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那个的6个暗示_第170章

第一百七十章
沈清月和顾淮一起去了胡家吃喜酒, 虽吃的是晚宴, 但在沈清月的要求下,沈家和顾淮还是陪着她提早去了胡家。
顾淮自然去了前厅, 沈清月则和方氏一道先去见过了胡夫人,胡夫人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眼下乌青,面容疲倦,也不知道是累的, 还是为了别的缘故。
随后沈清月就方氏她们一道去了胡小娘子出嫁的院子。
沈清月只在人群里悄悄地打量着胡小娘子, 只见她妆容齐整, 嘴角始终抿着笑容,但是身边的一位长辈,倒像是不欢喜。
她不知道缘故,但见胡小娘子自己高兴, 想来至少是心甘情愿的。
沈清月正欲走,胡小娘子从镜子里瞧见了她, 扭头看了过去,笑了笑,她也屈膝回了笑,才和方氏她们一道离开。
甬道上, 大太太消息灵通,就悄声道:“胡小娘子这次嫁的是她一个表哥, 听说胡家起初不许, 又不知道怎么许了。但因那郎君是胡夫人庶出哥哥的孩子, 胡夫人与胡大人不大欢喜,所以今日排场比不上永恩伯府的。”
二太太问她:“你怎么知道比不上伯府的?”
大太太说:“咱们来吃的晚宴,有人早去永恩伯府和张家吃了午宴,再来的胡家,自然有个比较。”
几人说了些话,眼看快要到花厅里,来往的宾客多了,便不再聊那些闲话。
沈清月她们与胡家人不甚熟悉,只是大事上有些浅薄的人情往来,因此坐席离花厅正中心的位置有些距离。
虽离得远,沈清月却察觉到厅里许多人都在似有若无地打量她。
这不是她的错觉,连方氏也发现不妥,在沈清月耳边低语:“怎么了?”
沈清月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还是头一次来胡家,和那些夫人们又不认识。
因着这些打量,沈清月和沈家女眷一顿饭吃得也不大安生,滴酒未沾,等胡小娘子出门之后,她们便辞了主家草草退席。
沈清月本想和顾淮一起回家,听小厮说,前厅里还在喝酒,她就将马车留给了顾淮,和沈家女眷们一起乘车先回去了。
到了沈家,方氏问沈清月要不要进去坐一坐,沈清月摇着头说天都黑了,她这就回家去。
其实沈清月是害怕晚上待在沈家,前一世她死因不明,也许杀她的凶手就在沈家,女人想那个的6女人想那个的6个暗示个暗示没有顾淮陪着,身边就只有两个丫鬟和罗妈妈,她怎么敢留在沈家。
方氏也没强留,沈清月便领着丫鬟快速回了顾家。
不料沈清月今日等了许久都不见顾淮回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双眼猩红带着戾气,整个人醉醺醺的,走不稳路,脸上和脖子上还有些伤,双手关节处皆见血迹,像是跟人打了一架。
沈清月惊吓到了,顾淮一贯斯文,怎么会和人打架!
她扶着顾家进房去休息,检查他身上的伤势,幸好没瞧见什么伤痕,随后伺候着
他擦洗了,才叫了福临到门口来问话。
福临摇头道:“小的当时在厅外伺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爷喝完了酒,从胡家出来的时候,就跟人动手打架了。”
沈清月忙问:“跟女人想那个的6个暗示谁动的手?谁先动的手?”
福临道:“小的不认识那人,但是……是咱们爷先动的手。”
冷风刀子一样刮过脸,沈清月绞着帕子,挥退了福临,转身进屋不解地看着喝醉的顾淮,他怎么可能跟人动手呢!他脾气都甚少发,到底为了什么事会跟人动手?
沈清月想了许久都想不明白,又不忍心吵到顾淮,便也
睡了,等她清早起来,顾淮早走了,她叫丫鬟来问,雪竹进来道:“爷天不亮换了官服就走了女人想那个的6个暗示,早膳也没有用。”
女人想那个的6个暗示“洗漱了没有?”
“洗漱了。”
沈清月“哦”了一声,又联想到在胡家花厅里的事情,便打算去一趟沈家,正巧罗妈妈拿了一副画轴进来,同她道:“这是胡掌柜想请您帮忙绣的一幅顾绣,还催问您几天能绣完?”
