滛荡的校花蒋舒含_第1055章 警队英雄

戏心远深吸一口气,开始说他最近发生的事情。
原来,戏心远家早都遭受事情了,那就是戏心远的父亲,戏才被撤职了。
戏才因为什么被撤职,戏心远并不知道。但是,当戏才被撤职之后,噩梦就来了。
戏才曾经胜任过缉毒队队长,扫黑组组长,刑警队队长,特警队队长,现在年龄大了,干不了那么多的体力活了,所以,上面决定,把他调到交通局,当局长。但是,他以前可是干过很多非常危险的高职位身份。在这个和平年代,刑警队,特警队以及扫黑组和缉毒队都是非常危险的,也是非常容易结敌的职位。
戏才曾经很厉害,很有名。
任何的黑势力听到戏才的名字都闻风丧胆,他们被戏才抓怕了。
但是,自从戏才被调到交通局之后,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尽管如此,他们也不敢找戏才的麻烦。
就在前几天,戏才莫名其妙下来了,具体原因戏心远不知道,戏才也是莫名其妙。不过,以他现在的年龄,他也不在乎了,下来就下来,正好给年轻人机会。
但他们哪里想到,他下来之后才是噩梦的开始。
以前他得罪的人,抓的黑帮老大,他们开始进行了对戏才的报复。
刚开始,那些黑势力还非常客气的邀请戏才吃饭,戏才知道对方是鸿门宴,但他还是去了。
结果,的确是鸿门宴,好在他是特警,武警,刑警出身。
他的身手非常好,勉强逃了出来。
但是,他的胳膊被人砍了一刀,伤到骨头。
现在还缠着绑带。
可就在三天前,他们又对戏才发出了死亡邀请,这一次,戏才没有去。
但对方恼羞成怒,天天在戏才家门口乱写乱画。
最恶劣的是,他们居然忘戏才家里扔粪便。
戏才明知道是他们做的,他也没有办法。
他去报警,警察受理了。
但抓不到人家。
但就在昨天,那群黑势力往戏才家里扔了一麻袋的毒蛇。
戏才身手好,没有什么事情。
但戏滛荡的校花蒋舒含心远的母亲就不行了,他被一条五环蛇咬到。
还好及时送到医院,不然的话,戏心远的母亲就一命呜呼了。
戏心远的母亲虽然被救了过来,但是,她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产生了恐惧,恐惧到了极限,产生了抑郁症。
只不过,这抑郁滛荡的校花蒋舒含症还算初期的,没有达到晚期。
如果达到晚期的话滛荡的校花蒋舒含,那就太危险了。
这些事情,戏心远是得知他母亲进医院之后才知道的,不然的话,他还一点都不了解呢。
林枫听了之后,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不知道是不是梅雨亭干的,如果是梅雨亭干的,那梅雨亭就太过分了。
毫不客气的说,戏才是华夏英雄。
他连华夏英雄都这么对待,梅雨亭还有一点良知吗?
林枫深吸一口气,对着戏心远说道:“没事,别害怕,有我在!”
戏心远说道:“林枫,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如果是普通的事情我就不麻烦你了。但是,这件事情关乎到我家所有人的性命,我不得不求你出手帮助。”
林枫点点头,安慰道:“今天先上课,等下课陪我去你家看看!”
“我妈妈的病情现在正在往恶化转,不能在拖延了!”
林枫看着戏心远,然后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去辅导员!”
“恩!”
戏心远三人跟着站了起来。
林枫四人前往办公室,找到权慕灵。
林枫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滛荡的校花蒋舒含:“辅导员,我们四个要请假!”
“干嘛?”权慕灵头也不抬的问道。
林枫说道:“他的母亲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我们需要去看看!”
“他妈妈接受治疗,他一个人去就好了,你跟着去干什么?”权慕灵抬头看着林枫。
林枫脸色难看的说道:“那是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个英雄,结果这个英雄因为一个人被黑帮严重骚扰,家里不是被扔毒蛇,就是明着威胁,现在我需要过去解决一下!”
权慕灵眼眸闪烁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行!”
“辅导员!”
权慕灵一摆手,说道:“除非你生病了,不然的话滛荡的校花蒋舒含,我不能给你们三个假,我要对你们三个人负责!”
仇浩瀚三人脸色难看,他们刚要说话就被林枫给打断。
林枫面露喜色,急声说道:“辅导员,谢谢你!”
权慕灵摆摆手,说道:“走吧!”
林枫点点头,拉着一脸茫然的仇浩瀚三人走滛荡的校花蒋舒含了出去。
“他不是不给我们假吗?”武锐利不解的问道。
林枫说道:“武锐利,你应该有认识医院的人吧?”
“有,我姐姐就在第一医院的护士主任!”
“好,你现在去找你姐姐,让她给我们三个开个病单,只是稍微发烧感冒的单子就行,然后你把单子给辅导员!”
闻言,武锐利三人明白了过来,他们说道:“辅导员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先不说这个了,先处理心远家的事情吧!”
