这种状态绝不是办法,想要在这个世界中达到最大利益,必须还是靠强势手段。
但李平安此时最需要的便是时间!
不说还有林白羽那边,单单是这些环绕的群狼,便是得让李平安时刻绷紧这根弦!
李平安也是要用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为自己制造一个鞭策力,让的自己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一路向前。
须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大厅内,与帕里斯聊了好一会儿,将帕里斯逗弄的都有些眉目含春了,帕里斯也终于忍不住,说不出了让李平安饶恕她父亲城主大人性命的事情。
李平安一笑:“帕里斯,当然,他是你的父亲,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拿他跟普通人一般对待。不过,这事情,有个前提!”
…………
十几分钟后,城主大人仿若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周身能量一片紊乱,颤颤巍巍的来到了李平安身前。
帕里斯早已经出去,偌大的大厅内,只有李平安和城主大人两人。
李平安扫了城主大人一眼,淡淡一笑:“没想到吧,咱们现在会是在这种状态真正交流。”
城主大人老脸上顿时一片苦涩,“牛,我知道,我犯了很多错误,但,但您放心,从此时开始,我,我绝对不会再犯错误!您不论想知道什么,我,我绝不会再有半分隐瞒!”
李平安一笑,品了口沙漠甘露站起身来,负手而立,并没有着急问话,而是看向了窗外的幽深的夜色:“城主大人,很多事情,想必不用我再教你放学同桌拉我去他家,自己的命运,只掌握在自己手中!”
“是,是。牛,我会用我的行动向你证明!”
城主大人就恨不得跪在地上了,眼神一片坚定。
看这老东西被打磨的差不多了,李平安也没时间跟他墨迹,直接问出了第一个核心问题,帕里斯的母亲,也是珍妮弗?琼斯的母亲,那位琼斯公爵夫人的事情。
城主大人到此时其实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身形愈发颤微,却也只能咬着牙为李平安叙述起来。
原来,早在数百年前,城主大人的罗曼诺夫家族,便是发现了地球这边的一些神秘。
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些神秘药材,后来又有了一些神秘的法宝法器。
这让的城主家族开始对地球这颗星球产生了很强大的好奇。
这个卑微的星球,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好东西?
可随着时间流逝,地球人居然不到这边来了,让的城主家族一时间有力气也发不上。
主要是地球的通道太神异了,根本不能反穿,起码他们罗曼诺夫家族,远没有这样的实力。
直到二十几年前,又有一波地球人,重新来到了这里。
“牛,你知道,梅丽是个非常优秀的女人,也是个野心极大的女人,如果没有她,我当年很可能坐不到这个位置。但,我也没想到,她已经为我生了帕里斯,最后还是会离我而去。”
城主大人说着,点燃了一颗烟,愈发的苍老,似乎也有些想不明白。
片刻,他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道:“牛,后来,我做了诸多调查,并且仔细回忆当年的一些事情,这才是明白,梅丽的心,根本就不再这里,而是在-------阳间!”
说着,他眼神愤懑又灼灼的看向李平安。
“呵。”
李平安冷冷一笑,不置可否。
“额……”
城主大人忽然想明白,此时早已经不再是他能掌控的时候,忙是用力拍了下脑门子,又道:“牛,怪我又犯傻了。后来,我通过诸多的事情分析,得到了一个关键的消息!梅丽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还有着很多从地球来的人,都跟她有着一样的目的,他们,都要前往阳间,而且,掌控有一条秘放学同桌拉我去他家密通道的信息!
这条秘密通道究竟在哪里,我一时也说不好。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就在我们黑风口城周边,极有可能就是在神战之地的某处。
不过,这个通道好像有着一定的时间规律性,必须要等到一定的时间段才是可以开启。
牛,我后来,在梅丽的日记本上,包括一些其他的物件上,发现了‘28’的字样。或许,这个时间段,是以28年为界的。”
城主大人苦思冥想,愈发的疲惫。
李平安并未理会他,继续看着悠远的星空,微微出神。
城主大人的话跟亚特兰蒂斯的叙述基本一致,神战之地的确是有着一条通道,通往阳间。
而这个时间的周期,是25到30年!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亚特兰蒂斯也无法准确解释,但一直有着传言言,地球人如果前往阳间,那种受益将是惊人的!
