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_第七百一十四章 过去一年

江面上薄雾尚未散尽,漂女们开始陆陆续续顶着一桶桶待洗的衣物往江边走。
浮水边上,戴斗篷的少年再次出现。只是这次他是一个人,他手中也没了紫色竹杖。
这样的画面漂女们见的太多了,多半也能猜到这些在江边一站便是许久的少年是想要过河。
但漂女们不明白,渡口不再此处,他们为何要像木桩一样橱在这里。
多少年来她们从没有看过有人跨过浩浩汤汤的浮水。
“我以为他像其他人一样不会再出现了呢?”
“也不知道这些天他去了哪里,有一阵没看到他了。数月前我曾看到一道白光从后面山谷飞出来,到江面上便不见了……”
漂女们洗衣的地方离晴雯站的位置并不远,她们的说话声他听得很清楚。
然而此时他无心听这些村妇的对话,望着浮水水,晴雯心中还
在想着昨晚的事情。
……
“你小子可真会挑地方,这里的景色比起北崖的茅屋美很多啊!”空中的竹叶还未全部落尽,老夫子已经背对着站在晴雯面前。
晴雯知道,那日失败坠落定然瞒不过老夫子。
只是他没想到老夫子会亲自来找他,不过不得不说他找人的水平实在太差。
“浮山需要你,天下的修行者也需要。”老夫子转身说了一句极空的话。
晴雯依然没有开口,双眼紧闭着,自上浮山之后,这几年来他只专注于一件事情。
“明天龙骑会来巡江,你随他一起上山……你要知道,当日知你坠落的不止我一个人……”
老夫子打量着这间茅屋,似还有话要说,却又没说出口。
晴雯也懒得去问。那日在顾映说自己考入东林书院的那日他便知道,此处属于东林书院。顾映救他也绝非巧合。
……
清晨穿过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迷雾重重的紫竹林时,望着眼前一竹竹黑亮透紫的紫竹排,晴雯突然对眼前这些事物有了眷恋,这是多少年来他从不曾有过的感受。
每一根竹子中似乎都在流淌着自己的血液,每一滴露都包裹自己用之不竭的念力。
他注视着雾气在竹林立穿梭飘荡,不知到哪里来的力量让它们凝聚竹子上,然后向竹节流淌化作一颗颗丰盈的露珠。
“是劫!”晴雯兴奋地惊呼起来。
他突如其来的惊呼声震落了竹叶上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千万颗露水。
他放弃了此前的填满念海再上浮山的计划,于是披着紫竹林的晨露阔步向浮水边走去。
……
漂女们全都离开江滩,龙骑才以看似极慢的速度向晴雯走来。
“过去一年里,我曾两次来到此处,若非老夫子知会,我恐怕永远也不会在这里遇到你。”
龙骑显然也以为他飞身了,看到晴雯的第一眼脸上甚至出现了惊异的神清。
“浮山哪条道最险?”
见龙骑准备用剑识察看他,晴雯面无表情地说道: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不用看了,我并未破镜,念海都还没填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满呢!”
看着他疑惑的表情,晴雯补充道:
“你判断的没错,我是要走最艰险的那条道面山。”
说话间夜色已经降临,江面上重新被厚厚的雾气覆盖,霎时一种瘆人的气息弥漫在江滩上。
这要是在以往,无论时独自一人还是巧遇别门天下行走,龙骑都会在夜色降临前离开浮水。
今天他却想陪晴雯多站上一会儿。
二人就这样默默地站在江滩上,谁也不说话,就连呼吸产生的鼻息都压到最底。
直到月亮上来,才双双离开向浮山赶去。
风渐渐变冷,夹杂的云雾也多了起来。
一片金色云海中,犹如一把利剑傲立其中的便是浮山主峰孤峰。
主峰上的无归院前,山希刚刚驭剑归来,此时正在一株高山柳下休息。
突然东南方一道剑光刺穿云海飞向西峰山脚。
剑锋穿云钻海,念力虽不及老夫子那般沉稳又不及薛央那般浑厚,倒也干净利落。
有此剑锋者,浮山只有一人。
“是龙骑师兄回来了……”山希将视线从柳枝上吐出的芽尖儿拉回自语道。
如今他已是老夫子老夫子门下弟子,奉师命在无归院修习,暂由院长渔玄姬亲自督导。
“山希,去把那盆兰草端出来,太阳快下山了。”渔玄姬不知从何处发出声来。
“师姑,兰草弟子已经端出来了。”
这渔玄姬只告诉了山希石室口诀,从此便仍由山希自己入石室自己照着石壁上岩画练习。
平日里,只命山希将那株她从云影山山涧里采回来的兰草放在高山柳下沐浴夕阳。
那株兰草日日受夕阳滋养,叶子边缘一抹细细的金边越发耀眼。
就在山希回答渔玄姬的话时,龙骑送着晴雯进山了。
……
浮山脚下,湿漉漉的雾气由于夜色的到来化作一层薄薄的霜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此时晴雯的耳朵已被冻的通红。
龙骑不明白晴雯为啥要选这条路,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人由西峰脚下面山。
“这回可没有薛央师叔助,你要当心啊!”不知龙骑是出于担心还是……
听到他这般说,晴雯的脸上却露出了令人难以揣测的笑。
望着消失在雾气中的晴雯,龙骑本可以离开,但他却还在原地站着。
难道他是在等晴雯之难而退吗?
峰顶上的山希只看到了山脚独自站立的龙骑,他并没看见再次回到浮山的晴雯。
孤峰一块青石之上,老夫子和薛央都注视着山脚,他们也听到了龙骑刚才那句话。
“师兄,你说他能行吗?”一向比较看好晴雯的
老夫子突然对他没底了。
薛央像是没有听到老夫子的话,因为他看到晴雯做了一件让他很不解的事情。
“他要徒手?!”薛央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搓了搓眼睛继续说道:
“我得阻止他这么做,他这样只有坠崖摔个粉身碎骨。”
说着,薛央指尖剑意已起。
此时老夫子回念看到了紫竹林中晴雯停留的那株紫竹。
“不能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随他去。”
“这?!”
转眼老夫子离开了青石,只剩下薛央一人望着西山半山腰上的晴雯。
……
晴雯一只手搭在看起来极不稳定的一块碎石上,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笑道:
“还不够高。”
话音刚落,寒风袭来,碎石转瞬脱离山体,晴雯手中握着碎石开始向下坠落。
坠落,他已经熟悉的再不能熟悉。
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寒风,此时此刻的,自己就如同指尖刺破流血时那般真切滚烫。
半空中,晴雯奋力扭转身体,让自己的脸朝下,心中默语道:
“山上那些人可千万别插手。”
如他所愿,山上没有人向他伸手,是一根多管闲事藤条。
入夜之后,西峰的寒风会比其他时候大很多倍。
借着风势,晴雯被抛向崖壁上一株很多年没长出新叶的矮松。
寒风继续肆虐着,矮松不时发出凄厉的断裂声。
断裂声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中夹杂着什么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