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做_第852章 天数平衡

生死,有生则必有死!
我心中有明悟,因为,我就是基于生死簿上运转的生死之道而悟法,一本书,同时流淌着生与死,有某种平衡来维持这两种相克的力量,这种平衡就是道。
道,无形无质,却真实存在。
有时,它如杠杆。
就像是某同桌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做位科学家说过的话,给我一根杠杆,我能撬动地球。
道亦如此,能撬动世间的一切,化腐朽为神奇,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让宿敌变成朋友,是一种冥冥中的无上规则。
我正是把握住了生死簿上的这种神秘深奥的道,这才糅合光与暗两种力量,开辟出了天道八象里的第三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道八象的第三象和生死簿同根同源,可惜我终究浅薄了些,只能运用这种道平衡最基本的光与暗的力量,无法触及生死,但是生死簿可以,我的道与其同根,可共鸣,只要激活生死簿,便能利用它来攫取天地间的生机,滋补我自身。
所以,我第一时间冲上去掠夺这件神器。
神奇的是,生死簿似乎和这地方有某种特殊的联系,可能是当年建造这片地宫的时候,萨满一脉有无上的强者曾留下过某种手段,即便土地公的力量和执念破碎,土地庙黯淡无光,阵文被磨灭,仍旧有某种力量在联系生死簿,当我冲上去的时候,生死簿竟然自行飞起,朝着远方遁去。
前方一片黑暗,越过土地庙后,不知到底是什么,可以肯定,那绝不是没有光线的黑暗,如渊似海,让人心惊。
鬼才
知道前方到底有什么,生死簿果真冲进去,再想找到可就难了!
“战败者,必须有战败者的觉悟,既然输了,你之所有,便是我的战利品,这么带走就没风度了。”
我大喝一声,这一刻果断出手。
轰隆!
真我金身盘坐在我头顶上,虽然满是裂痕,但仍旧绽放出神圣的光辉,直接探出大手,一把捏住了生死簿。
毕竟,那东西与神有关,凡人最好还是不要触及为好,用神的道果去碰最合适不过,即便有天大的因果也能扛得住。
嗡嗡!
生死簿在真我金身的手中震颤,随时欲挣脱出去。
这一瞬,我确实感觉到了那种力量,千丝万缕,包裹着生死簿,是一种看不见的灵气,阴性的力量,纠缠着生死簿!
应该是有某种东西在黑暗中伸同桌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出了触手,想夺走这件宝物!
“妈的,太岁头上动土,老子在前方打生打死,你却在背后等着收取好处,真当老子可欺吗?”
我怒目看向前方的无尽黑暗,一时之间也猜不到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出手,力量十分特殊,把阴性的灵气凝聚成千丝万缕,这需要极高的控制能力,必定不是什么弱者,我丝毫不敢托大,趁着真我金身和黑暗中的东西对抗的同时,果断拔出黄泉刀,一道凌空斩去!
铿!
能量涌动,这是肉身力量的直接碰撞。
那阴气凝聚成的千丝万缕十分坚韧,看不见,却能摸得着,一刀下去竟然没有斩断,我本就是重伤之躯,在反震之力下更是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伤势愈发的重了。
“你们仨还愣着干什么?都有东西欺负到头上了,这是明抢!”
我大吼一声,苏离几人这才幡然醒悟,明白可能是有某种诡异的东西出手了,他们距离颇远,压根儿没有感受到这一切。
此时醒悟,三人纷纷大怒。
苏离的一双眼睛登时变成了湛蓝色,玄武图腾神纹这一瞬间苏醒,她一声轻叱,一杆冰霜战矛在手中凝聚成形,顺着生死簿所对方向狠狠投掷了出去,这不仅仅是肉身之力,那战矛上面更是灌注了恐怖的杀机,地境强者的道行此刻完全展露出来,杀机所指,就是战矛要击杀的对象,根本无处可逃。
倏!