因为一直有传说,地球曾是阳间的星球,不知道为何,才是会来到了这边。
可惜啊,阳间虽好,但那边的状况也是更为复杂,起码目前这个阶段,李平安是不会贸然的。
见李平安不说话,城主大人也不敢再说话,像是老狗一般,恭敬又傻傻的看着李平安。
半晌,李平安这才回神,看向城主大人的眼睛:“第二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你,听没听过李擎苍这个名字。”
“啪。”
说着,放学同桌拉我去他家李平安屈指一弹,一个英挺坚毅、与李平安有着七八分相似的中年人脸孔,便是浮现在虚空。
这是李平安根据他脑海深处的记忆,大概模仿的爷爷李擎苍的相片。
“额,这……”
城主大人瞳孔顿时一缩,“这,这不是二十年前黑风口城的第一大盗吗?您,您与他……”
“第一大盗?”
李平安眼神陡然冷厉。
城主大人也是回神,忙道:“牛,您,您先别误会,这个人,当年……”
随着城主大人的叙述,李平安也是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爷爷来到了混乱之海之后,显然不肯过这种奴隶生活,他隐忍一年多,便是爆发了,疯狂的盗窃着诸多豪族权贵的资源,用于己身的修炼,那种成长速度是惊人的。
没几年的时间,他便成为了一流强者,被人誉为黑风口城乃至是黑风炎漠南部的‘第一大盗’。
而最后,他也和梅丽等人一起,进入了那条通往阳间的通道!
李平安缓缓闭上了眼睛,止不住紧紧握住了双拳,周身都是有些止不住激动的颤抖:“爷爷,我就知道,你不会死,你一定不会死的!等着吧,等着我,最多三年,我一定会去找你!
还有爸爸妈妈,我会替你们照顾好那个小屁孩!
等着吧,没有人,没有人可以用这种方式对待我李平安的家人!
他们自幼便是给那小屁孩洗脑,让他认贼作父,甘愿承担罪血后代的名头,让我们永无翻身之日,不管他们是谁,到底有多么强大,早晚我都会让他们千倍万倍的偿还回来!”
此时,纵然魔龙子依然倔强,可他跟李平安玩,显然还是嫩了几百条街。
李平安通过诸多旁敲侧击,也是得知了不少的隐秘。
其中便是有着一点,李平安的母亲这边,是阳间一个非常庞大家族的嫡系血脉!
但,因为母亲与父亲的事情,加之自己的出生,让他们认为这是巨大的蒙羞,便是无所不用其极,要置李平安他们这一家人与万劫不复!
可惜,他们估算错了一点,临走时,母亲将那件传说中的至宝,戴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
时间过的飞快,眨眼,一年已经过去了。
李平安此时在混乱之海已经扎根的相当稳固,不仅将实力提到了涅盘境四重天,更是将那个惊天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他打通了地球与混乱之海往返的通道!
说起来,这事情还是多亏了吴宣儿,正是因为吴宣儿体质的特殊,可以沟通通道的神秘符文,再加之小沙漠魔猿的掩护,可以安稳的渡过那金角虚空兽占据的位置。
这个过程虽是凶险,但基本已经稳固。
此时,地球也逐渐要打破观想境的桎梏,来到逍遥,必将也会有着更多的灵草灵药现世。
李平安一年也不用往返太多,几次便是足够,凭借他强大的储物能力,这种贸易差无疑是惊人的。
包括洛涵、王曦、红姐、吴亦然等人,以及洛涵和王曦分别所出的那两个小丫头,和吴亦然生的那个小皮猴,都是可以在两界往返,犹如度假一般。
这种能量差不仅对女人们有着巨大的帮助与提高,对三个小屁孩更是有着巨大的受益。
不出意外,一旦他们成人,必将会远超越同龄人,成为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
而随着李平安辛勤的耕耘,又是有着不少女人,即将为他孕育下一代。
尤其是红姐、刘菲菲、温柔她们那些最早跟随放学同桌拉我去他家他李平安的女人,都是被李平安下了巨大的力气努力耕耘,终于是得到了丰硕的成果。
随着混乱之海这边的不断稳固,李平安也有着信心,两年之内,冲击至尊级!
而那个节点,正好也是那条传说中的通道,即将开启的区间!
到那时,他必定要踏破这星河!
所以,在这个区间,李平安必须要打好最坚实的根基!
…………
“唰!”
地球,黄河口,李平安犹如一道流光,迅速掠向蓬莱方向。
李平安是从京城急速赶往蓬莱这个方向的。
这次回来,李平安一是准备带洛涵她们再次去混乱之海度假,再者,也是为了购买更多的灵草灵药,但,就在半个小时之前,通讯器上的一条消息,却是瞬时打破了李平安的计划!
这条消息非常简单,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张照片!
而照片上,也远非是什么让人惊悚的东西,只有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她约莫两岁出头,非常的漂亮,极为的灵动有神采,最关键的是……她,像极了李平安。
简直跟李平安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恐怕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
更关键的是,给李平安发消息的那个人,是一个李平安已经许久未曾见过,几乎都要忘记的女人!
