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在阴上到放震动器_第972章 试阵

他们的动作都被处于幻阵中的苏卡达看了个清清楚楚,悬着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同时对李长青的阵法也佩服的五体投地。
明明自己就在对方不远处,可他们却偏偏看不到,实在是太厉害了。
一个小时后,桑达带着人搜寻无果,再次回到了原地。
“刘旭,资料上说李长青是个术法大师,对不对?”桑达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一边问道。
刘旭点点头,道:“我们查过,李长青不但是个半步不死境的功夫高手,更是大师级的术法师。”
这几天,陈霸南并没有闲着,通过他在华夏的关学长在阴上到放震动器系搞到了李长青的部分资料,心中有些震惊。
他没想到李长青会厉害到这个程度,而且还是华夏顶级家族叶家的人。
不过,虽然李长青的身份背景让陈霸南有些忌惮,但他还是下了杀掉李长青的命令。
只要阮文福一死,自己登上缅川总统的位置,就算是叶家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桑达双目微微一眯,道:“我怀疑李长青就在这里。”
刘旭一愣,扫视一圈,不解的问道:“桑达先生,这里一目了然,怎么可能藏人?”
桑达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道:“因为他是术法大师,有本事迷惑我们的眼睛。”
刘旭道:“那现在怎么办?”
桑达冷哼一声,道:“我自有办法。”
从怀里掏出一个笛子,桑达吹了起来。
一直在观察他们学长在阴上到放震动器的苏卡达脸色变的有些凝重,这个老家伙的笛声难听刺耳,曲调诡异的很,仿佛是在召唤什么。
果然,仅仅过了三分钟,从四面八方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只见无数的蜈蚣、蟑螂、蝎子等等小东西从林子里爬了出来,如同一只军队,在桑达笛声的指挥下,对周围数百平米的地方进行一寸一寸的搜索。
此时已经是早上五点,天刚蒙蒙亮,苏卡达望着正在向着幻阵爬来的毒虫,有些不知所措。
这倒不是因为他害怕这些毒虫,身为降头师,对这些东西丝毫不陌生,关键是他不清楚李长青的幻阵到底能不能抵御毒虫的搜索。
桑达应该已经猜出李长青用了术法阵学长在阴上到放震动器,之所以召唤出毒虫,肯定是为了用它们来探查他们的所在,一旦这些毒虫消失或是没有返回,桑达必然会有所觉察,届时他们的位置也就暴露了。
眼看一部分毒虫快要冲进幻阵了,苏卡达拿出一包驱虫药粉,撒在了洞口附近,以免毒虫进入洞中,影响到李长青修炼,同时将手中的枪对准了桑达等人,若有不对,以苏卡达的枪法,足可以瞬间干掉七八人。
很快,毒虫冲入了幻阵之中,迅速消失在了桑达眼前。
桑达哈哈大笑,指着毒虫消失的地方,道:“就在那里学长在阴上到放震动器,给我狠狠的打。”
李长青的幻阵有一个大问题,那便是只能防,不能攻,像对方打过来的子弹,能够直接穿透幻阵,想挡都挡不住。
苏卡达原
本想要开枪反击,突然发现对方根本看不到自己,攻击的方位距离自己的所在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瞬间明白了,李长青的幻阵覆盖周围二百多米,桑达等人只能进行无差别攻击,并不能进行精确的瞄准。
想到这里,苏卡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身形一晃,躲在了洞口的一棵大树后面,任由对方扫射。
桑达一方共有十八人,武器有枪和手雷,没有重型武器,所以杀伤力不大。
打了足足三分钟,前方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桑达皱了皱眉头,喊道:“停。”
众人停止射击,齐齐望向了桑达。
“怎么了?”刘旭问道。
桑达神光如电,道:“厉害呀,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覆盖范围如此广的术法阵呢。我们这么打,根本没有一点儿作用学长在阴上到放震动器。”
刘旭皱了皱眉头,道:“那怎么办?”
桑达道:“只能想办法破阵。派几个人上去,我要好好观察一下这个阵法的奥秘。”
当一个术法师看不透阵法时,便会派人进去试一下阵法的威力,自己则在外面仔细的观察分析,进而找到破绽,这是术法界中的试阵之法。
小说封神榜中十二金仙打破十绝阵用的就是这个方法。
问题是前去试阵的人就惨了,一进入阵中,生死便由不得自己了,用现代化讲就是典型的炮灰。
刘旭不是术法界的人,并不懂这些东西,二话没说,便命令三个手下一头冲进了阵中。
苏卡达将枪口对准了进来的三个人,发现他们居然在周围十米的范围内来回打转,而且满脸的小心翼翼,那夸张的表情差点儿没让苏卡达笑喷。
不过,苏卡达可没有打算让他们活下去。
身为降头师,苏卡达对桑达的手段非常清楚,这三个家伙身上肯定被桑达动了手脚,阵内发生的一切必然瞒不过他。
谨慎起见,苏卡达跑到了距离洞口百米开外,向着三个倒霉的试阵者扣动了扳机。
“砰”
“砰”
“砰”
三颗子弹相继划破空气,正中三人的眉心。
那三人还不知道什么事情,便全都倒在了地上。
在开枪的同时,苏卡达展开身法,迅速返回洞口的大树后面,躲了起来。
桑达指着苏卡达射击的方位,道:“他在那里。”
“轰”
“轰”
无数子弹和手雷倾泻而下,却没有伤到苏卡达半根汗毛,反而逗的苏卡达笑个不停。

这仗打的太有意思了,简直跟玩游戏没什么区别学长在阴上到放震动器
刘旭做了个停止攻击的手势,道:“桑达先生,恐怕对方在出手之后已经离开原来的地方了。不知道刚刚您看出了什么?”
桑达脸上带着一丝尴尬,摇摇头,道:“这个术法阵非常厉害,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出办法来。”
实际上,桑达哪里懂得什么术法阵。
泰国降头学长在阴上到放震动器术说穿了就是一种巫术的分支,善于养虫和施咒,与术法阵差了十万八千里。
刚刚他让人进去试阵,不过是想要摸清这个阵法到底有多厉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