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生带回家损诶胸衣_第五百一十二章 原来一场梦(大结局)

浩瀚宇宙,漫漫苍穹,追寻着一道忽明忽暗若隐若现的光点,六位主神遨游太空,一路追了过去。
也不知道追了有多远的路程,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小房子,完全称不上什么豪华,甚至连一般市民家庭住的房子都比不上,充其量就是城乡结合部的那种民房加盖起来的小出租屋,墙皮都脱落了,斑斑驳驳。
可就是这样一座小房子,居然安稳的坐落在茫茫太空之中,之前一直追寻的光点,便是从这里发出。
“这就是最高神的神殿?”陈治愈也有些懵。
轰!
一拳砸开了房门,整个房子都被轰的摇摇欲坠,尘土飞扬。
六位主神走进房屋,这里什被男生带回家损诶胸衣么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地上堆满了垃圾,快餐盒、方便面盒、果皮纸屑,散发出一股腐朽的味道。
破旧的沙发上,一个满脸青春痘,胖的像头猪一样的男孩,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醉醺醺的窝在那里睡着了,鼾声震天。
举目四望,墙上贴着层层叠叠的纸张,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画着各种情节的漫画,笔法非常简单,人物也只有粗线条,根本称不上精致。
整间屋子里连床都没有,但是却有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只可惜蓝屏了被男生带回家损诶胸衣,应该是出现了什么故障。
“怎么回事?这就是我要找的最高神?主宰宇宙的最高神?”陈治愈懵了。
这时,沙发上的胖男孩应该是睡醒了,『揉』着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坐起身来,『迷』『迷』瞪瞪的看着眼前的五个人,一条狗。
“嘿嘿,没想到你还真的找来了被男生带回家损诶胸衣。”胖男孩笑着说道,气氛有点诡异,他随手拿起地上已经打开的半瓶啤酒,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你就是至高神?”陈治愈问道。
“对,我就是你要找的至高神,这个宇宙、所有的故事,人物,都是我创造的,包括你,只不过我的设计出了点小问题,你是个bug,所以后来的故事脱离了我的掌控,仅此而已。”胖男孩说道。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虚拟?”陈治愈突然想到。
“嗯,虚拟,一堆数据而已,电子计算机这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程序,软件,数据,就这样。”胖男孩两手一摊,躺在沙发上。
“可我确信自己是真实存在的,你偏不了我。”陈治愈有些怒了。
“是啊,就因为你是真实存在的,串线了,串线了懂吗?我的虚拟故事里面串进来一个真实存在的人,所以一切都变了,你也看到了,我的电脑死机了,我已经试图修复,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没用,回不来了。”胖男孩指了指电脑。
“那现在会怎么样?”陈治愈问道。
“系统坏了,一切都结束了,你看看周围。”胖男孩又笑了笑。
陈治愈急忙回头,却发现三光大师啊、流浪啊、赵信啊、沈奇
啊、月灵啊,全都没有了,屋子里只剩下他和胖男孩两个人。
“虚拟世界结束了,只有我们两个人是真实存在的,所以还能在这里对话。”胖男孩解释道。
“结束了?我所经历的一切,我所拥有的一切,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全都结束了?”陈治愈难以接受。
“是啊,结束了,这一切本来就是我的一个梦,你闯进了我的梦里,
搅『乱』了我的幻想,我为了这个梦经营了这么久,现在全都消失了,我又一无所有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了,齐德隆,齐东强,齐德龙东强。”胖男孩的神『色』有点癫狂,就像个神经病人,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你个王八蛋!我杀了你!”陈治愈难以抑制的大怒,一拳砸向胖男孩的脑袋。
能毁天灭地的一拳,结果却是轻飘飘的穿过了胖男孩的脑袋,打在了空气里。
“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这是我的梦,我还能让你在我的梦里把我给杀了?你好歹也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人,按理说,在我传统的设定里,你已经成神了,可你怎么还是这么容易生气呢?
这个世界很无聊,所以我就幻想了这么个故事来麻醉自己,你看,现在醒了,一切都结束了,我又得回归到无聊的世界当中去了。”胖男孩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从陈治愈的身体穿过,走出了房间。
陈治愈再次环顾整个屋子被男生带回家损诶胸衣,然后追了出去,哪里是什么宇宙,哪里是什么苍穹,居然就是一个破败的城乡结合部,一排一排的出租屋,脏『乱』差的环境,墙上还用白油漆写着大大的拆字,用圆圈圈起来。
陈治愈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须弥芥子也没有了,胖男孩越走越远,他想要飞身去追,结果用力一跃,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
“回地球,回地球看看。”陈治愈慌张的爬起身来,
他还有一个计划,要用须弥芥子里的息壤来重新塑造被那个怪物毁坏的一塌糊涂的地球,然后等灭了最高神,他就带着老婆孩子神游宇宙去了。
可谁能想到,现在会是这样?