“恩!”
林枫四人走到停车场,上了林枫的车,前往医院。
……
林枫三人来到医院,在戏心远的带领下,他们走进高级病房。
床上躺着一位妇女,是戏心远的母亲,季如荣!
她面向窗外,肩膀不断的耸动着。
戏才坐在床边,他看到林枫三人进来,他站了起来,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你们是心远的同学吧?”
林枫点点头。
戏心远走到季如荣身边,季如荣正在轻轻流泪呢。
她只是一个女人,她哪里经历过这么多事情。
这段时间,她都快崩溃了。
戏才面露尴尬之色,对着林枫说道:“抱歉,你阿姨她有点轻微的抑郁症,见谅!”
林枫轻轻点头,然后说道:“戏叔叔,您是英雄,有人这么对付你,简直是没有良心。”
戏才摆摆手,说道:“我哪里算什么英雄,我就是多抓了一些人。”
“就是因为你抓的那些人,现在你什么都不是了,人家过来报复你了!”季如荣转身怒声道。
戏才面露尴尬之色。
戏心远急忙说道:“妈,你别害怕了,我的这位同学不简单,很有能力的,他可以帮到我们的!”
闻言,季如荣一下子坐了起来,一脸激动的看着林枫,“同
学,心远说的是真的吗?”
林枫轻轻点
头,说道:“天子脚下黑帮还如此猖獗,必须要严厉处理!”
“太好了!”季如荣喜极而泣。
戏才叹息一声,说道:“同学,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他们都不是好惹的,你还是不要惹火烧身了。我已经决定了,过段时间,我跟你阿姨去加拿大,远离他们。”
林枫眉头一皱,眼底一片冰冷。滛荡的校花蒋舒含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梅雨亭干的,林枫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现在做的事情,简直太让人愤怒了。
一个英雄人物,却要被黑帮逼走出华夏。
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谁还会专心给华夏办事?
林枫说道:“戏叔叔,你们不用走,这件事情交给我,如果我没有办好,我把我林枫的脑袋给您!”
“林枫?”
戏才一愣,旋即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震撼的问道:“林枫,你是龙组的那个林枫吗?”
林枫轻轻点头。
戏才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敬了一礼,沉声说道:“首长好,您的事迹我听说过,您就是华夏英雄,我十分敬佩!”
林枫急忙回了一礼,说道:“戏叔叔不必如此,我跟心远是好朋友。我们今天过来,就想处理你的事情的。”
戏才轻轻点头,说道:“首长尽管问,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没有任何怨言!”
林枫说道:“多谢!”
“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
林枫抿了抿嘴唇,然后说道:“戏叔叔,我们可以出去说嘛?”
“好!我们出去说!”
林枫对着仇浩瀚跟戏心远说道:“你们留在这里,好好照顾阿姨!”
“好的,你放心吧!”
林枫点点头,跟戏才走了出去。
林枫跟戏才来到了一家简陋的餐厅,林枫要了两个小菜,然后要了一提啤酒。
林枫递给戏才一瓶啤酒,说道:“戏叔叔,这件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不算事的,来,我们边喝边聊!”
戏才接了过来,说道:“其实,我到不怕,主要是心远他妈,她胆子小,被他们吓坏了!”
林枫轻轻点头,然后说道:“戏叔叔,你知道对付你的人是谁吗?”
“我知道!”
“说说!”
戏才说道:“十年前,我还是缉毒队队长的时候,我抓到了一群贩毒的黑势力,其中一位就是现在的老大,名为董嘉旬!”
“出来了?”
“恩,当时发现的毒品不多,而他也刚刚开始,他又不是主谋,就判了他七年!”
“是他干的对吗?”林枫问道。
戏才喝了一口啤酒,叹息一声,然后说道:“他只是其中一个,不过,这件事情也是他带头的。至于其他人,他们也只是凑个热闹!”
“哎,我干的工作就是得罪人的工作,很久以前我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来的也太快了,快的我没有反应过来!”
林枫说道:“都有谁,你告诉我,我好好调查一下!”
“董嘉旬,杨成攀以及现在比较出名的大潘,这段时间,是以他们三人为主!”
林枫微微沉吟了下来,然后说道:“戏叔叔,今天我们先喝酒,我让我的人好好调查一下,然后我们在决定怎么对付他们!”
“好!”
戏才点点头。
这几天,他也非常痛苦,他一直都想出来喝点闷酒。可是他没有任何机会,今天林枫算是来的及时。
林枫跟戏才边喝边聊,聊着戏才以前的事情,聊着这段时间对戏才出手的人。
但凡戏才说出一个名字,林枫就给欧阳仁发了一条短信,让欧阳仁去调查。
当林枫跟戏才喝完啤酒,林枫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他发现,戏才的仇人还真不少啊,已经有三十七个人了。
这三十七个人林枫虽然没有见过,但从戏才口中得知,他们在京城也是非常有权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