之前风野殿下的那位侍女,梅梅!
以李平安此时的速度,纵然有着地球桎梏,却是对李平安没有丝毫作用,很快便是赶到了海边。
可李平安刚要直掠蓬莱,忽然感受到,海边的一片礁石边,有着两道极为熟悉的气息。
尤其是其中那道小的气息,让的李平安几乎心都要融化了。
“唰!”
李平安直掠而下,很快便是看到,不远处的礁石上,一大一小,两个俏丽的倩影,正看着大海说些什么。
李平安刚想说些什么,忽然,那个大的倩影转过头来,对小的倩影道:“安安,叫爸爸。”
“不,才不要呢,我没有爸爸,我的爸爸,是个大坏蛋,他抛弃了我们。”
小倩影却并不买账,本来很好的心情顿时烦躁了,直接转过身去,不看李平安
。
李平安忙是上前来:“梅,梅梅,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放学同桌拉我去他家?”
梅梅顿时没好气的白了李平安一眼:“安安你已经见到了,那我们走了!”
说着,就要抱着安安离开。
李平安瞬时便是反应了过来,忙是一把抓住了梅梅的皓腕:“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
梅梅不由冷笑。“你失踪这么多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李平安忙是笑着将母女两人揽在怀中,好一顿温言安慰,这才是将母女两人都是逗得破涕为笑。
晚上,蓝海市某座最神秘庄园的奢华别墅内,随着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结束,室内的温度这才稍稍舒缓。
李平安刚想抱着这个精灵般的女人去洗澡,一直很淡定,哪怕至此也要强撑着的梅梅,忽然流下泪来,然后,便是直接哭出声来,两只粉臂死死的缠绕住了李平安的脖颈,娇躯都是止不住颤抖。
李平安被吓了一跳:“梅梅,怎么了?是不是,碰到不顺心的事情了?别怕,一切有我。”
梅梅半晌才是回神:“平安,安安她,她体内,好像是有着一座能量塔!而且是……我们梅族最为高等的牵引能量塔啊!怎么办,怎么办啊?如果被他们知道,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安安的!平安,我真的不想失去安安,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好不好?好不好?”
看着哭泣的不成模样的梅梅,李平安不由笑出声来:“梅梅,我还当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这。这可是大好事啊。牵引级能量塔,这可是宇宙至宝!既然在我女儿身上,那,她注定要成为不朽级的存在!至于那什么梅族和背后的人,呵呵,他们不来就也罢了,他们只要敢来!”
李平安并未说下去,只是屈指一弹。
顿时,空气中有着一道精神力火焰,陡然凭空浮现,随后便是发出无法形容的细微雷霆爆裂之音。
那种能量级,虽是没有完全外露,却恍如弹指就能把这世界毁灭放学同桌拉我去他家。
“这,这是……”
梅梅显然是识货的,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忙是看向李平安:“平安,你,你达到至尊级了?”
“呵呵,小意思而已。所以,不要担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还有,你看看这个。”
“嗳……”
当梅梅看清了李平安展现出来的恐怖版图,手下已经有着十几位至尊奴隶,简直目瞪口呆,一片僵硬。
本以为,只是找个精神的慰藉,让安安能享受一下父爱,谁曾想,她的父亲,是头真龙啊!
看着梅梅震惊的模样,李平安嘴角边的笑意不由更甚,大势已定矣!
也无怪乎,有人说金钱和权力是那最好的XX了。
如果没有这些年的拼命努力奋斗,此时,又岂能这么轻易便是把握住梅梅这个精灵般的女子?
所以,想要更好,保全自己,保全自己的家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只能一路向前向上!
永远不畏艰险,永远勇往直前!
永远如那最璀璨的星辰一般,让世人只能仰望!
我心所至,踏破星河!
………(全书完)…………
好吧,小船知道,这个结局肯定是不能让人满意……肯定会被人喷出翔……
但是……这东西怎么说呢,真的是能力有限,胸有万千沟壑,却无一缕可平。
就如同当年国.军总统府办公室的名言:“从这里出去的决议,都是天才的决议,可实施……”
好吧,这是小船写作历史上的一次滑铁卢,但也是一个里程碑。
以后的以后,争取绝不再犯这种眼高手低的错误!
最后,感谢一直支持小船的兄弟们,
无以为报,鞠躬作揖,深深感谢!
2019,小船会尽力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回到小船最擅长的轨道上。
好吧,最后还是借用唐朝那位大诗人的名句结束吧:“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可当百万兵!”
稍后,我们卷土重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