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第一次骗到家里_第638章 那味是好闻的吗

马思骏十分恼火,怎么偏偏就碰到了连丽群?这倒也并不奇怪,连丽群是到医院探望唐书记,他们过去都是省里的人,唐业亮在省团委,连丽群在省歌舞团,也许他们之间还是有着不错来往,但这跟自己没关系,问题是他可不能把跟尚慕青做的事说出来,就是打死他也不会说。
马思骏嘻嘻一笑说:“连县长,真是不好意思,等上车我再详细跟你解释吧。”
连立群瞪了马思骏一眼说:“我给司机打电话,让他就回去吧,我坐你的车,就是想听听你到省里的情况,至于你背地里做了什么,我也不关心。你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我也不想听你跟我说假话,你说的必须真话,否则就不要说。”
连丽群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就上了马思骏的车。马思骏看到连丽群显然不高兴的样子,就挑着好事报喜着说:“连县长,这次到省城有个出乎意外的收获,我这个同学对我们风景区建设提供巨大的资金支持,尤其是有一部50集的电视连续剧,要在我们东北影视城拍摄,我们下个月开始就可以同时有两部电视剧同时开机,这是对我们的巨大的鼓舞啊。”
连丽群冷静的说:“人家凭什么这么支持我们,我们拿什么回报人家?”
马思骏说:“他是看风景区有着巨大的利益,回报是长远的,不是现在,他会给我们提供旧城改造的建筑队伍和建设资金,这正同学第一次骗到家里是我最需要的。”
连丽群摆了摆手说:“这些你以后再慢慢跟我说,你先跟我说说见到白书记的具体情况。你不是说昨天晚上你在他的房间聊了好半天?”
马思骏说:“他跟我聊的好多的事儿,其实多半部分都是他的家事,我这个同学跟白书记的儿子的事,白书记儿子几个月前出了车祸,一个好端端的成了傻子,白书记心里也很痛苦,他家的老太太住在江都医院,又把我当成了她孙子看待,他们有苦就向我说开了。”
连丽群说:“他们把你当做他的家人,然后,就这么慷慨的要像,我们这里投资?这是白书记的意思,还是你那个同学的意思?”
马思骏说:“就像很多官二代的情况一样,白书记的儿子白日中在脑袋未出现问题的时候,经营着一家很大的公司,他经营规模已经在我另一个同学高亮的房地产公司之上,这是一家跨行业跨领域的企业集团,白同学第一次骗到家里书记的儿子白日中发生车祸后脑子出了问题,我这个女同学之所以还能够嫁给他们白家,不但看中了他们白家的地位,而且还看中白日中手头的这个规模巨大的商业帝国,现在这个商业帝国就有我这个女同学,也就是你见到的这个王金秋所执掌。刚才我跟你撒了个小谎,实在有点不好意思,我的确是跟这个王金秋在一起。王金秋是我们学校的校花,真正的美人,是我过去暗恋的女神,当初我是个连请人吃饭都请不起的穷小子,她根本就没有看得起我,这段时间我们接触过几次,几次提出要对我们风景区作出投资的意向。”
连丽群冷哼一声说:“难道这是漂亮的女生对你当初这个有情人作出的补偿吗?你能建立这样的关系,利用你的感情为风景区的发展做出一定的贡献,也算是你这个党委书记没有白当,不过并不是每一个领导都会像你这么幸运吧?”
同学第一次骗到家里思骏有些尴尬的说:“其实这也不是我的幸运只是人家对我们,风景区的前途表示关注,甚至认为我们的发展势头还是非常好的。连县长,这都是当初你制定的发展战
略高瞻远瞩,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同时这也说明我们在发展文化旅游上还是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至少对我们风景区的投入,也有白书记对整个形势的掌控吧。”
连丽群说:“也不能说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好啦,你和你的这个漂亮女同学之间有什么关系我可以不计较,我想问你的事,白书记真有要动一动王发元的意思吗?你没有具体打听到继续留在穆林县还是要把他调出穆林县?”
马时间说:“连县长,我没有问她这么直截了当,白书记也没有就这个问题深入的说下去,但我觉得他有件事让我很振奋,他说这次北京来的大人物,我们这个王书记像一个跳梁小丑跳来跳去的,让省里领导很反感。”。
连丽群微微一笑,想到白书记说的这番话还真是很恰如其分,头些日子,北京来的那个大人物到江都调查东北振兴老工业基地的一些情况,王发元就像得到了尚方宝剑,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跳来跳去跳来跳去,终于把压抑在心里的东西发泄出来,这让连丽群发自内心的反感。虽然国家提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设想,但是保护环境,发展文化旅游市场,也一样是国家所提出的新时期的发展战略,结果自己所遵循的这个思路,却被王发元猛烈的抨击,无情的打压,甚至要撤销新成立的风景区,这是连立群坚决,予以反抗。
连丽群:“马思骏,我问你同学第一次骗到家里,凭着你对上层人物的了解,你认为白书记说的这番话是他个人的意见还是省委主要领导的意见?”
马思骏想了想说:“你说的是杜书记和贾省长?他们是什么想法我怎么能知道?这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白春礼副书记,但我觉得,作为省委的常委副书记,既代表他个人的观点同学第一次骗到家里,也能代表省委主流思想,何况一个县委书记不太会进入省委杜书记的法眼,也许这次王发元书记做得有些过分,才让他们看上去心里不是滋味,产生一些想法也很有可能的。不过,我觉得就在这几天的时间,一切也都会尘埃落定。”
连丽群换了个话题说:“你到医院还是去看,江都市建设局的那个尚科长还没出院呢?”
