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里和学长h_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神子拓森

虚木境所在的那座小山之上,已经层层叠叠,站满了人。
尤其是在那一面静止的瀑布之前,更是有数十位身着华服,器宇不凡的男子矗立。
他们闭上双眸,沉寂状态,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岳,让人情不自禁的产生敬仰之情。
但是此刻,这种沉寂,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打破。
“算算时间,也该角逐出最终的胜利者了。”
一个略显焦虑的声音响起。
众人抬眼去看,说话之人,乃是一竹竿模样的男子,身高超过八尺,却是消瘦无比,浑身似乎都没有二两肉,但此人却不怒自威,不知多少人先是抬头去看,紧接着立即低下头,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真武候这就着急了?”
边上,一个富态中年淡淡笑道。
“你只不过是有个侄子在虚木境中而已,可我,进去的却是唯一的儿子……我都没急,你急什么?”
说话的是景天候,隗木晨的父亲,他与真武候素来不和,见其说话,下意识的便与之抬杠。
“我此生都不会娶亲,更不会有子嗣,我的侄子,从小在我的调教下成长,与亲子也并无区别……至于你说自己不着急,呵呵,都是老相识了,谁还不知道谁呢?方才也不知道是谁,悄悄地叹了几口气,你道我等都是瞎子不成?”真武候冷笑一声,直接回应,火『药』味很浓。
景天候脸『色』不太好看,他没有想到,自己前番作态,竟被真武候看在眼里,一时被讽,竟然无言以对。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够了。”
说话之人,是一个华服中年,他的眉宇之间英气勃勃,眉心有一道绿『色』的剑痕,此人正是巨木神族第一天候,无道天候!
他的目光掠过二者,淡淡说道。
“既然入了虚木境,担忧又有何用,想要用那一线机缘,去博神王之位,就应当要做好失利的准备,在我看来,生死皆有天数,只需要平静接受即可。”
无道天候倒是洒脱,从头到尾都神『色』如常,诸位天候一起去看他,有的暗暗点头,很是认可,有的则是嗤之以鼻,『露』出不屑之『色』。
无道天候何等人物,自然发现了他人眸子里的质疑,他淡淡一笑,说道。
“诸位定然是认为,这番话从我口中说出,并无丝毫可信?”
其他人自然没有傻到去接这个话茬,倒是素来保持中立的凌天候轻笑了一声,说道。
“毕竟无道天候之子,乃是公认的年轻一辈第一人,他自由便已经展现出龙虎之姿,相比其他人,应当是有成为最后胜利者的最大的可能!”
无道天候微微仰起头,眸子里『露』出一抹黯然。
“年轻一辈第一人,好大的名头,可惜,弓儿却是不配。”图书馆里和学长h
“如果说陈弓都不能是年轻一辈最强者,那么还有谁?”云天候问道。
“还有谁,诸位当真不知么?只是你们下意识的不愿去想罢了。”无道天候扫视众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天候们都沉默了,他们脸『色』,几经变化。
“无道天候指的是宫羽……”
宫羽,很多时候即便是天候们也不愿意去谈,因为她的神王背景实在是太浓郁,作为下属,他们心中都颇为忌惮。
但是此刻,一来不在巨木王城,二来,自己的子嗣尚且还在虚木境,关心则『乱』,众人的胆子,也就稍微大了那么一点,谈到了昔日不敢谈,但
是却深深印在他们心底图书馆里和学长h的话题。
“弓儿在她手中,仅仅只坚持了十个回合,而我怀疑,她还没有出全力,她才是最强者,虽然外界之人,觉得她声名不显,可是我等,应当知道宫羽何等不凡?”无道天候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说道:“没有什么竞争,一开始就是公平的,弓儿也好,诸位的子嗣也好,既然选择要为了那一丝渺茫图书馆里和学长h的机会而争斗,就应该要想好,失败的代价!”
“未必就会失败,他们都是人中龙凤,难道还不会联合吗?”周宏的父亲云天候开口,他的眼中,『露』出几分不甘之『色』。
神王垂暮,余威犹存,但却也不如往日了,如今,急怒,愤恨,担忧,种种情绪之下,这些位高权重的天候,有不少都生出了怨意。
当然,若是神王还在巅峰,别说是玩这种把戏,就是毫无道理的把他们的子嗣杀死,他们也不敢表现出丝毫的怨恨……可是现在,神王已经垂暮了,天候们忌惮余威,仍然服从,但是心态上,仍然是有些变化。
没办法,神族就是这么的真实,你强大,我臣服,你一旦有了下滑的迹象,我虽然还不至于公然对抗,反叛,但是有几分怨恨,却是理所当然的。
“那位的手段,诸位又不是不知,他在宫羽身上所付出的心血,岂会允许付诸东流?”无道天候眸子里聚起一团火焰,冷冷的看向虚木境的方向。
他天候们也图书馆里和学长h是纷纷做出了和他一样的举动,更有甚者,心中甚至酝酿着一些危险的念头。
“若是我的儿子真死在了那宫羽手中,就别怪我吃里扒外了!”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神王老矣,我以尽忠千年,若是不公,自当别论!”
天候们此刻的诡异模样,其他人自然是看不到,但是身为同等地位的凌天候,却是看了个清楚。
他深深的看向无道天候,此人,野心极大。
他是第一天候,实力最强,距离神王境界最近,神王垂暮,他便最得人望,甚至说,很多人都认为,他应该是下一任的神王。
可是巨木神王却搞出了神子这一套,直接就断去了无道天候的可能。
谁都知道,无道天候心中不服。
而竞争神子就竞争吧,可是神王却分明有着暗箱『操』纵的迹象,那个突兀出现的宫羽图书馆里和学长h,给了众人太多想象的空间……
以至于,那些子嗣进入虚木境的天候心中不甘,而其他天候,也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凌天候几乎可以想象,等到那宫羽活着走出之时,天候们的脸『色』会是多么的难看。
“神王殿下,这步棋,您只恐怕是走岔了,即便是你将宫羽扶上了神王之位,可是其他天候,又怎能服气?尤其是这无道天候,送其子入虚木境,只怕是陈弓死了,更合了他的心意,这给了他正当反抗的机会……”
凌天候忧心忡忡,他似乎已经看到,一阵风波,正在酝酿。
图书馆里和学长h而,就在这个时候,虚木境忽然间泛出了波澜。
“有动静了!”
“最终的胜利者要走出来了!”
“到底是谁?宫羽,陈弓,纳兰姗姗?”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一点,各种各样的情绪在这一刻都涌现了出来。
即便是天候们,此刻也是眼中爆出精光,等待着最终胜利者的出现。
一个身影,平静的走出。
就在他走出的沉默,现场竟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一秒。
两秒。
三秒!
三秒之后,是一片吸气声,无数不可思议的声音随着响起。
“怎么可能是他!”
“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狱卒,却夺得了神子之位?”
“有没有搞错!”
不知道多少人脸『色』变得僵硬,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可是在此人之后,果真是没有任何人走出。
走出的,自然是张恒。
他看向众人,眼帘闭合,一副沉默姿态。
而诸位天候看着他,一时之间,也是说不出话来。
场面,陷入了一种诡异之中。
不是宫羽,不是陈弓,而是拓森!
不说别人,就是那无道天候,此刻神『色』也是几经变化,他的所有计较,都在张恒走出来的那一瞬间,被打破了。
以至于让经验丰富的他,都有些茫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图书馆里和学长h做。
但就在此刻,自东南方有一片金光狂涌而来,一道漠然而威严的声音自金光之中传来,震『荡』在整个天地。
“神子,拓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