怎么会?飞回去?
陈治愈『迷』茫了。
“我要回地球!我要回地球!”陈治愈大声的吼道。
我要回地球……
咣!
陈治愈只觉得后脑勺被人猛砸了一下,他惊醒了。
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来,整个胳膊都被压的有点麻,手上、桌上,流着一摊口水。
好熟悉。
一切陌生又熟悉。
这不是我初中时候的教室吗?桌子上还用小刀刻了一个草字。
周围的一切从虚幻变得真实,从模糊变得清晰。
自己的同桌是个很胖很胖但是又很彪悍的女生,名叫徐子君,陈治愈老被她揍,还不敢还手。
看看前后左右的同学,这根本就是学生时代的教室啊,自己身上还穿着初中的校服。
怎么回事?
周围的同学都报以大声的嘲笑,很放被男生带回家损诶胸衣肆。
“陈治愈,你他妈还想回地球,意思你现在是在月球啊?又做梦了?今天的梦想是遨游太空?”徐子君问道,噩梦般的声音。
陈治愈定睛一看,自己桌上的书全都在地上散『乱』的撒着。
“大早晨的你就能睡得这么憨实,你爽啊,再有三天就中考了,只有你这个傻缺还能睡的这么得劲。”徐子君说道。
“哎呀,反正我也考不被男生带回家损诶胸衣上,昨天晚上翻墙出去通宵了。”陈治愈不耐烦的说道。
声音出口,陈治愈猛地一愣,这是他自己的声音?像又不像。
陈治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低头打量着自己,脏兮兮的校服,不知道多久都没洗了,这
不就是自己初中时候的形象嘛?邋里邋遢,没人待见,外号gobelieve(狗不理)。
刚才我做了个梦,其实所有经历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一个梦,我是在自己的梦里以为别人在做梦。
陈治愈开始渐渐的理清思绪。
这酒有点恐怖了啊,这个梦也做的太长了吧。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了,一道身影走进了教室,手里抱着厚厚一沓试卷,是个留着短发的中年女人。
班主任老师邓洁?
“陈治愈,你又作妖呢?站着干什么,鹤立鸡群吗?还是已经知道了自己又光荣的考了全班倒数第一,早早的起立迎接你那令人骄傲的成绩?坐下!”班主任猛地把试卷拍在讲桌上,气呼呼的说道。
陈治愈下意识的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然后又站起来。
“嘿嘿,书,书掉了,老师,我捡一下。”陈治愈咧嘴一笑。
“今天早读连着前两节课都是我的,咱们正好处理一下前天考完的试卷,这已经是咱们中考之前的最后一次模拟考试了,令人欣慰的是,全班绝大部分同学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当然,除了陈治愈之外,他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稳定的倒数第一,陈治愈,来,上来拿你的卷子。”老师把放在最上面的卷子拿在手里抖了抖,发出刷刷的声响。
陈治愈把书摆好放在桌子上,走到讲台上。
“拿走吧拿走吧,我已经懒得再说你了,好歹你爸爸也是咱们学校被男生带回家损诶胸衣的老师,你真是够给他丢人的。”老师嫌弃的说道。
“下一个,尹小美,你这次还是第一,发挥的非常好,争取保持的中考上,老师很看好你。”
听到这个名字,陈治愈猛地回头,那是班花,扎着干净利落的马尾辫,阳光靓丽,万众倾倒。
“赵信,周向军,唐凌,肖元……”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从老师的嘴里念出来,陈治愈傻乎乎的笑着。
原来一切都是个梦,也只是个梦,正所谓梦是现实的扭曲反应,自己梦里的这些名字原来就是自己的老师和同学啊。
回来了,我是真的回到地球了。
“这乍一下,还真有点不适应,刚才那个梦做得真爽啊,纵横宇宙,大英雄,成神,三妻四妾,儿女成群,嘿嘿。”陈治愈还沉浸在回忆里,当他已经知道,那一切都只是个梦。
现实的情况是,他在初三的教室里,在早自习之前,美美的睡了一觉,然后现在,他醒了。
不过,陈治愈记得,他的家的确是在金川市,金川市也的确有个未名中学,而且金川市最大的企业就是唐氏集团,老总唐跃坤是钱塘省商界的大鳄,但他班里的这个唐凌,可不是什么唐跃坤的女儿,只是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而已。
“行吧,好像也没什么无所谓的事情,梦醒了就行了,生活还得继续嘛,中考肯定是扯了,那就未名中学呗,不过,这次,我这个倒数第一,可要奋发图强了!”陈治愈心里想到。
他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对着同桌徐子君伸出手去“你好,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陈治愈。”
“认识你个头啊!”徐子君惊愕了一下,然后暴起,一巴掌拍在陈治愈的后脑勺上。
“神经病。”
(全书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