她接了画轴,打开来瞧了一眼,是一幅山水人物画,她道:“需要下针的地方不多,你告诉胡掌柜,五日后我着人送过去。”
罗妈妈应了话,亲自去回给了胡掌柜。
可巧周夫人又亲自去青石斋求胡掌柜,不出意料地再次吃了冷脸,她却认出了沈清月身边的罗妈妈,但见胡掌柜与罗妈妈熟稔的模样,她便惊了,又不敢贸然上前,便按下心思先回去到沈家去打听。
周夫人去沈家的时候,沈清月早和方氏说上话了。
大太太消息灵通,她将事情来龙去脉,说给了沈清月听。
昨儿张家娶『妇』的时候,张轩德中午陪客吃饭,跟狐朋狗友一起多了几杯,酒后失言,提及了当初沈清月追在他屁股后面跑的那些事。
当时这事儿是被张轩德昔日同窗挑拨起来的,有人调侃他说:“你小子真是好艳福,京中赫赫有名的大才女,竟叫你娶了回家。”
随即有人想到了沈清月,便不过脑子『插』嘴道:“咱们轩德的艳福可不止这些,听他说,从前在沈家族学的时候,那沈家二姑娘,生得是貌美如花,削肩长项,手如女人想那个的6个暗示柔荑,成天巴巴地粘着他呢,他到哪里,沈二姑娘就到哪里,颇为主动!没想到他如今又娶了永恩伯爱女,啧啧,我的眼睛红得能滴血了!”
有好事者道:“沈二姑娘现如今不是……”
不是状元夫人吗?!
又有人问张轩德:“你还享过什么福?拉她的手没有……”
张轩德虽然不敢提荷包那事,但在荷包之前,沈清月主动靠近他,却是事实,酒后兴奋,他没直接承认,却也没否认,放任酒肉朋友当众拿此调笑。
娶妻乃人生几件快事之一,尤其是娶了个能让自己脸上有光的妻子,至于其他风流韵事,锦上添花,作为谈资未为不可。
今日来张家的宾客,有些是看在永恩伯府的面子上才来的,这些客人中有一部分和胡家也些往来,晚上去胡家吃晚宴的时候,便将谈资带去了胡家,因此沈清月才在胡家花厅里受到了别人异样的打量。
至于在前厅喝酒的顾淮,也听了些闲言碎语,因旁人没有指名道姓,全靠他人意会,他不好在胡家无端闹事,只是表现出愠怒,骇得那人消停了,便拉着陈兴荣喝了不少酒。
陈兴荣听着流言蜚语直纳闷……怀先之妻明明很矜持,进退有度,与顾淮二人也是相敬如宾,可不像是会主动追在男人身后的女人,更何况还跟张轩德拉手,只是这事儿被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大约总有几分缘故在其中。
他看着顾淮阴沉的脸,便按下疑虑,只字不提。
顾淮黑着脸喝闷酒,盯着说闲话的那人离了席,便跟着一道离开,一出门到了夹道里,就把人给狠狠地揍了一顿。
那人是个读书人,和在乡野长大,且经常晨练的顾淮比起来,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结结实实地挨了顿揍,被摁在墙上不能动弹,除了伸手抓了两下顾淮的脸和脖子,完完全全没有反击的余地。
顾淮那时双眼红如沁血,那人抱头在墙角求饶,直往张轩德身上推卸责任,还道:“都是张轩德的同窗好友亲眼所见,我并未诽谤一字!”
顾淮质问此人:“亲眼所见?绝无诽谤?”
那人连忙点头,道:“不信你可以去问在沈家族学和张轩德一起读过书的人……”
顾淮终于失魂落魄地松了手,从前他在沈家族学教书,偶然听过学生们议论张轩德和沈清月的事。
只是后来了解沈清月之后,觉得她再怎么眼瞎,也不至于主动去追张轩德这种人。可张轩德一次两次提起这些事,还有旁人应和,无人反驳,必然是有不止一个人亲眼所见过的。
谁知道他们成亲半年,沈清月却十分矜持。
还有送荷包的事,顾淮不知道其中具体缘由,但沈清月不可能前一天还心仪张轩德,第二日又要送荷包给他。
可笑他还信了丫鬟的话,以为那荷包是送给他的,又自以为颇为了解枕边人,眼下看来他真是太过自信了。
顾淮忍不住自嘲,他怎么这么自作多情啊。
他喝得太多了,打完人,上了马车基本上就不省人事了,要不是小厮跟福临送他回家,他怕是要睡大街了。
沈清月虽然没亲眼见到这些场景,从大太太口中所述,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不用想,顾淮肯定生气了。
但这些事都是她前世做的糊涂事……怎么也抹不掉的!
