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被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小说_第890章 坐牢就是一种享受

所以丰流现在很想知道这个黑龙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在思忖的时候,他自己突然之间的睡着了,他自己的睡眠显得十分十分之安逸,最起码的他自己在自己的家里面也没有睡得如此如上的安逸过的,别下课被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小说人将坐牢当成是一个受罪受罚的事情,而他呢?他自己却将那个坐牢当成了是一种享受。
所以他要解决着他自己体力亏空的问题,他自己的入睡就是从凌里四点钟的时候进行的,等到他睡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他发现太阳已经从旁边的窗户那里照进来了,他突然之间伸了伸懒腰,然后再顺顺便便地打了一个呵欠,等到他的懒腰还有呵欠一起打过之后,他自己的脸上面就出现了一个十分舒服的表情。
还没有等到他舒服表情刚过,他突然之间的那个啥下课被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小说,突然之间从半空之中掉下来了,他掉下来的时候,他自己还有会有那样一种感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从这个感觉想到了昨天的那个啥。
他从这一种感觉联想到了人突然之间被车子所碾压的那一种感觉,此时,他并没有碰到车子,他碰到的顶多就是旁边的那个栅栏,栅栏里面会有什么呢?
那顶多就是一个铁栅栏罢了,铁栅栏是冰凉的,然而铁栅栏却有那一种电弧从那边给飘过来了,等到他捕捉到了电弧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今天和昨天的不同地方了,那个不同地方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原来昨天那两个人,那一胖一瘦的那两个人突然之间不见了,难不成他碰到的是幻觉,又或者是他自己发生了梦游的情况呢?
他自己的两只手擎着那个铁栅栏,铁栅栏那里面的电弧一波又一波地朝这边激射了过来,他自己心里面很烦很烦,是那一种不被原谅的那一种心烦,他自己没有办法再去接触那一种铁栅栏了,所以他自己就不得不闪身而退,他自己退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呢?
他自己退到了牢里面,他的身体现在离这个铁栅栏约有两米的位置,他的身体突然之间出现了那个啥,他的身体突然之间出现了那一种痉挛的症状,他现在的能力已经可以吸收电弧的,为什么还会出现那一种痉挛呢?这一种痉挛让他自己显得有一点点手足无措起来,所以现在他对这个事情表现得十分的那个啥。
表现出十分十分之不解起来,他的体力很差,就是痉挛之后出现的最离谱最离谱的症状,他必须要改变这一种症状,不然的话,他可能会立刻死在这里,他和萧雅芝的婚都没有结成,他不能够糊里糊涂地死在这里。
不然的话他会留给别人一个笑话,他还会有一点点对不起萧雅芝的感觉,他不想要这些很不爽很不爽的感觉,他需要扭转着局势,他自己的扭转会有效果吗?
他需要恢复体力,恢复体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去尽情吸收着空气之中的能量份子,他自己的功夫法里面就有一种异能是专门用来吸收着空气之中的能量的,这一种异能是什么呢?
那个就是吸纳术,他以前使用吸纳术的时候,往往会奏效的,然而现在他的吸纳术却无法正常的吸收着出来异能了,他自己感觉到十分十分之诧异,他试着转移到这个牢房各个不同的方向去吸收着能量份子,然而不管是他自己如何去转移都没有任何任何的效果,最后他突然之间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所以他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息,等到他的气息叹完之后,外面的一记敲门声
音将他从痛苦的思绪之中拉扯到了现实生活里面来了,那个敲门声音是谁呢?丰流现在忍不住地朝前面看了一眼,现在来看他的竟然就是牛峰,牛峰看着丰流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那一种深切的关怀色:“丰流大哥,现在你感觉到怎么样呢?”
丰流还能够说什么下课被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小说呢?丰流他顶多就是冷哼一声:“我还能怎么样?我感觉到这个看守所里面古怪得要死”
“为什么说古怪得要死呢下课被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小说?”牛峰那好奇心重地眼睛不断地来回打量着丰流,丰流的两只眼睛就在外面扫荡了一圈,最后就停留在牛
峰的脸蛋上面,然后丰流就忍不住嘀咕起来了:“还能怎么古怪,我感觉到这个看守所里面会有异能者”
“异能者?为什么这样子说”牛峰有一点点不可确认地看着丰流。
丰流沉声道:“还能有什么原因呢下课被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小说?”
“我昨天刚刚过来的时候,身体上面还是十分之那个啥,还是十分之轻盈的,但是到了今天的时候,我突然之间感觉到沉重了许多了,不光是我自己的能量已经被人给剥夺完了,而且我自己想要吸收空气之中的能量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丰流跟牛峰解释起来了,牛峰不怒反而笑起来了。
他的笑带有一点点狭促的性质,所以他自己的语气是绝对的不可能会好的那一种:“那算是该你活该的”牛峰冷哼一声之后。
丰流的身体倏地一僵,然后就有一点点错愕地看着他:“丫的,你到底是谁呢?”
牛峰现在已经不是牛峰本身了,这个人的身体竟然会分裂,他可以分裂成了两个人,分裂是什么意思呢?分裂就是说一个本体可以变成几个,分裂可以分裂成和本体一模一样的,又可以分裂成和本体完全不同的。
这个人很显然不是牛峰,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胖一瘦两个人了,这一胖一瘦两具人不就是昨天和下课被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小说他呆在一起的那两个人么?那两个人昨天明明和他一起呆在同一个房间里面,为什么他们会突然之间出现呢?
丰流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想不通,对于想不通的问题他自己就没有必要再去想了,他接下来事情是什么呢?
他想要看出来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所以他两只犹如刀子一样的眼睛牢牢锁着他们,沉声道:“你们两个人到底是谁?”
他们还会说什么,他们能够说的是什么呢?
预知后事如何,下章将会有相当详细的分解,不信请看吧。下课被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