马思骏说:“我从省城回来去的医院就是建设局的那个朋友给我打的电话,今天尚科长要出来,我这是把尚科长送到家就去见的王金秋,可我也没想到用了四个小时,哦,我还在白书记他老娘的病房待了一会,对了,我想起来了,白书记他老娘从床上摔下来了,她埋怨那几个护士和护理,我去给老太太做了半天的工作。你说,这些事哪是我应该干的呀,可也没有办法呀,都让我遇上了。”
连丽群第一次『露』出了笑模样说:“这基层干部,有的时候还真得做一些跟自己工作没有关系的事,人家都是上面的领导,基层的领导想尽办法,跟人家套关系,领导关系套不上,就套家人的关系,这就是我们的官场文化呀,没有办法,我也理解你,不过你通过白书记他老娘这个关节走到白书记的身边,又给风景区带来这么大的利益,我本来对你很生气,现在也不生气了。不过你可得给我悠着点,你这个年轻英俊的男人,很容易被那些女子当做一块肥肉吃掉。那尚科长出院就出院呗,为什么还非得给你打电话,难道你不到场他们就不出院了吗?虽然他们说是要给我们改造校舍,可也不能把你当做他们的家人或者佣人来使用啊,我看他们做的有些过分,或者他们有别的目的。”
马思骏马上解释说:“尚科长就有一个女儿,身边就有一个女办事员,病房里大家送的礼物都可以开一个小超市了,拿不过来呀,她让我帮着处理这些东西,我哪有心情给她处理这些东西,都分给那些护士了。”
连丽群笑着说:“你这个小子总是有一些歪歪心眼,送的那些吃的喝的往家里搬确实占地方。好了,我也该下车了,你忙忙呼呼的两天,回家好好睡觉吧。”
连丽群刚要下车,马思骏忽然拉了一下连丽群的胳膊,连丽群回头看着马思骏,说:“你还有什么话说吗?还是有别的什么意思?”
马思骏这个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那天他和连丽群这个美女县长在五合楼洗浴,虽然没做什么,但已经超越了正常上下级关系,让马思骏这个年轻男人心里产生许多不该想的事,现在又跟连丽群在一起,他的心里又产生了柔情,有这样的美女领导要比有王发元那样喜怒无常的县委书记好的多,他更希望在这次权力的重新分配的的过程中,连丽群站稳脚跟,甚至替代王发元的位置,但他这样一种有些暧昧的举动,让连丽群想到了别处,她有些严肃的说:“马思骏,我可告诉你,那天晚上我们一起洗浴,我是犯了个错误,以后那样的事情绝不会再有,你也不要再对我想入非非,想做点什么。你要记住,以后在我的面前你要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下级。”
连丽群这样一番话,让马思骏冷静下来,但也让他十分不满,那天到五合楼洗浴可不是他的提议,他怎么能敢邀请一个美女县长到五合楼那样的地方去共同洗澡?虽然没在一起洗,但穿着小『奶』啊罩小裤头坐在一起,已经超过了正常的关系,但连丽群这样说,他决不能甘拜下风,尤其在女人的面前,他的手轻轻用了一下力,连丽群哎呀叫了一声说:“马思骏,你要干什么?我知道你手上有力,你这是要报复我吗?我看你真是胆儿大了。”
马思骏立刻反唇相讥的说:“连县长,连丽群,虽然你是我的领导,但你总不能不让我说话吧。你怎么就知道我对你想入非非?你怎么就知道我们在一起洗澡,我就非得对你做那样的事?你把自己都脱光了在我面前走来走去,『奶』啊子屁股都在我面前,我根本连看都没看,我想的都是工作上的事,这你也不是不知道,可你反而倒打一耙,好像我是什么大流氓似的,你们这些女人我是真的看透了,一个个装的什么似的可骨子里都是肮脏透顶。”
连丽群被马思骏这样一翻恶毒的,充满仇恨的语言说的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她从来没有想过她身边的男人会用这样的语言说这样恶毒难听的话语。她眨巴着眼睛,半天才说:“马思骏,你这是在跟我说话吗?你不会不知道我是谁吧?我看你简直是没有教养,就像是社会上的流氓无赖没有什么区别。虽然我不知道你跟那个什么尚科长做了什么,但是那个尚科长一个40岁的女人,把你使过来使过去的,她是什么居心,别以为我不知道。”
马思骏哼的一声说:“我怎么能不知道你是谁?你是我的领导,是县长,是有名的大美女,是有名的舞蹈家,你可以装『逼』装得什么似的,我他妈整天想的就是让你的县长稳稳当当,然后在这次机会中接过县委书记的宝座,可是,我费了半天的劲,在你那块儿一点好话也没有,冷鼻子冷脸的
对我,就好像我欠你800吊钱似的,而且你怎么办都行,我却是个人人避之不及的流氓无赖。
“那尚科长怎么的?人家现在可以答应给我们改装三所学校,二道村校舍被山体滑坡砸了,你这个县长给我掏过一分钱没有?如果出个三长两短,有几个学生被压死,是你负责任还是我负责任?就是为了这三所学校改造,我给她尚慕青擦屁股『舔』比我他妈也豁出来了,我这个人下贱,我就做这些下贱的事情,也是为了你任命的我这个书记的工作,除非你不让我干,要不然你这个县长给我钱。你以为我这个书记是这么好干的吗?县里不给我们一分钱同学第一次骗到家里,让我们干这么大的事儿,我为了把那两幢大楼的产权放归到我们名下,我他妈恨不得……哎,算了,谁让我这么命苦,我不如当个副手,什么事情有靠头,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同学第一次骗到家里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