沈清月不安地攥着帕子,手掌心发凉,顾淮头一次这么生气,她都不知道怎么跟他沟通了。
大太太拉着沈清月的手劝道:“男人都要靠哄的,你温言软语说几句,过去的事不就过去了。你俩成亲之后,你待他的心意,他还能不知道?”
沈清月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这种事理解归理解,想要理智却很难……顾淮肯定还是恼她了。
大太太还在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没有男人不吃这一套,你用心投其所好,绝对哄得好。”
沈清月暂且信之,却不知道怎么投其所好,顾淮虽然看起来会很多东西,精通却不见他特别喜欢,如此说起来,她都不知道顾淮到底喜欢什么。
这厢沈清月回了家,周夫人后脚就去了方氏的院子,她找方氏打听罗妈妈的来历。
方氏倒没多透『露』别的,只说罗妈妈是半路才来沈家的管事妈妈,一开始就分给了沈清月,后来也跟去了顾家,还听说,罗妈妈从前的旧主也很体面。
周夫人不禁猜测,罗妈妈的旧主难道和胡掌柜有交情?沈清月好运道,借着罗妈妈旧主的交情,和胡掌柜有了来往?
不管怎么说,罗妈妈和胡掌柜说得上话,这一点没错了。
周夫人回到家里犹豫了大半天,要不要找沈清月求个情,否则周学谦任令下来了,去了什么人烟稀少、民众不堪教化之地,以后的苦日子可怎么过!
权衡利弊之后,周夫人还是决定厚着脸皮去一趟顾家,即便当初她对沈清月说了些重话,到底没有出手做什么,沈清月怪她可以,若是念着往昔情分,肯替周学谦周女人想那个的6个暗示旋一二,她就是受其羞辱又有何妨。
周夫人去的巧。
顾淮刚刚回家坐下,一口茶还没喝上,下人就进来禀了沈清月道:“夫人,周夫人来了。”
沈清月问雪竹:“周家姑姑?”
奇了怪了,她跟周夫人私下可是从来不来往的。
雪竹点了点头。
沈清月又问:“她有没有说来干什么的?”
雪竹摇头,道:“没有。”
沈清月要跟顾淮说话,便道:“今日不见,□□叶去推了。”
一见客又要耽误至少两刻钟的功夫,沈清月哪里有时间浪费在周夫人身上?
雪竹应了转身就去,周夫人误会了,以为沈清月不想见她,便用了些赖皮招数。
没多久换春叶进来了,说周夫人有要紧事定要见沈清月,不见不肯走。
沈清月更恼了,便道:“就说我病了,有什么要紧事,先转达过来便是。”
春叶再回来的时候小心翼翼的。
沈清月问她:“还没走?”
春叶战战兢兢地摇摇头道:“没走。”
沈清月有些不耐烦地问她:“到底是有什么急事?你可劝她去找沈家了?”
春叶不敢抬头,只是余光往顾淮身上瞥了一眼,又迅速收回。
沈清月有不好的预感,她捏着帕子,有些骑虎难下。
顾淮觉察出一些意思来,便冷着脸问春叶:“有什么事是不能当着我的面说的?”
他今日明显情绪不好,春叶吓得跪下,不敢说话。
沈清月不会因私事牵连下人,便吩咐春叶道:“你说罢,说完了去将人打发了。”
春叶小声地道:“周夫人说……为了表少爷的事儿来求您帮个忙……”
说完,屋子里一片寂静,春叶觉得死期到了。
沈清月也是心里发堵,她觑着顾淮黑沉沉的脸……这下好了,他更生气了。
她将帕子扯得褶皱不堪,同春叶道:“去吧。”
春叶一站起来,快步溜之大吉,留下沈清月脑壳疼,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哄男人。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