战矛以肉眼难测的速度冲进黑暗,似极速坠落的彗星,不久后,一点水蓝色的光芒在黑暗中绽放。
“吱……同桌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做”
黑暗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绝不是人。
也正是这一击,暴露了对方的位置,在黑暗深处,却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但至少不是无敌的东西,地境的力量可以伤到它,让我们大大松了口气,刚刚踏入地宫鬼路就碰到了真神的遗址,几乎快给我们留下心理阴影了。
“这回看你往哪里逃!”
萍子大喝一声,很凶悍,当场摘下了龙脊神弓,身上朱雀图腾古神的神纹亮起,上来就是必杀技,苏离的战矛抛砖引玉,暴露了对方的位置,她正好开弓射杀之。
其实,他们都有一种愤懑,此前是神之间的对抗,他们无力插手,心里早已愤懑不堪,可以说黑暗中的那东西是撞在了枪口上同桌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和找死没区别。
龙脊神弓绽放出无量光,那种气机十分恐怖。
黑暗深处的东西再次尖叫一声,然后我就感觉缠绕着生死簿的力量消失了,对方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大概是感觉到了龙脊神弓的可怖威势,逃之夭夭。
见此,萍子才终于放下了这把弓。
没办法,这张神弓的杀伤力太强了,可以秒杀天境之下的一切强者,一旦被锁定,几乎难以逃生,可惜消耗太大了,没有绝世神力根本拉不开,而且仅仅一击萍子就会受不住,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愿意动用。
我大大松了口气,生死簿落入手中。
哗啦啦!
这本神书在自动翻页,材质很特殊,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似金非金,似纸非纸。
无声无息之间,我睁开了罪恶之眼,罪恶之眼下,不仅黑暗无处遁形,可见一切罪恶,更能看见天地间的奥秘。
“这……太神奇了,是大道凝聚!”
我惊叹出声,在我的眼中,生死簿的每一页在无限放大,变成了符文扑面而来,层层叠叠,犹如进入了另外一个维度世界里一样,里面皆是大道凝聚出的符文,几乎化作汪洋。
毋庸置疑,手持此书,更利于去明悟生死之道!
我心头震惊,有了更多的感悟,这一刻,真我金身震动,散发出不朽的光辉同桌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做,与生死簿交相辉映,这是我的道果在和这本神书共鸣,让我在瞬间几乎和生死簿融为一体。
这本书,内蕴生死。
我摒弃了死亡气息,将那种生机无限度的放大,生死簿绽放出的
光辉越来越璀璨。
这片地下世界里,凭空垂落下同桌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做无穷无尽的瑞光,将我笼罩,生机勃勃。
我身上的所有伤口都在迅速愈合着,就连真我金身上的裂痕都在不断修复,犹如一种新生,那种体会实在是太过美妙了。
在我看来,这似乎是走了一生,实际上,外界不过是弹指瞬间而已,我就已经恢复了。
同桌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就是在这一刹那,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忽然将我笼罩,让我浑身发毛!
啪嗒!
我立即合上了生死簿,看看四周,而后目光又转向手中的这本书,满脸的震惊。
“太神奇了!”
萍子几人不知何时凑到了我身边,他们亲眼见证了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此刻不断惊叹着,眸光熠熠的看着我手里的神书。
“不愧是神道宝物,受创那么重,转眼之间就愈合了!”
苏离笑道:“有了这本书,咱们还怕谁?”
“对!”
伊诗婷伸手说道:“来,我瞧瞧,先把五爷的名字写上去再说!”
我并没有把书递给他,反而一脸凝重的收了起来,道:“神道宝物?即便是神道宝物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逆天,天数是平衡的,怎可能一件外物就能让人无敌?这本书有硬伤,能不用尽量别用,很要命!”
在观摩这本书内部的刹那,我看到了太多,大概已经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了!
那股危机,迄今为止都没有散去,笼罩着我,如影随形,给予了我巨大的压力,我浑身是汗,不断看着四周,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只是感觉到了大诡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