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_第282章 深夜说说爱2

张鹿:“是的。我不想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那么多年,你觉得我跟你在一起不是因为喜欢你,是为了什么?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果然还是没有安全感么?
胡鸢:“对不起。我也这么说吧,曾经,我们谈起过爱,你说过你爱我。但是一直以来,我把你当成是小孩子。因为你真的是太小了!就不说心理年龄,但是实际上,你才几岁啊?”
“但是我今天发现我错我的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了。我的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
张鹿:“你是错了。把我一直当小孩子这事儿。不过你不用跟我说
对不起,某些角度上你也没错。其实我也一直想要跟你好好的聊一聊这事儿。”
“我已经是成年人,我能对我自己的言行负责,大多是青少年过早有性事,是对于性的探索和好奇!”
“在这个年代,关于我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很多孩子听到的是,我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我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诸如此类的答案。大人们习惯性的规避了性。变成欺骗式的性教育。才导致了,很多青少年,去自学,去求索。
在一中,我的班级里,已经有不少同学们,开始谈恋爱了,也有一些同学有过性经验,你以为我会看不出来么?
我一直当个旁观者。我看到很多,最终的结果是,后悔了!
为什么,因为他们年纪还太轻了。对爱情懵懵懂懂,也不懂什么是责任。
他们也没有承担的能力。我的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心理素质不够强,有点事还也容易影响学习。”
胡鸢觉得都跟不上张鹿的思路了,她好像再聊的是教育问题?顿时语塞。虽然她所说的,胡鸢都理解。
张鹿:“我想说的是,我知道什么时候能做,什么时候不能做。今年我16岁,说实话是早了点。过早呢,对身体也不是太好。”
“不过但是对于你,我是愿意的。”
这算是答案了吧!
胡鸢:“有这句话就够了!”
胡鸢啊胡鸢,你就等着吧,都说了有损她身体的事儿,他也不愿意做啊。几年都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了!
张鹿:“好了,接下来算我问你了!你丫第一次还在么?”
胡鸢手里的烟直接掉在了地上,这样直白地问,简直是率性的可爱啊。
他顿时觉得尴尬的很:“我没有过女朋友。”
换到张鹿直接大笑了:“你丫都25了,还没交过女朋友吗?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能够吧?”
胡鸢心想,有这样的孩子吗?直接咳嗽了几声。他守了那么多年,很不容易了!猴子他们早就换了好几拨女朋友了。
25岁,说出去,都被当成是笑话了。认识张鹿之前,就有不少女孩子给他暗示过。
他都不喜欢,也许那么多年,他跟张鹿一样,也是在等待自己喜欢的那个人。
对于不喜欢的,他还真下不去手啊。
认识张鹿以后,他的圈子就只是艺魂,还有材料圈。
这些人都认识张鹿啊,知道她女汉子的个性,而且由于她的年龄,胡鸢也没少受嘲笑。
不认识的,也没少人用异样的眼神看他。但是胡鸢不在意啊。
你们也管不着我!
胡鸢认真地说道:“小鹿,我是一直在克制,你是我连做梦都渴望的人。恨不得把你揉进我的骨里血里。从动物学来说,欲,不过是作为动物的一种本我的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能。人,作为高级动物,我认为这爱那就是具有美感与快感的了。绝对不能脱离了情感的相恋相依。不然的话,跟做俯卧撑有什么区别?就变成了一种机械运动了!所以,那么多年来,我才没有找女朋友。就是这个原因。并不是我有问题!”
张鹿:“当然啊!柏拉图式的男女精神恋爱是不现实的,没有欲望的话,那就身心有毛病,那是双方情感上的折磨,感情激发到了巅峰,不能释放。那滋味有多难受啊?男女之间两厢情悦,一定有会爱欲冲动来将这爱情之火撩拨的更旺!我都这么大了,并不是什么不懂的娃娃。”
胡鸢:“既然你懂。看来我今天不能放过你了!”
胡鸢把张鹿直接按到了床上,此时张鹿正在他的身下,看样子就像认他宰割的小绵羊。而自己就像一只大灰狼!
胡鸢拿起双手直接往她脸上招呼,把她的脸一顿摩擦。
张鹿此时脸被胡鸢紧捏,小嘴只能嘟囔着:“你丫的!赶紧住手,求放过啊!”
胡鸢:“还敢拿手冰我!胆子越来越大了!不能就这么放过你!我的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
揉捏了一会儿,见张鹿不抵抗了,只是看着他。
胡鸢停手了我的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也看着张鹿,就在今天,他感受到了,张鹿真的是爱他的。
对于张鹿,胡鸢是怎么理解的,活了两世,思想已经成熟,这一世还愿意把她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他。这不是对他爱意的表达么?就当他是自以为吧!
他胡鸢真是何德何能呢?上天才真的是眷顾他。
他想到了今夜跟王烨聊的,王烨说,上天总是跟他再开玩笑,让他拥有了,又会马上失去。
胡鸢:“小鹿,你不会离开我吧?”
他还想到了他的母亲,因为自己所为的事业,也会抛夫弃子。走的毅然决然。
那么张鹿,是否又会为了自己的理想,抛下一切呢?他知道她很有自己的想法,也有很多想做的事儿。
他害怕失去,所以步步紧跟。
张鹿:“未来很长,我没有办法给出什么承诺,但是按照目前来看,你是跟我跟定了吧?我说要来X市上学,你就真的把公司开在X市来了。我现在还没考上呢?没准考不上呢?那你又要怎么做?”
胡鸢:“考不上那就看去哪个学校啊?只要你还省城那就
有办法。如果要到外地去,那我可能就得赤手空拳重新开始了。”
胡鸢坐到了床边,看着张鹿。其实这些他心里早有成算。
“素问,目前已经趋于稳定,严丹丹也算是能撑住。木业那边不大需要担心了。销路也有了。艺魂有颜书勤在,不管他最后是做房地产也好,或者做别的,艺魂,总会有个妥善的安排。”
“N市那边,都是郑剑锋底下的,郑麟也上手了,他也可以安排。”
“对于Y县素问的发展,我有新的考虑。”
张鹿:“什么考虑?”
胡鸢:“先睡觉,好困了!我们接着睡一会吧?”
此时的天已大亮,折腾了一夜,胡鸢未睡,还喝了酒,问题都解决完了,他感觉到疲累无比。
张鹿:“那你睡吧,我下去弄点吃的。我饿了。”
只见胡鸢真的躺下,秒睡着了。
看来,还能支撑聊了那么久,全靠毅力啊!
张鹿走到洗手间准备洗漱,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此时青涩的脸庞。
心情大好,上一世已经快30了,长期对着电脑画着设计图纸,经常是油光满面。眼角里已有细纹。女人老得实在是太快了。
跟李妮赵晓冉他们常聊天,探讨着,我的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如果能够重回青春多好,张鹿总说,她才不想回去。
她认为,快30岁的她是最好的年华。
此时,她明白了,就算一万人的阻止也比不过跟自己内心的和解。
即使曾经掉入生活的泥潭里,但是始终有力量能把自己从泥潭里拔出来。
继续美丽生长,有无畏的勇气,也有冒险的底气。
去得了远方,吃得了高档的西餐厅,也吃得了路边的麻辣烫。
潇洒随性,对待一些事,也会挑剔至死。
独立强大,又有内心深处柔软的一面!不正是最好的年华?此时跟胡鸢在一起,不正是最好的时机吗?
这就是最对的时机!遇上了对的人!
突然想起有同学说她内心沧桑?
她沧桑吗?一点都不沧桑!老娘青春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