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穿罱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_第833章 笑话就笑话吧

魏仁宗安慰了一阵女儿后,牵着她的手,向正在跟警察做笔录的秦小川这边走过来。
因为这事涉及到魏家的掌上明珠,所以在审训秦小川的时候,市局局长宁泽坤亲自在一边旁听,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宁老弟,辛苦你们了。”魏仁宗笑着和宁泽坤打招呼。
宁家和魏家关系一向不错,魏仁宗和宁泽坤从小就认识,而且关系也不错,两人平时都是以兄弟相称。
“魏兄弟客气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警方有很大的责任。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破案,给你一个交代。”宁泽坤客气地说道。
“那好,我们就先回去了。如果宁老弟有什么需要或者需要我们配合,请尽管开口。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魏仁宗伸手和宁泽坤的手握在一起。
“好的,一定,一定。”宁泽坤点头称是,目送两人离开。
魏明鲜坐在副驾驶座上,侧身望着一丝不苟的开车的秦小川,脸上荡漾着迷人的笑容,仿佛一只终于成功的捉住没穿罱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了野鸡的黄鼠狼。
秦小川盯着前方,摸着鼻子说:“魏大小姐,别那么花痴好不好?你这样盯着我,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了。”
“我就是花痴。”魏明鲜把嘴巴凑过去,朝秦小川的耳朵轻轻吹了口热气,笑眯眯地说道没穿罱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小男人,谁让你这么吸引我呢。”
秦小川无语,转移话题道:“你去哪里?”
魏明鲜低声笑道:“去哪里都行,今晚我要吃掉你这盘中餐。”
秦小川戏谑道:“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无所谓啦。你吃我,我吃你,还不都是一样。”魏明鲜在秦小川耳朵边发出一阵咯咯娇笑,仿佛要把秦小川的骨头给酥了。
秦小川的脸往一边挪了挪,小声说道:“你别这样。”
“别怎么样?”魏明鲜弥漫着雾气的眸子盯着他,笑着问道。
“你是在诱惑我。没穿罱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秦小川苦笑着说道。“虽然我是一个意志很坚定的男人。可是……你是个魅力四射的女人。你这样让没穿罱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我有种无法抗拒的痛苦。”
魏明鲜很是受用秦小川这句间接的赞美,笑呵呵的说道:“痛苦?我就不明白了,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干这种事吗?到你这里怎么就成了痛苦了?再说了,我是女人,痛苦也应该是我啊。我听说女人做第一次的时候很疼的。”
第一次?
秦小川有些意外,像魏明鲜这样性格开放的女人,竟然连“第一次”还没有送出去。
男人都以能够得到女人的第一次而感到自豪,不管这种心理是不是变态,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顿时,秦小川有种很兴奋的感觉。
不过,兴奋归兴奋,秦小川也明白,像魏明鲜这样的女人,他是不能随便碰的。她的第一次爱给谁给谁吧,反正他不能要。
于是,他干脆闭嘴了,跟在魏仁宗的车后,把魏明鲜送到了魏家大院。
“小男人,你好坏哦。”魏明鲜娇笑道。
秦小川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我哪里坏了?”
“你想吃我,也应该顾及到我的脸面,找个宾馆之类的地方呀。在人家家里干这事,那明天早上我不得被爷爷笑话死啊。”
秦小川满头黑线,这个女人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呀。
“笑话就笑话吧,本小姐也认了。下车吧。”魏明鲜一脸妩媚的笑着,说道。
秦小川推开车门,转头就走。
“我说的是真的。”魏明鲜在后面喊道。
看到秦小川越走越快的样子,魏明鲜在后面咯咯娇笑。
这声音仿佛是妖精的歌唱,具有蛊惑人心的穿透力。在这寂静的夜色里,传进了秦小川的耳朵里。
“笨蛋,蠢货,本小姐就这么不受你待见……”
魏明鲜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低声骂着秦小川这个不解风情的混蛋。
清早,秦小川被宁重的电话惊醒了。
“小川,你来京城了,怎么不找哥哥我聊天,是不是我没资格做你的兄弟啊?”宁重半真半假的说道。
“宁哥,千万别这么说。我来京城是有事要办。怎么样?玉满堂应该快要开业了吧?”秦小川笑着问道。
宁重大笑道:“哈哈,咱们兄弟还真有默契。玉满堂准备今天开张,我准备了一个小型的剪采仪式,想要你来参加。”
“剪采仪式?”秦小川疑惑地问道,“需要这么隆重?”
“新店开张,最怕的就是没有人气。做一个小型的剪彩仪式挺合适的,至少能够吸引一部份人气。如果能邀请到在这一行有威望
的前辈来参加,人气就更旺了。”宁重谈起生意的时候,脸色就会变的正经起来。
秦小川想了想,说道:“我倒是觉得有个人能过去撑撑场子。”
“谁?”
“北大教授杨青松。”秦小川笑着说道。杨青松是北大考古专业终身教授,弟子遍布华夏,要是他肯过去参加那个剪彩仪式,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杨教授?估计不行。据说他从不参加别人的这种商业活动。”宁重为难地说道。
“没事儿,我去请杨教授。”秦小川笑着安慰道,“可就是这么一个嘉宾,也太单调了些。”
“还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你没想到?”宁重笑哈哈地问道。
秦小川想了想,苦笑道:“宁哥,我真不知道谁合适。你就别卖关子了,实话告诉我吧。”
“魏明鲜呀,她可是京城名媛,漂亮、知性、优雅。如果能把她请来,“满玉堂”人气肯定暴涨。你不要告诉我,你没穿罱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请不动她哦。”
秦小川愣住了,宁重怎么突然提起魏明鲜?难道宁泽坤把昨晚发生的绑架案告诉他了?
秦小川是真心不想邀请魏明鲜的他不想跟魏明鲜再有什么瓜葛,但为了“满玉堂”,秦小川还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小男人,是不是想我啦?昨晚让你留下你不敢,这个时候又来扰
人好梦。快来吧,我还在床上呢。”魏明鲜的声音懒懒的,带着无限的诱惑
“…没穿罱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没穿罱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秦小川无言以对,果然是自己预料到的开场白。
“不说话?哎,算我自作多情了,那我挂了。”魏明鲜知道,除非有事,要不然秦小川是不会轻易给自己打电话的,故意逗弄他说。